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幽冥通宝

更新时间:2019-12-27 15:06:31

幽冥通宝

幽冥通宝 人面鲎 著

已完结 仉若非赵雅惠 修仙玄幻现代百合

精品小说《幽冥通宝》是人面鲎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仉若非赵雅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017年二月前后,老左突然来到渤海湾,说有件事要找我商量。我原本是打算,等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以后就去海南度个小假,从2016年开年到一七年年初,我经营的那家旧货店出了不少麻烦事,整整一年来焦头烂额,...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来了,就没有半途离开的道理,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这个所谓的仉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在心里沉了沉气,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不弄清我爸妈去了哪,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仉侗似乎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当场愣了一下。

孙传胜开口道:“我都告诉他了。”

仉侗这才冲我点了点头:“看样子,你已经打定主意了。”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接着就笑了:“性格不错,比你爷爷强多了。”

“我爷爷?”

“哦,对,你长这么大,应该还没见过他呢。可惜了,他这两天出去办事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我不禁疑惑:“可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告诉我,我爷爷已经过世了呀。”

听我这么一说,仉侗猛地皱了一下眉头,我以为他要动手打我,吓得脚后跟都哆嗦了一下。可他既不动手也不说话,只是从鼻子里闷闷地吭了口气,就朝我和孙传胜招招手,转身走向了胡同深处。

我望向孙传胜,孙传胜则悄悄做了一个口型:“不要多问。”

随着仉侗穿过了七八条小路,最后来到了一个老祠堂前,堂口正上方挂一块老木匾,上面用金漆描出了两个字:宗祠。

虽说祠堂看起来有年头了,但牌匾上的金漆却十分鲜亮,显然是不久前才重新上过彩。

快走到堂口的时候,仉侗停下身子,指着一尺多高的门槛对我说:“你可要想好了,只要一脚踏过去,你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当时的我并没有完全领会这番话的意思,只是朝祠堂里看了一眼,就见整个大堂也就是三四十平米的面积,在正对堂口的墙壁上,还开了两扇小门。

难不成,我进了这个堂口以后,仉家人就会让我守一辈子祠堂,永远不让我出来?

这种事不太可能发生吧,就算他们想把我软禁在这里,我身上带着手机,只要打电话报个警,不是一样能好好地出来?

直到不久后我才明白,仉侗所说的“出不来”,本意应是一如行当深似海,你只要进了这个行当,生是行当的人,死,也是行当的鬼。

但我眼下真的没想那么多,也没回应仉侗的话,直接抬脚跨过了门槛。

就在我一只脚踏进堂内的时候,又听到孙传胜在门外说了句:“一入堂门深似海啊,这也是命。”

直到我整个身子都越过了门槛,仉侗才一阵风似地蹿进堂口,朝着大堂中喊一嗓子:“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立刻就有人从里屋钻了出来。

外面的温度达到了天怒人怨的三十八度,堂子里不但热而且闷,温度恐怕比户外还要高一些,可从里屋钻出来的人却穿了一件厚实的唐装,说他不怕热吧,也不是,他也怕热,现在满脑门都是汗,可还是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人快速走到仉侗跟前,在仉侗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仉侗冲他摆摆手:“别扯这些没用的,大爷不在,仉家现在是我说了算。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吗?”

那人先是冲仉二爷点了点头,又侧过身子来,给了我一个笑脸:“你就是丰羽家的小子啊?”

我朝他点了点头:“我叫张若非。”

对方眉头一皱:“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张’?”

孙传胜就替我解释:“我大哥失踪以后,若非一直跟着二哥生活,随了二哥的姓。”

仉侗朝着在场的人摆摆手:“时间精贵,别闲聊了。立延,你带着仉若非去后堂,把该测的东西都测一下。”

那个被仉侗称作“立延”的人立刻拉上我的手腕,带我朝里屋那边走。

临进门的时候,他又对我说:“我叫仉立延,正好比你大一轮,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十四叔’。”

十四叔?也就是说,不算我爸,在他前面,我至少还有十二位叔伯。

我也是心里好奇,就问他:“老仉家的人丁很多吗?”

他冲我一笑:“咱们老仉家是行当里的六大世家之一,人丁旺着呢,单是你这一辈,就有一百多个人。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在同辈人里,排行应该是二十三。”

正说着,他就拉上门帘,打开了屋子里的灯。

这间里屋比外面的大堂还要开阔一些,在屋子的西北角放着一口很大的木盆,屋子中央摆着一把椅子,椅子扶手上还挂了一些刀具,在紧邻东墙的位置还有一张很大的木桌,上面摆着各式中草药,另外还摆着黄铜打造的药臼和药锅。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重的中药味。

他指了指角落里的大木盆:“先去泡个澡。”

怎么一进来就让我洗澡啊?

