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蜀镶迷

更新时间:2020-02-12 15:47:23

蜀镶迷

蜀镶迷 偶读哦 著

连载中 李斛玲姐

主角是李斛玲姐的书名叫《蜀镶迷》,它的作者是偶读哦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四川龙门一代,有一个神秘的家族,他们天身拥有敏捷思维和高超分析能力,却因一场变故,消失得无影无踪。主人公李斛因发现羊皮卷而陷入一个精心设计的局里,九死一生。在即将解开各种谜团时后,又会发现自己面对的...

精彩章节试读:

小时候的事情,李姓人没落后,各自散去,可我被留在的村里,爷爷说我不能出去,至于为什么却一直没跟我说过,就吓唬我说外面有吃小孩的坏人,把我吓得够呛。

至从父母出去后,爷爷一手把我带大,也没教我什么文化知识,就只教一些农活。

我叫李斛,这名字是爷爷给我取的,我不会写,爷爷就拿起木棍在麦子地里比划起来,我有样学样,直到十岁时候也只会写这俩字。

爷爷也没告诉我为什么,他却一直强调说“斛啊,你一定要把我教你的学好,这些技能以后能够成为你保命的东西”

可小孩的天真烂漫怎么会把这些话当回事。我们院子有个小草房,在院子角落,说来也奇怪,这里爷爷从不让我涉足,说是里面是屯粪的地方。

小孩有着无穷的好奇心,直到那一天我在小草屋发现了一点东西。

夏季的炎热让我闷燥,我刚想拖着鞋下河去洗洗澡,半路被爷爷发现给逮了回来让我去院落里罚站。

脑袋顶着火红的太阳让我实在忍受不了,转身看向小草屋,小草屋因为是屯牲畜粮食地方,于是爷爷把草屋顶用干草压得很厚,正好是一块歇凉的好去处。

我转身看了看四周,爷爷不在,那我就?不行,爷爷不准我去,要是被知道了肯定要被骂的,不去?顶着太阳谁受得了?

就这样在原地纠结的我咬了咬牙一口气冲进草屋,草屋凉得出奇,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我很舒坦转身躺在一堆谷草旁边,身上的汗水渐渐浸湿谷草。

等慢慢静下来,我突然觉得很奇怪,这次爷爷的神情有些奇怪,到不是生气,而是面无表情,一点生气感觉也没有,好像没了神智一般,倒也是我可能把他惹火了才会这样。

想着这些我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突然感觉**地方一阵疼,我翻起身来才发现我身下压了一个东西,我把上面的谷草拨开,露出一个有些泛黄的纸筒,谁在这里如厕随手扔的?

我刚想扔掉,突然发现纸筒一角有褶皱,我一看有玄机,马上顺着褶皱理出来,一张a4纸大小的羊皮卷展现在我眼前。

羊皮卷看起来很有一些年生,上面有一些文字和一副图,图左上角有个金色圆圈,因为年代久远,颜色有些褪去,但一看就是金色圆形,周围还有金色颜料点缀光环,这圆圈在图上发光?这是太阳?

一旁有个人站在“太阳”下面,这个人穿着华丽服饰,头顶一顶帽子,帽子前还有几个链珠垂落下来。

身旁还有几个小字,有些褪色,但还能依稀辨别出,可惜当时我除了认自己名字什么也不会,图下面还有几个身穿铠甲的士兵,铠甲很奇怪,有着各种花纹画在上面。而穿着铠甲的士兵以一种非常奇怪的站姿立在地上。

中间隔着一条河,河这边全是怪物,与其说是怪物,倒不如说是半人身的蛇怪,他们中间还有首领,是个女性头上插着九个金钗,一手叉着腰一手拖着一个黑色小方体,看不出是什么。

两边看起来都非常诡异,穿着铠甲这边,这些人极度扭曲着身体,四肢向四周延伸,因为人物画的很小,有些没有手臂,有些没有脚,还有些腿部或者手臂被挖去一大块肉,伤口处还在滴血,说是滴血,其实染的红色颜料。

最诡异的是,这些人根本就没脑袋,或者说头盔里根本就没有头颅。

我注意了一下,一共有六副铠甲,而每一副铠甲上都有奇异花纹,也许不是花纹,而是铠甲上独有的标记,以年幼的我知识水平根本看不出是什么。

整副铠甲没有任何支撑点,凭着奇怪的鞋尖立在地上,整个铠甲就如同一副副空空如也的躯壳。

而蛇身怪这边,我数了一下,一共有九只,九只?中间女蛇身的头钗刚好也九个,这有什么联系吗。

两边阵仗很大,看得出来他们准备交锋,而这蛇身首领一旁也有小字,正当对这服羊皮卷感到奇怪,突然爷爷在外面叫着我名字,我立马反应过来,忙把皮卷插在裤裆里,立马跑了出去。

