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仙侠奇缘

更新时间:2019-12-01 14:34:19

仙侠奇缘

仙侠奇缘 鸿山 著

已完结 慕容信王君正江琳儿 冤家轮回重生豪门世家虐恋

主角叫慕容信王君正江琳儿的小说叫《仙侠奇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鸿山所编写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五年前一场来自魔族的屠杀,让两个家庭分崩离析。十五年后,当年被带去不同门派生活的慕容信和王君正,成了死敌。他们靠自己闯过艰难险阻,最终获得爱情,一起携手永生。...

精彩章节试读:

石柳镇的集市上,此时热闹辉煌,各种经营店内都是生意红huo,进进出出的人如流水一般,而各种生意人也在集市两边摆着摊位,有叫卖的,有实物表演的,还有各种卖艺和杂耍的都为集市增添了一丝热闹的气氛。这时王君正和江琳儿的身影出现在集市一角,而在他们身后边同时出现了心魔身影仿佛是在跟踪他们。

“君正,你看这个好看吗”?江琳儿来到一个饰品摊前指着一件类似人样的饰品向王君正问道:

王君正有心无力的回道:“好看”,江琳儿此时也没太注意,江琳儿的眼神只注意着手中的饰物,接着道:“君正你仔细看,你有没有觉这泥人和你有点相像,要不我们把它买下来吧,买下来送给你做纪念”。还不等王君正做反应,江琳儿就向老板问起价钱来,并成功买下了。一旁的王君正此时也只能接受了,看着手中的泥人,他脑海里突然想起在练武房时老者邱冠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轻易收取别人的礼物,否则将来对你不利”。接着他抬头仔细观察了江琳儿一番,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把泥人放进了外衣口袋。

两人走着看着,这时现前方围了一大群人,两人也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经打听,原来是一对无家可归的祖孙在此卖艺,结果遭到一群强盗胡闹事,看这对祖孙穿得破破烂烂的,这爷爷也有7o岁来高龄,体瘦如骨,这女孩十六七岁左右,从目前这形势来看,这群强盗的头且想强行夺取这女孩做他的老婆,而这女孩的爷爷紧紧抱住女孩,连死也不给他们抢。

其中一个强盗开口道:“你孙女被我老大看中那是大爷你的福气,知道我老大是谁了吗,我老大可是这石柳镇郝郝有名的金帮帮主,你孙女给我老大做了小老婆后,保证你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享之不尽,你们也不用再到街头卖艺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你还死都不肯,你可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接着这位老大爷跪着求道:“我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雪儿是我唯一的孙女,我只想我们祖孙不再分开,求求你放了我的孙女吧。“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不让人即感动又愤怒,恨不得把这群强盗碎尸万段,这时在场的群众都议论起来。

这时这位被称作金帮的帮主愤怒道:看来你是真的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咯,我可告诉你,在这石柳镇我赵天钢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既然你执意不肯,可就别怪我啦,兄弟上。“最后一个“上”字说完后只见六七个大汉将这位老大爷推到一边,强行抱起这女孩就想走,这女孩口中哭喊着叫着爷爷。

就在这群强道想离开的时候,这时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挡在了他们面前,这正是王君正和江琳儿。看到江琳儿后,这群强盗的眼神全都盯着她。

这赵天钢眼睛直直的看着江琳儿道:“哎呀,又是一位美人啊,看来我赵天钢今天艳福不浅啊,居然有美人自己送上门来。“

江琳儿愤怒道:“废话少说,快将这女孩放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这下赵天钢更加得意道:“哎哟,看来这位小美人还挺凶的,不过我喜欢,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将这位小美人活抓,至于他身边那男的,你们看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完只见赵天钢身后的六七个大汉向王君正和江琳儿两人冲去。

两人此时也做好了备战准备,王君正腾空而起一个后空翻踢飞了几个,江琳儿一个侧转身一掌打飞一个,很快这六七个大汉就被两人打得落花流水,这时周围响起一片掌声,而赵天钢见状后吓得两手抖急忙放下手中的女孩,接着说了一句:“你们记着,咱们走着瞧,说完后就落荒而去。“

