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炫异明天

更新时间:2019-10-30 16:39:47

炫异明天

炫异明天 陈究风 著

已完结 慕容思炫夏寻语 古代婚姻爱情未来搞笑

完整版小说《炫异明天》由陈究风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思炫夏寻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2008年4月,慕容思炫抵达L市。不久后,他碰上一宗密室杀人案。经过缜密的推理,慕容思炫破解谜案,打响名号。自那以后,慕容思炫在L市展开他的侦探生涯,并认识各式各样的传奇人物。...

精彩章节试读:

刘一鸣又“哼”的一声,随口道:“可惜个鬼。组织过去策划过无数汽车的任务。比起那样一**坠落下去,爆炸才是最直接有效、确定目标死亡的途径。”

说罢,刘一鸣的脑袋里闪过曾经执行的一次汽车行动的画面。那声轰烈的爆炸声划破天空,刘一鸣至今对那声音依然心感兴奋。

然而,他不曾估计到,此时在地球的另一端,一个金发少女带着仇恨正在苦练枪法,等待着一个能够回去手刃仇人的机会。

57

S市。

韩若寻回到刑警支队,正要递交文件给别组同僚,但是在途中,碰见反扒组将几名青少年逮捕回来。

韩若寻定睛一看,不禁愣在原地,他发现那个前晚企图行窃的高中男生也在那些人其中。

对方似乎瞥见了韩若寻,顿时瞪大眼睛,然后继续被反扒组带走。

韩若寻久久无法回过神来,同时冒出阵阵心痛。

过后,韩若寻在反扒组了解状况,得悉高中男生及其他青少年在车站附近行窃,被抓到现行。

韩若寻很是清楚,高中男生行窃证据确凿,必会留下案底。

正当韩若寻心感遗憾时,一名二十来岁的男青年来到反扒组,询问关于高中男生的情况。

那人自称是高中男生的班主任,姓高。

当他听闻高中男生行窃被抓后,一脸写满自责,抱头自扰。

韩若寻走到他跟前,慰问道:“老师,你没事吧?”

高老师望了一眼韩若寻,摇头道:“没事......是我无能,是我没有好好教导他,辜负了他父亲......”

韩若寻邀请高老师坐下,对其表示此前目击高中男生在街上企图行窃,只是他最后没有抓捕,对其教育一番后便放他走。

高老师听后,叹气道:“唉......若是他父亲仍在生,他肯定不会走上这条路......是我对不起他们............”

韩若寻被勾起好奇,想要理解相关情况。

高老师解释道:“他父亲名叫柳梓概,曾经是一名警察。大概十年前,我在学校被一群恶棍学生欺凌。有一次,他们伙同一些闲杂青年在校外勒索我,还逼我**衣服,使得我不敢对别人求救。

“恰巧柳警官路过。他原本想要阻止他们,但是由于之前连续工作、导致疲惫不堪,结果被那群混账活活打死。

“我最后被其他辅警解救,那群混账也被抓了,而我却欠了柳警官一条命......”

说到这里,高老师揉了揉太阳穴,想要放松精神紧绷,续道:“正是因为如此,柳同学失去父亲,在成长过程中缺乏了父亲的教导。我无父无母,很理解他的感受,于是我发愤图强,成为一名教师,并当他的班主任。

“可是......他始终走上了歪路。误交损友,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弄得如此田地......”

得悉高中男生的背景后,韩若寻无言以对,加重了心中的遗憾。

“我在思索......”高老师自责道,“倘若当初柳警官没有发现我,那他就不会出事。我那时只是一个小人物,反正我没有家人,死了也不影响他人......偏偏总是对好人如此苛刻,这世界可有天理?”

韩若寻默默聆听,内心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58

刘一鸣载送黑桃K回到组织的一个分部。

两人一下车,黑桃K尚未开口,刘一鸣抢先道:“先别休息,组织来了一位新人,你先为她上一堂课。”

此言一出,黑桃K被勾起兴趣,挂着阴森的笑容跟随刘一鸣来到一个房间。

黑桃K定睛一望,房间里有两个女人,她们分别正站在一张病床左右,病床上还躺着一个全身绑着绷带的人,此刻全无气色,甚至连性别也无法区分。

黑桃K认出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女人,对方名叫曲凝梦。她面容清瘦、身体娇弱,黑桃K总是觉得似乎一阵风便能把她吹走一般。

至于另一个较为年轻的女人,黑桃K对其并无印象。那人大概十五岁左右,皮肤雪白、长发披肩、鼻梁高挺,疑似混血儿,最为特别的是她的左右两眼分别为浅绿色和浅黄色。

然而此刻,那个少女却一脸露出惊慌之色,全身微微颤抖。

刘一鸣此时指着黑桃K对她们二人道:“黑桃K挂了,从现在起,这个人就是新任的黑桃K。”

曲凝梦一听,露出惊喜的脸色,恭贺道:“真的是恭喜你了,呵呵......”

黑桃K看在眼里,但是觉得曲凝梦的脸色背后隐藏着另一份意思。

他(她)无视,指向病床问道:“这是你说的课程吗?”

