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铁血春秋

更新时间:2019-11-23 11:50:51

铁血春秋

铁血春秋 平老夫子 著

连载中 肖梅关振海 青春宫廷仙侠豪门

小说主角是肖梅关振海的小说是《铁血春秋》,是作者平老夫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的炮声,把中华大地推向了血火深渊。蓄谋已久的日寇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平津保卫战中,二十九军某部骑兵在其营长关振海的率领下奋勇杀敌,最后败逃的残部在撤往保定途中,又迭逢变故,...

精彩章节试读:

“双龙洞又来了一伙强人,很可能是土匪。”

这个消息,很快在两龙山的人们中传开了,大家都纷纷义论这事。

双龙洞是一个天生的大溶洞,在两龙山主峰东边的半山腰上,这里分布着大小不一好几个山洞群,能住人的山洞就有二十多个,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双龙洞。

这双龙洞的洞口高一仗有余,宽不足一仗,里面非常宽敞,而且还洞中有洞,可能是经过了刻意的修整,山洞里的地面和洞壁都很平坦。

如果在二十多年以前,两龙山有土匪并不稀奇事,因为那时候的两龙山,一直就是土匪盘踞的所在,只是到了最近的二十多年,这里才没有土匪了。

在双龙洞周围的谷地中,分布着大大小小二十来个村落,最大的村子也就两百余人口,小的村子只有几十人,最小的就三两户,十来个人,还有一部分零星散住各处的山民,全部加在一起,充其量也不到两千人。

双龙洞东边的龙须沟,距双龙洞三公里是两龙山地盘最大,人口也最多的一个村庄,有百十来户居民,有的还是土匪的后代,他们靠耕种山沟里的水田和山坡上旱地养家,不少人在农闲时上山烧碳打猎,采集些山货药材卖给山货商贩,换回物品维持家用,日子过的虽然清苦,倒也安宁自在。

以前这里有土匪,虽然土匪也讲究‘兔子不食窝边草’,可到了逢年过节或他们“生意”不顺当的时候,“窝边草”也就免不了要遭些祸殃。

自从民国以来,官兵几次凶狠的剿杀,这里的土匪早已绝迹,现在忽然又来了这么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把双龙洞占住了,怎么不让他们担心呢。

他们不知道现在这伙人是不是土匪,平静的生活还能不能维持下去?

其实这里的人们并不能确定,住在双龙洞的人就一定是土匪,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伙穿的衣服五花八门,破烂不堪,还有好些人受了伤,他们还有二十多匹马驼着锅灶和伤员,土匪可不是这模样,他们的言行也不像土匪,倒像一支路过此地的正规军队,可他们在双龙洞住下以后,却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所以他们在土匪前面,加上了“很可能是”四个字。

如果这些人不是土匪,为什么又要来两龙山占据双龙洞呢?

这个双龙洞,以前不就是土匪的住地方么。

如果这些人真是土匪,都二十多天了,他们却没来骚扰村民,只是时不时的有三五个人,到村里买些柴米油盐,肉食菜蔬,毛巾夷子什么的,而且从来都是公平论价按价给钱,对老百姓也很规矩,说话都不那么凶横霸道。

不仅如此,还有让他们不解的事。

他们自己身上穿着破烂,却还愿意救济穷人,有人亲眼见过,他们下山置办物品的头目,会给街上的乞丐给些施舍,村里最贫穷的人家,有好几家都得到过他们的资助,倒把老乡们弄的莫名其妙。

这些人平时住在双龙洞,从来就不见他们到村里惹是生非。

这样的一伙人,会是土匪吗?

双龙洞附近的老乡,刚开始并不敢与他们来往,后来发现,这几十个兵不像兵匪不像匪的人,对他们没有恶意,跟他们碰上了还会点头打招呼。

特别让人们想不到的是,挨双龙洞最近的几家人,都成了他们的帮工。

最先被去的是何老伯家老两口,被他们请去做饭当伙夫。

接着他们又找了几个女人,给他们做缝补洗涮的差事。

据说,他们请的帮工,不分男女,同样管吃给工钱。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向猎户们买猎物,天天酒肉不离。

后来就自己进山打猎,虽然算不得打猎的高手,但枪法却很准。

两龙山上的猎户们,很快就跟他们混熟了,第一个胆大的,自然是何老伯家的老大何小山,竟然经常跟他们一起打猎,一起喝酒吃野味。

何小山家与双龙洞,只隔着一道小河沟,他的爷爷何万清,以前就是这山上的土匪小头目,后来金盆洗手了,却在这里落户安家,这才有了何小山三弟兄和两个姐妹一大家子,也才有了何小山这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二十四岁的何小山,身材并不怎么魁伟,相貌也不怎么出众,却是两龙山上名气最大的猎手,他身手敏捷,功夫不错,攀岩附壁,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的枪法更是了得,打猎时不用瞄,抬手就搂火,百发九十九中。

何小山有个特性就是好奇,凡是新鲜事物,他一定要探个究竟。

听说两龙山来了土匪,没过几天,何小山就跑来看稀奇。

那天上午,他来到双龙洞的时候,那伙人正躺在洞外晒太阳。

为首的是个大高个,一看何小山的神态,就知他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他招手把何小山叫到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活路的?”