这时这对祖孙女急忙向两人跪下磕头道:“多谢恩人相救,多谢恩人相救。。。。。。!“

王君正急忙上前扶起这女孩的爷爷道:“大爷,快快请起!“而江琳儿则扶起了那个女孩,接着王君正和江琳儿又带他们来到了一家衣饰店给他们祖孙一人买了一套新衣,本来他们祖孙不想再给王君正二人添麻烦,想就此离去,但二人又不想看到他们祖孙流落街头,于是决定将他们祖孙带回万福楼。这时一直在跟踪他们的心魔消失在了集市。

回万福楼的路上,这位大爷说道:“我们姓柳,我叫柳根生,我孙女叫柳雪,我们是本镇人,只因为那冯天霸当上镇长后,就乱收税,搞得家破人亡,而柳雪的父母就是在一次抗税中被打死,从此后,我们祖孙过俩就流落在街头过着卖艺相依为命的生活,今天多亏二位出手相救,否则以后我再也见不到雪儿啦,你们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以后我祖孙俩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恩人。“

江琳儿道:“大爷,你太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没想到这冯天霸这么可恨居然不为民着想。“这时王君正双眼看着她。心想到:看来这位江姑娘如此心胸狭窄,看来她并不是一位坏人。

江琳儿此时也觉到了王君正正看着她,于是转过去对他说道:“你干吗老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王君正回过神来急忙解释道:“不。。。。。不是。“

这时一旁的柳雪笑道:“琳儿姐姐如此漂亮,君正哥哥注意你也是很正常的啊。“而江琳儿的脸也红了起来,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而王君正也低着头。

柳很生连忙对柳雪骂道:“雪儿,不得乱说。“

一阵尴尬气氛后,这时已来到了万福楼门口,四人走进去。就当他们走进去的同时,几个金帮的人看到他们进去后,随即也离开了。

回到万福楼后,二人也没有直接回房,而是要小二准备了一些饭菜给这饿了好几天的柳根生祖孙吃,饭菜一上桌,只见这祖孙二人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可以看出他们父女俩确实是饿了。看着他们大口大吃的样子,王君正和江琳儿对望了一眼并露出了笑容,一顿饱餐后他们祖孙俩看起来都精神了许多。

柳根生十分感激道:“没想到我们祖孙俩还能遇到你们这么好的人,虽然我们没钱财,但我们有力可以报答两位恩人,恩人只要你们以后有要到我们出力的地方,我们一定全心全意做到。“

这时王君正两人同时起身并叫了一声柳大爷,王君正接着道:柳大爷,您以后就不要叫我们恩人了,我们都是你的晚辈,您就直呼我们的名字就行了。“江琳儿接着道:是啊,还有柳大爷,你以后也不要这么客气了,我们救你们是心甘情愿的,是不求报答的,所以您和柳雪以后把我们当成是自己家人看待就行了。“

“好一个家人啊,看来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两位小美人,我今天来接你们啦。“这时在刚才强抢柳雪的金帮老大赵天钢在万福楼门口大声道,只见他身后带了一帮人有三十多个左右,而且个个手中都拿着铁bang和斧头,看来赵天钢是有备而来的。

赵天钢接着大声道:有谁不怕死的就给我留下,其余的就都给我滚。这时酒楼内一开始还坐得满满的客人,被赵天钢这样一说全都给吓跑了,只剩下了王君正那一桌,听到楼下的吵闹后,丁子痕,古倩倩和慕容信都从二楼跑了下来,而只有心魔在二楼的一处观看着。

丁子痕下楼见是王君正,急忙跑了过去问道:“君正,到底生了什么事了,是不是你们在外惹祸了?“

这时柳根生忙向丁子痕说了一遍刚才所生的一切。这时他们才了解到原来王君正他们没有在外惹事,反而做了好事。

丁子痕上前笑着说道:想必这位就是金帮的帮主了?“

赵天钢高傲地回道:没错,你又是什么人,你是不是他们一伙的,如果不是就给我滚开,别挡住大爷办正事。“

丁子痕笑着回道:“我并非诚心想要挡你的路,我只是要和你讲明白,这位小姑娘和你无冤无仇,她一心只求和她爷爷在一起,你又何必要去破坏他们了,像他们祖孙怎么能和你比了,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过着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而他们则过着街讫讨的生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和他们一般计较了。“

