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更新时间:2020-01-14 18:05:19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澧芷兮 著

连载中 江画意宋无尘

甜宠新书《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由澧芷兮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画意宋无尘,内容主要讲述:生母死因成谜,昔日无忧无虑的娇宠贵女身怀秘辛。她冷淡、睿智、步步为营,直到某个死乞白赖的人非要娶她为妻……“堂堂的靖海小侯爷?竟这般柔弱?”看着半倚靠在自己肩上的俊逸男子,江画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娘...

精彩章节试读:

冬日寒冷,空气都仿佛能将人冻结了,墨色在厢房里找了一圈,却是没有找到江画意。

床褥早已经凉透了,想必离开有好一会儿了。

正出门去寻。

“大小姐还没有收拾好吗?”

站在厢房外等着的一行人里,四个婆子,八个小厮。

一个看起来约莫是为首的矮胖婆子忍不住问道。

清心寺在京城城郊,距离京城并不远,小姐为母守灵三年,到了回家的时候,竟只有这点阵仗,墨色蹙了蹙眉。

当初江画意的母亲是定北侯府的嫡出小姐,虽然嫁了已有正妻陆宪的大将军江仪予,但也被抬为了平妻。

算起来,江画意也是江家的嫡出大小姐。

墨色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的矮胖婆子,冷声道:“大小姐的事,也轮得到你们这些下人来置喙?”

矮胖婆子王嬷嬷是江仪予的正妻,当今皇后陆明岚的亲侄女,因受皇后和建文帝的宠爱,被封为宜安郡主的陆宪的亲信。

因在陆宪处得宠,因此在将军府也算是地位高崇,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斥责过她。

若对方是江画意,倒能忍了这口气。

但只是江画意身边的一个小小的丫鬟,又在这么多人面前,王嬷嬷的脸瞬间就拉了下去。

“身为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墨色姑娘出言之前理应三思而行,你我身份不过都是下人,姑娘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何况我是奉了将军和夫人的命令来清心寺接大小姐,若是出了差错,你我都担待不起。”

王嬷嬷毕竟是陆宪的心腹,虽然被墨色气到了,说起话来也依然是滴水不漏,甚至摆出了将军和夫人的名号。

墨色一向沉稳持重,此番也是因为着急江画意突然不见,又因江家对江画意的不重视而生气,才让王嬷嬷抓住了话柄。

心里不由责怪自己,如今宋玫虞早已离世,宜安郡主又向来不喜江画意。

大将军一向不管内宅之事,今日的一切安排,想来都是宜安郡主的手笔。

大小姐回了江家,今后的日子可以说是举步维艰,自己说错了话,若为她招来不好的影响如何是好。

“嬷嬷是该担待不起,外人若知你奉命来接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回府,便只有这些人,这般安排,就不怕累及母亲声誉,说她薄待于我?”

只听得一道微凉的声音传入耳畔,众人回头,只见一个女子和一个穿着袈裟的僧人并行着走了过来。

女子蛾眉如雾,眼亮若星,面若桃花含笑,此时唇角微勾,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观之可亲,但目光中的锐利寒光却是让接住她视线的几人都忍不住一憷。

“姑娘,你来了。”

墨色一看见江画意,心里的紧张就立刻慢慢消散。

江画意身上总是有这样的力量,能够让人平静安和下来。

“嗯,在清心寺三年,多亏有住持的关照,离去再是匆忙,也当与住持说一声。让诸位久侯,倒是我的不是了。”

江画意对着墨色笑了笑,算是安抚,然后转向送行而出的住持。

清心寺的住持慈安大师面容慈祥,整个人气度宽顺平和,见江画意坚持行了半礼,笑着点了点头离去。

江画意此番话是在向墨色解释,也是在向王嬷嬷一行人解释。

一身素净的白衣,外披一件白狐狸毛的大氅,明明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姑娘,整个人的气场却莫名强大。

王嬷嬷口称不敢,心里不由得一紧,江画意年龄不大,身上这般气场,便是与宜安郡主相比,也不遑多让。

刚刚那番话,更是说得滴水不漏,又暗藏锋芒。

明明知道此番行程是宜安郡主的安排,她却偏偏只提了自己安排不周,若是自己不接下这顶帽子,便扣在了宜安郡主头上。

这清心寺的三年,当真能如此改变一个人?

王嬷嬷不由得又朝江画意看了几眼。犹记得当初宋玫虞之死,这位可是不依不饶把将军府闹了个天翻地覆,还惹怒了大将军。

虽然闹成那样,最后也只是来清心寺为生母守灵三年,就什么罪责也没有了。

“怎么,莫非我脸上有什么花儿不成,这般盯着?嬷嬷平日里在母亲那儿,也是这般大胆吗?”

江画意眼眸淡淡地看了王嬷嬷一眼,却是把王嬷嬷吓得一个激灵。

她本是宜安郡主的奶娘,宜安郡主嫁到将军府后,便跟着一起到了将军府。

对于自己的奶娘,宜安郡主十分尊敬和喜爱,一向在下人面前给足了脸面,连大将军也会给几分薄面。

可江画意对她并不会格外优待。

相反,若真闹到大将军处……

王嬷嬷忙垂下了视线,道:“老奴许久未见大小姐,大小姐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比三年前更加美貌动人了,老奴一时看直了眼,还请大小姐宽恕老奴无礼。”

王嬷嬷脸上强装出了一脸惶恐和恭敬,暗暗咬牙,本来是想灭一灭这丫头威风来的,如今江画意半点没受影响,她自己的威风倒是当着其他下人的面都给灭没了。

一时什么心思都熄了,只想快些把人接回去好交差。

先伏低做小,回去再做打算。

谁知江画意轻笑了一声,随即才道:“我在清心寺为母亲守灵祈福,斋祀三年,嬷嬷说我更加美貌动人了?”

说到最后,面色已冷了下来。

墨色惯会看眼色,江画意话音刚落,一个眼刀就扫了过去,目光中竟也隐隐有了一分气势。

“人人都知我们姑娘在为夫人守灵,便是折寿为夫人祈福也心甘情愿,这般污蔑我家姑娘,是安的什么心?!”

王嬷嬷心头一惊,才反应过来自己随口一句竟拍到了马腿上!

小说《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第一章 安的什么心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