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重口味精神病

更新时间:2019-11-16 10:09:58

重口味精神病

重口味精神病 小夶夶 著

连载中 易言纪鹿锦顾 言情宫廷古代现代

主角是易言纪鹿锦顾的小说是《重口味精神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夶夶倾心创作的一本惊悚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主要讲易言纪和鹿锦顾两个人上代的恩怨,主角在逐渐治疗其他精神病人的疾病的同时,揭开了当年的真相,发现自己的好兄弟易言纪就是当年父亲害死的那个人的儿子,从第三章开始易言纪黑化、复仇,再由主角和警察破案,...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也出去吧。”任抒挽提议道,“我们不能跟他在一起,阿姨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

在生死面前,三人无暇顾及别人,如果远离那个女子和大叔就能够存活的话,即使在对方会死的情况下,他们依然会选择让自己活下去。

易言纪走在最后,在任抒挽和鹿锦顾都走出去后,他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影后迅速把门关上。

外面的雨停了,天很黑,风很大,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声掩盖了他们的脚步声。

此刻鹿锦顾看到手机有了信号,又想要打电话。

一个人影却愈逼俞近。

风声掩盖了他靠近的声音,任抒挽只觉得背后一凉,猛地回头!

此刻周黎就在她的背后!

虽然脸上还是挂着那么温和的笑容,但是任抒挽抓住易言纪和鹿锦顾的手连连后退数十步!

警戒地盯着他。

周黎上前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

始终保持着十步左右的距离。

周黎也不上前了,他伸出手,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很诚恳地说:

“把我绑起来吧,我知道我是一个杀人凶手。”

他说完这句话连声音中都带了哽咽。

“真的对不起,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任抒挽不确定地偏头看着周黎,她恐惧的是周黎的第二重人格,她不确定他的第二重人格走了没有。

突然响起很大的动静,树后立刻窜出一个人影,向着周黎步步紧逼。

周黎依然低着头没什么反应,任由那个黑影靠近他然后颤抖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你不许动。”是那个大叔,他不知怎么找到了这里,“你赔我老婆和儿子的性命!”

先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现在仿佛一个乞丐,一夜间失去了所有的信念仿佛历尽了沧海桑田。

他拿着刀的手在颤抖,本是个很好很老实的人,却因为周黎的那第二重人格失去了他的妻子和儿子。

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吧,他本来还握着他妻子的手,但是她就这么死在了黑暗中,死在了他的面前。

“周黎现在已经恢复了,他要求我们把他绑起来,现在我们不能动他,要等警方过来判断。”任抒挽上前一步,她大概确定了周黎现在是真的恢复了,没有人被刀架在脖子上还能忍住,更不用提那个潜伏在周黎身体里的变态杀人狂了。

“而且,就算现在杀了他,你的妻子和儿子也回不来了,你也会坐牢,不如先留着他,然后我们把阿臣找到。”任抒挽继续说道。

男人这才迟疑地放下了手上的刀,然后立刻紧张地质问道:“绳子呢!”

易言纪从包里拿出了自己一直有带着的一条亚麻绳子,很粗也很结实。

整个过程很平淡,周黎有意识地配合把自己绑好,男人本来想把绳子绑松一点,想到他的第二重人格是个暴力狂,也就不客气地绑得死死的,还打了个死结。

“现在我们把他送回别墅,在一间房间里把他关好,然后我们在客厅里轮流守夜。”任抒挽看了看天,已经偏向快亮了的趋势,她推测应该已经5点钟左右了。

任抒挽本想给周黎来个催眠,一想到之前就是因为自己的催眠而导致他的第二重人格出现了,她也就没有再去尝试。

周黎很轻,送他回别墅后把他关在了书房里,任抒挽找回手机,疲惫地安排那个大叔先守夜,鹿锦顾第二,她和易言纪第三。

“如果看见了阿臣,或者周黎有什么动静,立刻叫醒我们。”任抒挽最后嘱咐道。

大叔连连答应,鹿锦顾拿出手机,刚才想打电话被打断了,现在总算有了机会。

很快,电话那头接通了。

“喂……小鹿吗,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干嘛啊……”白铭还是睡眼惺忪的状态,鹿锦顾听到他的声音便松了一口气。

但是一想到自己在这里生死未卜而对方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温暖的被窝里睡觉鹿锦顾又一阵恼火。

“景炎山上有一幢别墅你知道吧,我们在这里现在有一个有双重人格的罪犯,差点把我们杀死了,你就说你来不来。”鹿锦顾冷冷地放下话之后等待对方的回复。

白铭一下子就惊醒了,惊叫道:“哇,这么能啊,他不知道你鹿大侦探背后还有个警察呢吗?这个罪犯我抓定了,现在就带几个人到你那里。”

鹿锦顾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听见对方肯定的回答后说:“行,你尽快吧。”

挂了电话后剩下大叔一个人还守夜鹿锦顾和其他人已经昏昏欲睡,不省人事了。

鹿锦顾再次醒来的时候,任抒挽和易言纪还躺在他旁边,二号眼神冰冷地看着他们。

“你要干什么!”鹿锦顾站起来,发现脑袋竟昏昏沉沉的。

“你们把周黎关到哪里了?”二号皱眉不悦地问道。

鹿锦顾指了指那间书房,二号一惊,转头问他:“你们关了他多久?”

“大概半小时?”鹿锦顾虽然不爽二号此时质问的口气但还是很耐心地回答。

“你们关不住他的。”二号低头叹气,指了指那个房间,只能无奈地,一字一句地吐露出关于周黎身上的真相:

“周黎的父亲从周黎小时候就对他特别严厉,经常把他关在一个房间里,而周黎的母亲经常为了周黎,为了这件事与他的父亲争吵,而周黎无能为力,他只能隔着门听外面的吵叫声和打骂声。

“这件事情几乎每三天就有一次,后来的一次,因为周黎的父亲喝了酒,加上周黎的母亲在一旁的谴责,他一气之下推了周黎的母亲,她的头狠狠地撞向了茶几桌尖锐的一角,从那时起就没有挽回的余地。

“周黎的父亲很懊恼,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困了就睡,睡醒了看见眼前妻子的尸体就继续想,从而忘了周黎,没有把他放出去也没有给他吃饭。”

小说《重口味精神病》 第十一章 惊骇的往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古代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