赵天钢道:“你虽然说了一番我爱听的话,我可以不杀你可以留你一命,但这两位小美人我今天是要定了。“

这时丁子痕再没有忍静而是显示出了他愤怒的一面,他愤怒道:“如今安定天下,安享太平的时候,竟然出现你们这种违非做歹之人,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们此种做法真是国法不容,天地不容。“

赵天钢和身后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人说道:“国法,我告诉你们吧,在石柳镇我们帮主说的话就是圣旨就是国法。“

赵天钢接着道:“看来你们都一伙的,那好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国法,接着向他身后的人吩咐道:除了这两位小美人外,其余都给我杀,一个不留。“

“住手,只见这时酒楼门口出现了马白的身影。赵天钢见到是马白后急忙跑了过去,弯腰恭敬道:“马镇长,您怎么来啦,您来也不通个信,我好叫人去接您啊,正好,马镇长,你来的正是时候,今天我正好把这万福楼包下了,今天您的一切费用都算在我的头上,您先在旁边坐会儿,等我处理完这点小事后再来陪您。“

马白愤怒道:“混帐,在石柳镇企能容你胡来,你居然把国法不放在眼里。“

赵天钢急忙解释道:“刚才的话您都听见啦,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吓唬吓唬而已。“

马白怒道:“放肆,国法岂能随便说说,岂能当儿戏,你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你简直是不把国法放在眼里,今天我不将你就地正法,以后如何让本镇安宁,如何去面对本镇百姓,来人!“这时从门外进来一帮人,个个手持大刀,将赵天钢的这帮人围了起来,接着将他们一个个押了出去。

丁子痕,王君正,慕容信,古倩倩和江琳儿五人齐声道:“马大哥!“丁子痕接着道:“马大哥,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又将引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这时柳根生和柳雪向马白跪下道:“马镇长,多谢你为我们作主,虽然你只是上任几天,但你的美名早已传遍了全镇,你执政为民,爱民如子,石柳镇能有你这样一位好镇长,石柳镇的百姓也安心了。“这时万福楼的老板也赶过来插上嘴说道:“他说得没错,从你当上镇长以后,这几天镇上也没有以前那样乱了,也太平了,今天你又将ě霸赵天钢服法了,以后石柳镇的生活会越过越好,你真是一位好镇长。“

马白立即将跪在地上的柳大爷和柳雪扶起,接着道:“你们抬举马某了,既然我马某能有幸当上此镇长,这是全镇对我的信任,对我的期望,我就不能辜负了你们的信任,你们的期望。“

酒楼老板道:“想必这几位应该都是马镇长的朋友吧,既然是马镇长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石柳镇的朋友,今天这顿午饭我就不收钱,就当我请了,就当为了感谢马镇长为全镇百姓制服了这ě霸赵天钢,也为庆祝石柳镇能有一位你这样的镇长。“

马白拒绝道:“万老板你太客气,这几位是我的好朋友,就理应我来做东,哪能让你做东了,万老板你也不必多说了,这顿饭就记在我的名下,饭后我会派人送银两过来。“这时万福楼的万老板也只能哑雀无声,转身继续做他的事去了。

只见心魔也走了下来,经慕容信和江琳儿的一番介绍后,心魔也溶入到了这个集体当中。只是他们没有将心魔的真名出说来,而是用了他下山时准备的一个和江琳儿同姓的化名“江天”。由于柳大爷和柳雪一来到酒楼就吃了一顿饱餐,现在他们对这桌上的美餐不感兴趣了,而此时正是下午时分,天地间阳气最充足的时候,于是王君正找了一个带柳雪出去周围看看的理由离开了餐桌,江琳儿见王君正要离开。此时她的心里也有有一点坐立不安。于是她也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看着王君正和江琳儿的身影离去,古倩倩的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也难怪,从小玩到大的玩伴长大后和别的女孩认识后就不理自己了,这也难怪她心中有些不安。这时除了古倩倩,其余的都是男人,而他们都在畅饮欢谈,谁也没有注意旁边还有位女子,剩下她一人闷闷不乐的。

江天看了看丁子痕后向他问道:“这位丁兄弟,上次在擂台上见你使用的那根“枪”是否传说中赦赦有名却消失已久的“嗜心龙枪”,没想到事隔多年后能落入到丁兄弟手中,真乃丁兄弟之福啊,为何今日不见丁兄弟随身而带,今日大家都如此之高兴,而此时又无外人,为何丁兄弟不拿出来展示一番呢?“