“是呀......”曲凝梦挂着一个诡异的表情笑道,“这个人是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患者,也就是俗称‘渐冻人’。是我在医院发现她的。她很可怜,想要自杀,可只是烧伤了皮肤,性命还在,于是向我哀求,给她解脱......”

她顿了顿,指向对面的少女介绍道:“她叫吴依伦子,天生的虹膜异色症,是个很精灵的孩子......哈哈,组织很需要她这样拥有特别外表的人,所以招募她来加以重点培训。现在就让她先学会杀人,为这个可怜的病人获得解脱......”

那个名叫吴依伦子的少女一听,似乎被曲凝梦那诡异的语气吓着,全身的颤抖加快节奏,可见她并无太大的胆识,甚至没有犯罪天赋。

黑桃K一脸冷漠,瞥见身旁桌子上有一把手术刀。

刘一鸣对他(她)使了个眼色,黑桃K转头对吴依伦子下令道:“小妹妹,拿起那把手术刀,朝这里割下去。”他(她)伸手摆成手刀形状,伸到病患的脖子上做出切割的动作。

吴依伦子咽了口唾沫,曲凝梦也在驱使她拿起手术刀。

“你不用担心,她现在是昏迷状态。”曲凝梦指着病患阴笑道,“拿起刀子,像切水果一样割断她的脖子,那她就从病痛中解脱了......”

面对四周投来的压力,吴依伦子用颤抖的手掌拿起手术刀,刀刃上锐利的光芒照射到她那异色瞳之中,三样色彩顿时产生交集。

黑桃K看得兴起,叫嚣道:“下手呀,她不会还手的,一刀不行还可以两刀三刀,切呀......哈哈......”

吴依伦子胆子一大,黑桃K和曲凝梦的眼神彷如助燃剂那样燃起她的决心。

只见吴依伦子大喝一声,合上眼睛,两手抓紧手术刀,在空中划下一道抛物线,随之冷不防冒出一声撕裂的**。

床上的病患顿时感到一阵痛感,睁开眼皮,从绷带之间的缝隙看到数道诡异的目光,彷如目送她上路。

吴依伦子感觉到切到一些东西,张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是十指染上鲜红的血液!

黑桃K和曲凝梦不约而同投出满意的目光,觉得吴依伦子勉强合格。

鲜血逐渐染红整张床单,吴依伦子的异色瞳感受到一阵殷红般的视觉冲击。

尽管她没有直接了结病患,但是已经做到使得目标击毙,某程度上算是任务完成。

吴依伦子手一滑,手术刀整个掉落到地上,她整个人甚至软瘫倒地,完全被吓坏。

黑桃K、曲凝梦和刘一鸣只是瞥了她一眼,没有立即上前扶起她。

曲凝梦凝视死去的病患,若有所思,像是追忆往事。

刘一鸣此时一手拉起吴依伦子,转头朝黑桃K和曲凝梦道:“我带她去心理辅导吧。你们找人处理好这具尸体......”

一语落下,刘一鸣搀扶吴依伦子离开房间。此时,又剩下黑桃K和曲凝梦这两人了。

黑桃K耸了耸肩膀,一脸悠闲道:“这位可怜的渐冻人是你找回来,我想她的后事也是你负责处理吧,曲小姐。”

曲凝梦又是诡异的一笑,语气慈和道:“不用劳驾你,我会处理的。只是呢......我很羡慕你呀,因为你的身份可以接到很多杀人任务,也就是说可以触碰很多鲜血......呵呵,真好......”

黑桃K读懂她的潜在意思,同样一个阴笑以作回答。

两个嗜血成性的杀人魔站在一具失血而死的尸体的左右方,互相投以黑暗的笑容欣赏对方的内心,此情此景,可谓一骇人绝景!

59

吴依伦子被带来到易郁涵面前。

易郁涵,表面上是心理治疗师,实际是这个组织的高级成员之一。她长着一副冰冷的面容,外在和内在如同一面坚不可破的冰川。

易郁涵具备高超的催眠技巧,这个组织看上她这一点,于是为其提供为亲人复仇的机会,她也因此踏上这条不归路。

此时此刻,易郁涵得悉吴依伦子刚刚作为新人的入门考核而亲手杀人,导致现在心理慌乱。

易郁涵耐心安抚着吴依伦子的心理,并在适当的话语中实施催眠。

“不要太难过了,人有一天会死了,只是方式各有不同,你只是参与了其中一种方式......”易郁涵声线柔和,面对吴依伦子说道,“这条路确实难走,但是你不必灰心,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在你身边,你永远不会感到孤独......”

易郁涵逐渐对吴依伦子种下心锚,使得她对易郁涵取得信赖,以及相信自己的行为只是参与他人生命过程的途径。

易郁涵的能力实在深不可测,在她那魔鬼般的心理暗示后,吴依伦子渐渐恢复了平静。

“姐姐,谢谢你。”吴依伦子如获新生,对眼前之人产生感谢以及信赖。

两人开始了闲谈,易郁涵尝试转移吴依伦子的注意力,让她切勿再记挂杀人的罪恶感。

吴依伦子越谈越愉悦,仿佛把杀人的恐惧忘得一干二净。

这时,她注意到易郁涵身后的桌面上放着一张维多利亚港的照片,好奇道:“姐姐,那张照片是你的吗?”