何小山回答:“我叫何小山,打猎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大高个说:“我看你眼露精光,气度不凡,是个打猎的高手,想不到这两龙山的水土,还能养出你这样的人物,我们在这里住着,你害怕吗?”

何小山受了称赞,并不买账,却瞪着眼睛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大高个指着身上破烂的军服说:“没看见我们是国军吗?”

李三枪说:“你们既是国军,不去打日本人,跑这里来干什么?”

大高个说:“别提了,我们的部队被鬼子打散了,先来这里避一避。”

何小山问:“来了就不走了吧?”

大高个笑了笑道:“这地方确实不错,青山绿水,水都是甜的,如果真能长期在这里住下去,倒是自由自在轻松快活了。可我们没这个福气,我们在这里只是暂时休整,等有了大部队的消息,我们就回去了。”

何小山觉得这当兵的挺和气,便问:“你是他们的长官吧?”

大高个又笑了笑说:“怎么,你看着不像?”

何小山摇了摇头:“你们不会抢老百姓吧?”

大高个说:“我们国军部队不会骚搅百姓,也不会祸害乡邻,等我的弟兄们养好了伤,找着了大部队就走,你告诉乡亲们不必惊慌害怕。”

既然是国军的部队,当然就不是土匪了。

可不管怎样,他们忽然就住进了双龙洞,总是让人不放心的,他们自称是国军的部队,却又住到土匪的山洞里,乡亲们总觉得有些奇怪。

其实不必卖关子,这伙人当然不是土匪,他们原本就是: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五一三旅直属骑兵营幸存的官兵,怎么会是土匪呢!

他们来到这里并住在了双龙洞,实在是因为他们无路可走。

由于二十九军保卫北平兵败,骑兵营与大部队失去联系,在保护旅长马元英撤往保定途中,马元英伤重不治中途殒命,他们在神泉堡休整时,又与守备团团长刘子明结下梁子,被逼成了“叛军”,不得不在崇山峻岭之中披荆斩棘,三个多月辗转千余里,历尽了千辛万苦,最后剩下三十六人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可以暂时落脚栖身的地方,他们看上了这个风水宝地,自然就住下了。

他们看中了这里,并不是要当土匪,也不是逃脱战阵,更不是来这地方游山玩水看风景,他们是要躲避灾难,在这里一边休整,一边打探消息,等待机会重返二十九军,他们要报效国家再上战场,与日寇再决一雌雄。

他们不是要去保定寻找伍飞鹏参谋长么,怎么又跑到两龙山来了呢?

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说起这个中原因,着实令人心酸。

这话说来就长了,三言两语是说不明白的。

四个月前,他们从小树沟出发,一路饥餐渴饮,夜宿晓行,在山间坎坷的羊肠小道上,牵着他们的战马翻山越岭,淌水过沟地走了七八天,好不容易到达了老乡们指引的神泉堡,可他们发现,这里并不能直接到达保定。

神泉堡是太行山东边山脚下的一个村镇,距保定还有好几天路程。

就在他们转山沟的几天之内,山下已经沦陷,到处都是日占区。

通往保定的大道小路,都必须穿越日占区,日军封锁非常严密。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几十人马目标太大,根本绕不过日军的封锁线。

他们原本是二十九军一支骁勇善战,视死如归的骑兵队伍,并不惧怕与日本人真刀真枪的厮杀,可这十几天在山上又累又饿又不能好好休息,最要命的是他们没有子弹了,如果碰上日军,虽然不会束手就擒,但也难逃一死。