丁子痕心中想到“如果此枪重出江湖必将引起江湖上的争夺,那到时天下将不得安宁,更何况如今此枪已和君正融为一体,也只有君正能够控制这场不必要的战争,记得老伯临走前说过:此枪交还于它主人的手中后,切记要保守秘密,不然他将成为江湖上嗜杀的对象,到时恐怕谁也控制不了这局面。唉,也都怪我不好,上次为了战胜冯天霸居然展示出此枪,不然也不会引起这么多麻烦”。想到这,丁子痕笑着对江天说回道:“江兄,你这是哪里话,有好东西我自当拿出与兄弟同享,可此时恐怕不能与江兄共同分享了,由于在下自知武艺不佳,实在难以控制此枪,昨晚我一气之下将它扔了,至于如今落入谁手那我就不知了,早知江兄对此枪如此感兴趣的话,我定当双手送给江兄,哎!也都怪我所见世面少,不知此枪还有这般来历,一时手快居然将一件宝物给扔了。“

江天道:“丁兄弟,你就不必自责了,今日不能与几位共同观赏,实乃我没这福份,与这枪无缘,这不能怪丁兄弟。“

马白开道:“既然大家今天如此高兴,何必为了一件兵器而扫了大家的兴了,来,我们喝酒,干!“心魔边喝着酒,心中边回想着丁子痕刚才所说的一番话,似乎对这番话起了疑心,心魔又继续观察了丁子痕几眼,最终还是消除了对他的疑心。

此时王君正,江琳儿和柳雪三人边逛着边有说有笑的,由于江琳儿死缠着王君正不放使他一时脱不了身。这时三人走到一间茅房前,于是王君正抓住机会找了一个要上茅厕的理由终于脱离了苦海,王君正借机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一个空旷之地吸收起阳气来,由于阳气对鬼的灵魂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于是林水莲跑了出来躲在一处阴处做起观众来。

看着那金色刺眼的光芒源源不断地注入到王君正的体内,一阵后王君正恢复了原样,吸收阳气后的王君正是神采奕奕,精神焕,而林水莲也回到了王君正的衣服当中,这时王君正突然感觉到了不适,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王君正急忙向林水莲问道:“水莲,为何我感到体内有一股东西在流动,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林水莲回道:“难道你忘了吗,昨晚这嗜心龙枪已化为一条龙和你融为了一体,我想应该是这条龙在你体内流动。“

此时王君正感到十分难受,接着问道:“那它为何要在这个时候作怪了,是不是会有什么事情生?“

林水莲回道:“是你多想了,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生,我想这龙之所以这个时候作怪是因为你刚才吸取了阳气的原因,就正如你们人类要吃饭一样,而这龙也是属阳的,而你吸收的阳气就等于是它的一顿饭,它见到饭来了,它自然就会吃咯,所以它才会这个时候作怪,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去问问你那位丁大哥,我想他会比我更清楚。“

王君正由于难受,于是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一会儿后,他体内的那条龙也终于平静了,此时他也感觉到好多了,随后,不远处传来了江琳儿的叫喊声,王君正也及时赶了过去。

见君正的身影,江琳儿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接着盘问道:君正,你跑到哪里去啦?我刚才去茅厕找你结果不见你在,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一旁的柳雪接着道:“是啊,君正哥哥,你是不知道,刚才琳儿姐姐找不到你不知道有多着急,像君正哥哥人又好,又帅气,而琳儿姐姐又善良又美丽,我看你们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

江琳儿顿时一阵害羞起来,并打断了柳雪的话。

三人此时也回到了大堂,除了不见古倩倩以外其它人都还在,看到三人来了后,这时心魔起身道:|各位,今天能认识到大家这是我莫大的荣幸,由于家中还有事还需回去处理,那我们先告辞了,我想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

这时马白等人同时起身,马白道:“既然江兄家中还有事情处理那我们就不强留了,祝你们一路顺风。“听到要走,江琳儿有点不情愿,并把目光全部投向了王君正,而王君正似乎也没留意,他只顾着和慕容信道别。一番告别后心魔三人向门外走去,江琳儿边走边回头看向王君正,可见江琳儿对王君正是依依不舍的。