我很疑惑地看着他,他也不解释,只是对我说一句:“去吧,别耽搁,二爷的时间很精贵。”,然后就跑到大木桌那边捯饬草药去了。

我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昨天出了一天的汗,晚上又没洗澡,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酸臭味。

他让我洗澡,可能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比较重要,需要先净个身。

想到这,我也就没再犹豫,草草脱了衣服,就直接钻进了木盆里。

盆子里的水显然加了料,里面透着一股沁人的清香,水温也调整到了让人舒服的状态。

我把身子浸在水里,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正沿着浑身的毛孔钻入我的体内,让我身上的血液都跟着活了起来,说不出的舒服。

仉立延将一把草药扔进药臼里,用小锤一点一点地捣碎,一边还扭过头来看我。

正好我也正望着他手里的药锅出神,他这么一转头,两双眼正好对上,刚刚四目相对,他脸上就挂起了很疑惑的表情,还莫名其妙地问我:“你不困吗?”

“不困啊,不但不困,刚才一进这盆子,我就总觉得特别精神。”

“不对啊,按说,第一次泡药浴的人,都困得睁不开眼啊,你怎么越来越精神了呢。”

他一边说着,就怀抱药臼朝我这边凑了过来。

我赶紧向前倾了倾身子,用手挡住要害部位。

他顿时乐了:“给你加点料。你真是,挡什么挡,一糙老爷们,谁稀罕看你似的。”

说话间,他就翻转了药臼,将草药的碎末全都倒进水里。

那些药带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焦糊味,一经入水,这股糊味就把原有的清香气息完全掩盖了。

我被这股味道**得不行,忍不住问他:“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闻?”

仉立延搬张椅子坐在我面前,笑呵呵地对我说:“这可是好东西,仉家的一般子弟可没你这么幸运,刚进家门,所有名贵药材全都用上了。看来二爷对你很重视啊。”

说来也怪,当他将那些充斥着糊味的药渣倒入水中以后,我就感觉腹部开始发热,浑身上下好像都充满了力气。

“有些事,我得先跟你说一说啊。咱们老仉家是兵家出身,按春、夏、秋、冬四季分成了四脉,”仉立延继续对我说着:“春字脉的人能观星问月,夏字脉掌管武练行操,我就是夏字脉的人,秋字脉主管粮钱流云,冬字脉主管噬嗑保帅。你打算加入哪一脉?”

他说话,我完全听不懂啊。

仉立延也不打算向我多做解释,接着说道:“春、夏、冬三脉的手艺都是童子功,必须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练。你入门晚,春、夏两脉就不用考虑了,现在,你可以在秋字脉和冬字脉里任选一个,不过冬字脉在选人的时候条件非常严苛,你就算进了这一脉,指不定哪天也要被二爷给踢出来,所以我还是建议你选秋字脉。”

我挠了挠头:“不是……你刚才不是说,那个什么冬字脉练的是童子功吗,我入门晚,还能选这一脉吗?还有你刚才说的都是些啥,我怎么听不懂呢。”

仉立延从椅子上抽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一面又笑着对我说:“我们夏字脉是主管行操的,刚才见你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的武术功底很不错,应该是从小练功吧?”

得我点了一下头,他又喋喋不休起来:“既然二爷这么看重你,我就跟你说说冬字脉吧,所谓噬嗑保帅,就是说,冬字脉在古代的时候,主要负责保护主将和行刑。哦,噬嗑,是六十四卦里的一道卦象,你有时间可以研究一下。”

“那秋子脉呢,他们是干什么的?”

“粮钱流运嘛,就是说,负责在大军开拔之前,从各地调运辎重和粮草、军饷,所做的工作和后勤差不多。不过秋子脉那点能耐,在现代战场已经用不上了,现在他们主要掌管老仉家的各类产业,他们那一脉可是老仉家最有钱的一脉,个个都富得流油。”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动心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钱,我生活需要钱,谈恋爱需要钱,小伟上学需要钱,以后他结婚,依旧需要一大笔钱。

让我选的话,我肯定会选这一脉。

正想着这些,仉立延就拿起了我的手,用刀子在我的大拇指上划了一道,他下手极重,伤口深可入骨,疼得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可这种痛楚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两三秒钟以后,伤口先是一阵发麻,接着就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了。

我看着手上的伤口,惊得说不出话来。

仉立延也是一副惊掉下巴的表情,他盯着我的伤口,稍微愣了片刻,随后又快速伸出手,先是将手指按在我的颈部大动脉上,然后又扒开我的头发,看了看我的头皮,最后把手攥成拳头,压在了我锁骨上。

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半天,他突然转过头,对着门口就是一通惊嚎:“经络异常!这小子是天生奇脉啊,二爷,你们冬字脉有传人啦!”

小说《幽冥通宝》 第十章 天生奇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现代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