他们不能白白送死,自然要躲过被日军占领的地方。

神泉堡的人说,要去保定,还要绕道太行山,翻过几道山梁,再顺着一条山沟往东下山,绕到金鸡岭才能到保定,还要多走百余里山路。

这个时候,日军正在大踏步地向南推进,前锋已距保定不远,但保定还有国民党三战区的部队在那里驻守,日本人要拿下保定,也不那么容易。

他们原以为到了神泉堡,再到保定就快了,到保定找到参谋长,也就算是苦尽甜来回到了部队,再也不用爬山越岭了,结果却是高兴得太早。

这时候还要去保定,就得准备在崇山峻岭中再吃苦头,百余里山路说不定要走上四五天,更糟糕的是,小树沟老乡凑给他们的钱粮已经告尽,接下来四五天的吃喝要自己想办法,四十多人二十几匹马的吃喝,可不是三瓜两枣马马虎虎能对付得过去的,谁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吃喝问题。

于是,关振海决定先在神泉堡住下来,想办法筹措些盘缠再说。

他们在村西一座破庙里安顿下来,关振海派江龙和游大勇,化妆成老百姓去东边打探消息,张重阳带着大家在破庙里休息,自己则带着刘仕成,去村里找村长保长们交涉,先弄些吃的,说不得再拿两匹马去换些盘缠。

神泉堡是个大村庄,村长姓李,是个读过私孰,有些见识的人。

李村长得知他们是二十九军的部队,因与日军作战落败到此,听说他们被日军三番五次追杀,一个好几百人的骑兵营,死的死伤的伤,现在就剩下这么四十几个残兵败将,要去保定寻找部队,要拿马匹换盘缠,表示愿意帮忙。

他一边叫人为他们准备饭菜,一边召集村里的乡绅名望,商量为落难的骑兵官兵筹措钱粮,等骑兵们吃过饭,事情也就有了结果。

这个神泉堡虽然地处太行山东边山脚,却历来是这一带山上山下物资交流的通衢大镇,南来北往的客商不少,消息自然也就十分灵通。

这里人们已经知道通县失陷,国军已经败退,他们听逃难的人说,日本士兵就像野兽一般,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奸杀女人,凶残无比。

原本在这里经商的人,早已巻起铺盖往南跑了,镇上的人也提心吊胆,时刻准备往山里躲避,要不是这里地处偏僻,他们也早已上了山。

李村长告诉关振海说“你们是骑兵,骑兵没有战马怎么打仗,日本人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掳抢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有人亲眼看到过,涿州在两天前就已经被日本人占了,说不定哪天就打过来,大家都说,与其让日本人抢走,还不如捐给我们自己的抗日军队好,也算我们为抗日做了点贡献。”

他还告诉关振海说:“所需盘缠不成问题,我们正在收集。你们这一路也够辛苦的了,就在敝村多住两日,容我们对抗日将士略表搞劳之意。”

关振海没到想老乡们如此康慨,不禁非常感动,连忙称谢道:“乡亲们的深情厚意我们受之有愧,乡亲们的盛情,我们定当牢记,所借钱粮物品,我们留下字据以为凭证,日后若有机会,一定加倍奉还。等我们到了保定,只要能找到我们的旅部和大部队,我们将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不负乡亲们的厚望。”

村长忙摇手道:“长官说这话就见外了,国家有难,局势不稳,日军不知那一天说来就来了,这些东西不给你们,也会被日本人抢走,还不如给了自己的军队心里痛快,再说了,我等百姓也要为抗战出点力不是。”

村长深明大义,让关振海很是感动,决定在这里先休整几天,这段时间弟兄们也很疲劳,正好借此机会养精蓄锐,就是马匹也要好好洗喂了。

为了防止与日军突然遭遇,江龙和游大勇每天都要出去打探消息。

让关振海欣慰的是,鬼子没来这里,让他们好好歇息了两天,李村长带着一伙年轻人,把老乡们捐赠的钱粮衣物,都送到了破庙的大厅里。

张重阳和刘士成,将钱粮打包收好,衣物则分给大家洗换。

关振海决定再休息一天,便动身赶路。

可就在这天天刚擦黑时,骑兵们刚刚吃过晚饭,正准备休息,忽然就听得村庄的东边响起了枪声,街上的老乡们也纷纷嚷嚷的乱作一团。

关振海情知有异,忙叫张重阳带着二十几个弟兄守住破庙,自己则和彭定军各带十来个弟兄,分兵两路,从两个方向往村子东边包抄过去。

关振海刚到村口,就见李村长带着一大群老乡往这边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日本人来了?”关振海拦住村长问道。

“不是,是中央军抢劫。”村长指着东边说,“他们不讲理,要钱要粮要金银珠宝不说,连女人也要,这不,还开枪打死人了。”

“他们有多少人?”关振海一听就火冒三丈。

“黑灯瞎火的没看清楚,有十几个吧。”