而柳根生起身也想走,却被马白留住了,马白道:“你们现在已是无家可归,也没地方去,如果你们二位不介意的话,就到寒舍去住吧。“

柳根生含泪道:“镇长,你不愧是我们的好镇长,你的大恩大德我们祖孙俩一定会记住的,不过我们祖孙两住惯了街头,就不便去打扰镇长了。“

丁子痕接着道:“大哥,我看你还是弄点活给他去做吧,我想他们不想去白住。“

马白道:子痕言之有礼,那好,那就让柳雪干点杂活吧,而柳大爷您已高龄了,您就在寒舍安心修养吧,还是子痕你想得周到,还有君正,你和古姑娘走时记得通知大哥一声,大哥也好送你们一程,好了,大哥还有事要处理,就先行告辞了。“接着王君正和丁子痕二人恭敬道:“大哥请慢走。“目送马白和柳雪爷俩出了万福楼,这时也只剩下了丁子痕和王君正二人。

王君正走了过去向丁子痕问道:“丁大哥,我有一事不明,是关于这“嗜心龙枪”的?“王君正刚想接着往下说,结果被丁子痕做了手势给打断了。

丁子痕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也正想告诉你,老伯在临死前说过,当“嗜心龙枪”和他主人合为一体后,就会成为他体内的一部分,当主人呼唤它的时候,它就会现出原形,如当它主人遇到危险后,此枪也会自己出现,还有你还必须吸取适量的阳气给它补充能量,就像我们人要吃饭一样,而这阳气就是他的饭,希望你能好好保管它,此枪将来一定会给你很大的帮助。好了,我先回房啦,还有你去看一下古姑娘吧,我见她今天一直都闷闷不乐的,好像是有什么心事。“说完丁子痕向二楼走去。

此时王君正也进一步了解了这“嗜心龙枪“,接着他向古倩倩的房间走去,一上楼就现古倩倩的房门是打开的,他急忙跑过去,到门口一看,见古倩倩坐在茶桌前一副不开心的表情,两眼睁得大大的看着他,王君正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句:“师。。。师姐。“

古倩倩没好气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位师姐啊,早知道就不带你下山了,那个江琳儿有什么好的,我看你好像被她mí倒了一番,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原来是为了这事,王君正急忙解释道:“师姐不是的,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今天只是陪她去集市买点东西,我也根本没喜欢过她,我一直都只是把她当朋友看待。师姐你不会将这事告诉师傅吧,你千万不要将这事告诉师傅,否则我又要挨骂了。“

古倩倩偷笑了一下,然后又竖起那张脸道:“那就要看你会给我什么好处咯,如果师姐心情好的话,兴许就不会说,但如果师姐心情不好的话,那就说不定了哦。“

王君正急忙道:“师姐,我知道怎么做,我一定不会让师姐你再生气了,对了,师姐我们是不是明天回青山?“

古倩倩道:“是啊,再不回去别说是你会挨骂,就连我也会被爹骂,你又不是不知道爹的脾气。“

王君正接道:“那好,我就不打扰师姐休息了,我也回房休息去了,对了,师姐,我今天起得很早,我也很困了。(说着,只见他打了个哈欠),我待会儿会睡得很死,师姐,你就不用去打扰我了,我如果有事的话我自然会叫师姐的。“

古倩倩回了一句:知道了,看你一幅几天没睡过的样子,好了,我不会去打搅你的,快回房去睡吧。“

王君正道:“谢谢师姐关心!“之后走出了房门,并轻轻将房门关上。

出来后,王君正就长出了一口气,这令林水莲感到不解,林水莲问道:“君正哥哥,你为何长出一口气?我刚才觉到你师姐还是挺在意你的。“

王君正道:“你不要乱说,她始终都是只是我的师姐,我之所以长出一口气是因为我终于摆脱了师姐,这样她就不会来找我了,我也可以趁此机会去帮你还阳啊,难道你不想吗?“

林水莲笑道:“想啊,君正哥哥你真好。“

王君正接着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你的墓地。“

他们很快再次来到了绵影林,来到了他与水莲初次相见的地方。

王君正走到了林水莲的魂前看了看问道:“水莲你都去世那么久了,你的尸体不是早就腐烂了吧,我要怎样做才可帮你恢复原样”?