易郁涵一听,转头望了一眼那张照片,脸色顿时冻结。

“姐姐?”

吴依伦子的叫声使得易郁涵回过神来。

只见她定了定神,点头道:“嗯,维多利亚的夜景照......”

“你喜欢去香港吗?”吴依伦子的异色瞳投出一丝好奇心。

易郁涵深深呼了口气,拿起张照片,一脸凝神道:“我只是放着这张照片用来提醒我自己。在将来,我一定会再去香港,去那里完成一个未完成的使命......”

60

曲凝梦按下传输按钮,那个渐冻人患者被送入火化机。

随着火化机关上闸门,整台机器随之冒出隆隆声响,并仿佛将周围的空气燃烧殆尽。

尽管空气闷热,但是曲凝梦自始至终挂着冰冷的表情,静静地凝视着那个渐冻人患者化为骨灰。

过后,她走到桌子旁边,再检查那个渐冻人患者的遗物,并在其中拿起一个U盘。

曲凝梦来到电脑前,插入U盘,点击文件夹,展开里面存放着几个文档。

那些文档都是那个渐冻人患者编写的小说,可惜的是它们已经无法面世,只能永远沉睡在那U盘之中。

其中一个文档名为《死局》,是作者根据她本人患有的疾病作为蓝本,以此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

自从那个患者患病之后,她再也无法打字,这篇《死局》是曲凝梦为其代笔而写。

小说原本已经写好了,但是此刻曲凝梦决定修改内容,将作者在小说里使用的姓名改为“曲凝梦”。

“(就让我来在小说中替你受这个苦吧,哼哼哼............)”

于是,曲凝梦将她自己的姓名代替为主角。完稿后,她把小说打印下来,精心装订,捧在手上如获珍宝,高兴地连连发出阴笑......

61

此处是一间名为“盛水亭”的日本料理店。

梁醒正站在一个包间门外,紧密观察着来往的人群。

此刻在包间内,正有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共进聚餐。

其中一个是四十左右、满脸肥肉的男子,他举着酒杯,面朝对座的男人敬酒道:“来,麦哥,这杯我敬你的。”说着便高举酒杯、一饮而下。

被称作“麦哥”的另一人是一个长发男子。他跟黑桃K似乎是同一类人,一头长发几乎遮盖住整张脸,只是勉强露出左眼和嘴巴,不过依然可以看得出他面白如玉,容貌俊雅。

“客气了,王大哥,应该是我敬你才对。”麦哥漫不经心地举起酒杯,同样一饮而下。

“哎哟......不敢当不敢当......麦哥在组织里的职位在我之上,我怎敢劳烦你呀,哈哈哈哈......”王大哥赔笑道,眼睛眯起来后被脸上的肥肉遮盖。

两人分别名叫王子夏和麦奇士,这两人跟刘一鸣等人一样为组织的高级成员。

麦奇士感受到王子夏那笑容背后的冷意,冷眼答道:“王大哥始终是长辈,作为后辈的我们当然要先饮为敬。”

“哈哈哈......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这顿饭你尽管吃,我请。”王子夏依然皮笑肉不笑。

麦奇士放下酒杯,开门见山道:“我知道王大哥对警方的消息较为了解。我的手下今天凌晨碰到缉毒队,他们之中有很多新成员,我希望王大哥能够帮我调查一下他们的资料。”

王子夏一听,不假思索地笑道:“小意思了,麦哥吩咐,我一定会鼓足干劲,以表感谢你对我的信心,嗯......”

“那就谢了......”麦奇士道谢,语气依然冰冷十足。

王子夏又“哈哈”几声,扯起话题道:“说起来,麦哥你的生意实在越来越大,合作对象又广泛,L市习炎彬、G市唐大昆......都是一等一的大客户。真的,无论你的事业或外表,受欢迎程度比Chilam还厉害。”

麦奇士扬眉道:“王大哥太抬举我了,我做这么多事务都是为了组织有朝一日能够公之于众。”

“真是尽忠职守呀......”王子夏亢奋地续道,“既然你负责搞毒品,我也打算弄点生意,为组织增加收入之余,我的口袋也能有多点好处。其实我们也是喜欢钱嘛,钱有谁不喜欢?女人和钱是男人最大的欲望,有欲望才能做到大事。”

麦奇士叫道:“王大哥,你在我的生意上帮过我,我不会忘记。无论你要搞什么生意,若有需要尽管叫我,我相信你的眼光。”

王子夏拍手叫好,连忙示意用餐。

两人进餐期间,麦奇士静静地品酒,王子夏陆续找话题聊天,无意间聊起凌晓志。

“那个咒术师凌晓志,他是前任咒术师凌风的儿子。他们原本生活在一座名叫残月岛的孤岛上,岛上的迷幻馆还是凌风设计的。”王子夏嘻嘻介绍道,“听说那座馆内机关重重,杀人陷阱无处不在。只可惜我不曾去过,无法亲眼观赏,这些

小说《炫异明天》 第 9 章节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未来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