关振海一挥手道:“大勇带几个人赶快绕过去,别让他们跑了,我们从前面过去堵住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什么兵,简直无法无天了。”

他们悄悄跑到东街,果然看见一伙衣冠不整,荷枪实弹的国军士兵,打着灯笼火把,明火执仗的,正在挨家挨户满街搜抢财物,看这光景,就像古代的羽林军奉了皇帝的圣旨,正在名正言顺的捉拿钦犯一样。

老乡们都被他们吓跑了,他们挨家搜寻的,都是大洋、金银器具、绸缎皮毛等贵重物品,街上有好几家商号店铺,被他们翻箱倒柜的洗劫一空。

还有沿街十多户村民家里也遭搜抢,哭声叫声喝骂声闹成一片。

关振海一看不由怒火中烧,拔枪朝天放了几枪,大喝一声:“你们这些**的,目无法纪,竟敢抢劫民财,本营长命令你们,都给我滚出来!”

正在翻箱倒柜的散兵游勇,听到枪响并没当回事,可一句“本营长命令你们滚出来”,到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当兵的啥也不怕,就怕官儿大,军队里才是真正官大一级压死人,随便一句话都是‘军令’如山倒。

正在搜刮财物的散兵游勇,慌慌张张的从民房里跑出来,一看骑兵们荷枪实弹的阵势就想跑,却被赶来的游大勇挡了回来,他们手中的武器,也被游大勇的弟兄们给下了,只好乖乖地站在一堆,谁也不敢乱说乱动。

“你们是那一部分的?为首的出来答话。”关振海厉声问道。

一个少尉站了出来说;“我们是徐水守备团的。”

“堂堂国军守备团的军人,竟敢抢劫百姓,该当何罪!”

少尉却反问:“这些东西我们不收走,难道还要留给日本人?”

关振海骂道:“放你娘的狗屁,日本人还没来,你们到有理了。”

少尉说:“长官不知道吗,徐水都失守了,我们的部队被打散了。”

关振海听了吃惊地问道:“鬼子打到徐水了,仗打的咋样?”

一个士兵答道:“我们是警卫连的,不在阵地上,没着见鬼子,是听前

面下来的部队说鬼子来了,还没来得及开火就......”

少尉一连搧了他几个嘴巴,骂道:“谁叫你胡说八道,我毙了你。”

关振海明白了,他们是望风而逃,这样的军队他见过不少。

他愤怒的问道:“你们连日本人都没见着,就一窝蜂似的逃跑,把徐水

拱手让给日本人,就不怕你们的上司追查责任?”

那少尉说:“我们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不是逃跑。”

关振海不明就里,听他说是奉命撤退,自己当然不便干涉,便不想再与

他们啰嗦下去,喝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你们是国军,不是土匪,就是撤

退也不能祸害老百姓,把物品各归原主,回去找你们的长官归队。”

这伙人只好乖乖听令,把物品都送了回去,提着发还的武器要走。

就在这时,几个村民跪倒在地喊道:“长官,不能让他们走哇!”

关振海颇觉为难地问:“还有事吗?”

一个村民出来指着那少尉和一个上士道:“他们**了我嫂子,还开枪把我哥打死了,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说着就要扑上去与他们拼命。

这时已有几个村民,从一家民房里抬出两具尸体,放在了街边。

关振海过去仔细一看,那男的是被枪弹所杀,女的是被奸污后,见丈夫已经被害身忘,痛不欲生,便撞墙而死,这景象实在惨不忍睹。

关振海见状便问那少尉和上士:“是你们干的吗?”

谁知那两人有枪在手,胆子便大了,一拉枪栓道;“是又怎样?”

关振海向游大勇打了手势,弟兄们一拥而上,就把他们的枪下了。

那两人没了武器,马上就跪下了:“长官高抬贵手,下次不敢了。”

关振海最痛恨溃兵抢劫老百姓,糟蹋女人,这伙人出尔反尔,刚刚还说以后再也不敢了,转眼就如此凶横,足见是无药可救的败类。

早已怒不可竭关振海冷笑道:“还有下次,见阎王去吧!

他嘴里说着话,手中的枪“砰砰”两声,便将两个歹徒处决了。

另外几个溃兵吓得一齐倒地磕头求饶:“长官饶命,我们可没杀人。”

“你们再胆敢为非作歹,他两个就是你们的下场,快滚!”

溃兵抬着尸体跑了,村民们帮着收拾现场,骑兵们也回到了破庙。

小说《铁血春秋》 第三章 神泉堡义胆除恶贼 乡亲们洒泪别英雄(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宫廷小说
  3. 仙侠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