林水莲回道:“其实我的尸体还完好无缺,是那位好心的道士在走之前用他的道法为我制作了一口棺材保存两位我尸体,使我完好不变,”说完只见林水莲嘴中默默念到。这时墓地突现一道强烈的五彩光芒向外四射,一副蓝色透明如水的棺材在光芒中冉冉升起,棺材中躺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在五彩光芒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美丽。王君正两眼盯着棺材中的姑娘眼眨都不眨。

“没见过美女啊,连眼都不眨一眼。”林水莲得意的说道。

王君正急忙把目光收回,说道:“那接下来我应该怎样做啊?“

林水莲道:“听道长说只要将阳气输入到这棺材中,我的肉身就会自己吸收这些阳气,但这棺材很硬,从表面看虽然是透明的,但在这棺材外层还有一层保护膜,这层膜结合了道长的全部修为,所以也不是一般的人能破得了的,天下就只有一个人能破,那就是旷世奇才之阳,也就是君正哥哥你,但也还有一人能够毁灭“它”,这就是旷世奇才之阴了,此人将会对君正哥哥你造成很大的威胁,君正哥哥,你尽力就是了,不管成不成功,我都一样会感激你的。“

王君正与林水莲对望了一眼,接着向那片光茫慢慢走去,当接近那片光芒的时候,王君正周身金光突现,与那五彩光芒对峙着,紧接着只见他腾空而起,来到了这片光芒正上方,慢慢向下落,而向外四射的五彩光芒顿时全都收缩了回来,王君正周身金光全力射向两边伸展着,而五彩光芒不给他伸展的机会反而越缩越紧,此时的王君正已是痛苦不堪,在一旁的林水莲也十分着急,为他感到担心,这五彩光芒毫无松懈,越缩越紧,将王君正的身体压缩得变了形,在这种情况下,强劲的阳气从她体内而出,遍布他全身,将他变成了一个铜人,这些五彩光芒被逼出离它五米之外,接着只见他身体转动起来,如幻影一般,向那五彩光芒击打着,远看就如一个跳跳球在一个空心的体内跳动着,王君正每击打一下,这五彩光芒就会向外扩张一分,一种狂击后五彩光芒终于恢复了原样,而王君正也恢复了原样,看王君正没事后,林水莲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王君正接着向下落,落到了棺材之上,他俯下身用手抚魔着这棺材,就当他手与棺材接触的那一刻,棺材慢慢消失了,展现在他面前的是林水莲的肉身,顿时她肉身如一块磁铁般将他吸住,而一旁林水莲的灵魂也生了变化,如着魔了一般固定在空中,此时林水莲的肉身全力吸收着王君正体内散出来的阳气,林水莲每吸进一分阳气,她肉身就暗淡一分,而那固定在空中的灵魂就清晰一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的肉身越来越暗了,而她的灵魂越来越清晰了,已渐渐有了人的肉身,最终她的肉身完全消失了,而她的整个灵魂恢复了人的模样,从半空掉了下来,王君正立即飞身而起接住了晕倒的林水莲。

这时那一片五彩光芒生了变化,慢慢聚拢,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最终形成了一个人样,此人穿着一身道袍,左手握住一根鞭。

“很好,你终于出现啦?“这人开口道。

“那请问,前辈是何方神圣?“王君正问道。

那人笑着说道:“神圣,年青人你真有意思,这世间既无神也无圣,而我就是你手中那位姑娘口中所说的道士,刚才你破了我精心设下的‘五彩莲花阵‘,不愧是旷世奇才啊。“

“前辈,刚才晚辈不是有意要破你阵的,当时我只想着要救她所以才逼不得以,前辈,不是您要她在此等候我来救她的吗?“王君正慌忙说道。

那道士道:“不错,是我叫她在此等候你的,而我想你肯定会问既然我要你救她,为何我又要设下这奇阵了,其实我这也是想让你做我的传人,我不想我的毕生所学就这样后继无人,而能有资格做我传人的就只有旷世奇才之“阴阳”两人,而阳比阴要忄生情温和,不易冲动,更容易干出一番大事业来,所以我选择了你做我的传人,而我之所以要设下此阵,是想证明来救这位姑娘之人是不是真正的旷世奇才之阳,此阵只有旷世奇才阴阳二人才能破,而我预知到旷世奇才之阳以后将会出现在这一带,所以才会在此布下阵来恭候这位真正的旷世奇才之阳。“