自从发现羊皮卷后,爷爷突然变了个人,不仅教我写字还让我了看书,还买各种传统文化典籍拿给我看,小时候在接触新知识后,起了莫大兴趣,于是苦读书籍。

家里也买了个彩电,在现代社会里没见过彩电的家庭基本没有吧,我看着电视里精彩纷呈的画面,感叹着原来外面世界如此多姿多彩。

在有了电视以后,我的三观瞬间被拉入了现代,而爷爷似乎对我这种状态非常满意。

可好景不长,它的到来彻底把我拉入诡秘深渊。

那天下着小雨,阴雨绵绵的天气让我心情有些低沉,前段时间的羊皮卷到底画的什么,我努力回想起那羊皮卷画面,诡异的铠甲和吓人怪物。

想着这些我想再看看羊皮卷,想着把旧木床翻开,因为爷爷做的木床只是有四块木板订在一起,再取一块木板放在上面,也就是说床下面是空的,没有装横条,说来也怪,只从发现皮卷那天,爷爷就一改以往,不仅给我买了新床还把我房间装潢了一下。

这其实让我很惊奇,爷爷从小便对我严加管教,别说装修,就连玩具他都不曾给我买过,那天以后,爷爷从来没打过骂过我,到是对我爱护有加,一切事情都顺着我来,这其实不像是爷爷对孙子疼爱,倒是像在对我忌惮什么。

想到这里我连忙的甩了甩脑袋,在床下缝隙中,把羊皮卷一点点拖出来,我之所以把它藏起来是因为怕爷爷知道,问起这哪儿来的,难道我说趁他不注意跑进草屋发现的?

幸好我机灵知道藏在木板与木板夹缝处,夹缝不大却刚好能塞进皮卷,这不是最安全藏地吗?我得意之余,慢慢摊开皮卷,上一次诡异图画再一次呈现我眼前,这一次因为爷爷教了我文化知识,我便仔细研究起来。

断手断腿的人穿着奇异的铠甲,给人一种非常诡异感觉,到也说不上来什么,这时我注意到了两边首领旁的小字,因为学会了认字,我便认了起来。

我仔细看了一会儿,这才发觉我这是想一口吃胖子了。

现在汉字都认得不多的情况,我居然还想去研究金文,这无疑吃了闭门羹,这字读什么呢?爷爷没教过啊。

以我现在认知完全不知道这是谁,也不知道这幅画表达的含义,要不,找爷爷看看?

算了吧,他会骂我的,想着这里我把羊皮卷了起来慢慢塞进缝隙,突然门口传来爷爷声音,“来,进来坐,这乡下不比城里,没有那么好的条件”

“哪儿的话,您肯愿意帮助我们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说话是个女人,估摸着四十多来岁的样子,谈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里屋。

这时我才看见那一行人有三个人,除开刚刚那女的,还有一男一女,岁数也不大,二十出头,都穿着军靴和工装,背后背着一个大旅行包,哪个地方工人?

倒也不像,女青年的疏着短发眼神黯淡无色,那年轻男青年倒是环顾四周,东张西望,仿佛在寻找什么。

看着爷爷带这他们走进里屋,爷爷顺手从桌子抽出两张木凳,俩小年轻放下背后大包,一**坐了下去,带头年龄大的女人呆呆得站在原地。

爷爷一看连忙把角落木椅搬了过来,笑脸赔罪得搬到女人面前,女人也笑了笑坐了下去。

因为里屋爷爷从不拿来接客,其实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什么客人,平常偶尔有些小年轻喜欢探险的来一来,呆一两天便走了。

里屋陈列很陈旧,听爷爷说很有些年生,也不知道是这里面古董太多还是另有原因。

爷爷说过,这里不能让外人踏进一步,可今天爷爷不仅让外人进来还让他们坐在几张有些年生的凳子上,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对于爷爷的种种异常我产生了非常不舒服的感觉,给我的感觉是面前这个和颜悦色的老头,不像是平时严厉的爷爷。

小说《蜀镶迷》 第四章. 羊皮卷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