王君正犹豫了一会儿道:“前辈,我恐怕不能担此重任了,因为我已过誓,我这生拜在“青山派”门下,就只认“青山派”祖先为师,所以我不能拜前辈为师,是晚辈没这福份,前辈你还是另选奇人吧。“

道长哈哈大笑道:“你已是天注定,谁也不能改变,哪怕是你师父古云龙来了,你也一样要接受这事实,你可背负着拯救苍生的责任,而矿世奇才之阴就是你最大的阻碍,你天生就注定阴阳相隔,这就是你的命运由不得你说不,至于你们两人将来的命运如何,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那前辈您所说的那个矿世奇才之阴现在何处啊?我可不可以与他见上一面”?王君正问道。

道长回道:“既然你们也是命中注定阴阳相隔,那也只能看缘分了,有缘你们自然会相见的,至于他现在身在何处,我也不知道,也无法告诉你。“

道长接着道:“你现在就拜我为师,我将把我的毕生决学全部传授于你。“

王君正忧郁了一阵,双膝跪地,“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道长哈哈大笑道:“好,好!“接着只见他双手举起与王君正掌对掌在空中旋转着,只见道长体内的真气流源源不断的输入到王君正体内,王君正脸色有些难看,满脸的汗珠,一阵后,两人终于分开了,道长口中狂吐一口吁血,接着向王君正说道:静儿,为师已将我全部的毕生所学都传授于你了,切记,在将来你遇到的麻烦会很多,你在处理事时一定要冷静,不要冲动,也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能乱杀无辜,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人心,才能做好武林至尊。一定要切…。。切…。记,最后一个字说完后,只见道长身体灰灰烟灭了,此时王君正眼泪流了出来,伤心的说道:“师傅,徒儿一定会谨记的,您一路走好。“

“君正哥哥,“此时王君正模糊中醒过来喊道:

“我在这,你醒啦?“王君正亲切的问道。

林水莲慢慢的站了起来,感觉到自己身体很沉重,没有漂浮的感觉了,刚站起来还没走几步就倒下了,王君正赶忙扶住了她,

“君正哥哥,刚才生什么事了,我好象睡了很久“林水莲小声问道。

王君正笑着回道:“没什么,你刚才只是晕过去而已。“

‘啊‘!林水莲突然叫了起来,双眼瞪着王君正。

林水莲仿佛中了邪一般两眼睁得大大的盯着王君正,王君正用双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现没反应,这时他也愣住了。

“君正哥哥,我现在是人还是鬼啊,你是不是已经帮我还阳了啊?“林水莲突然问道。

王君正一脸焦急的回道:“是啊,我将你还阳后你就晕过去了,你现在不再是那个阴魂不散的鬼魂了,你现在和我一样是凡人了。“

“太谢谢你了,我没事,只是刚才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了呼吸,一下子高兴过度,没吓倒你吧君正哥哥?“林水莲一下子抱住王君正高兴的说道。

王君正此时感到全身麻,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君正哥哥,你没事吧?“看着两眼呆的王君正林水莲亲切问到道;

“我。。我没事,现在我们回万福楼吧,王君正清醒过来说道。

林水莲犹豫了一会问道:“你就这样带我回万福楼吗?毕竟我和你的朋友们都没有正式的见过面,再说你跟你师姐说过,你现在还在睡觉,你如果就这样把我带回去,那你怎样跟你的师姐解释啊?“

王君正被林水莲这一提醒也觉得有些不妥,必须找过可以让他们信服的理由,特别是师姐询问时,一时他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

林水莲也考虑了一会儿高兴道:“有了,君正哥哥,要不我看这样吧,你先把我安顿在万福楼附近的一家客栈,到时你在找个借口把我接过去,回到万福楼就可以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比如你在街上看到我可怜就将我带回去了之类的理由向他们解释,我想马大哥和丁大哥他们会赞同你的做法的,而你师姐我就说不准了,我觉你师姐也没把你当做她的师弟一样看待,至于她把你当做什么,我想她总有一天她会亲口对你说的。“

王君正也没太在意林水莲最后说的这翻话,只说了一句“她永远是我师姐“。

随后两人高高兴兴向石柳镇方向走去。

小说《仙侠奇缘》 第十一章 热闹依旧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