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傲娇夫君很妖孽

更新时间:2020-05-20 10:46:43

傲娇夫君很妖孽

傲娇夫君很妖孽 薛不是 著

已完结 唐薛湳墨北

主角叫唐薛湳墨北的小说叫《傲娇夫君很妖孽》,是作者薛不是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烫伤皮瓣移植,天花疤痕修复,提升面部褶皱拉皮缝合,削骨缩颚换脸术。各类整容手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双眼皮埋线,丰唇,垫鼻只能作为入门级套餐赠送!“你是装的,你是谁?”“你又是谁?”霸道傲娇的天机阁阁...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个县城,居然一家客栈都没有,太阳已经落山,唐薛湳看着自己拖着的长长影子,在市集门口找了个小角落蹲了下来。

“或许古代也是治安良好,这么个穷地方也没抢劫的呢。”带着丝侥幸,唐薛湳把背上的重袋子放下,抱着膝盖,静静等天亮。

俗话说,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就在唐薛湳饿着肚子数到第两百零三只羊的时候,市集门口一排长长的人影有序的拖曳着,蹲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悄声说些什么。

这个古代人说话都带有方言和口音,尤其这些大汉,唐薛湳竖起耳朵也实在听不清他们在商量什么,本能的觉得一个弱女子在黑夜里独自躲在一群男人们的旁边非常的不安全。努力把自己缩进角落的阴影中。

若是自己会吃鸡中的变动物该多好,再努力缩小身体也还是被一边巡视的一个大汉发现。唐薛湳恐惧的眼神中倒映出这位巡视大汉一愣一惊的表情。

“我……我路过。”唐薛湳悄声说,正考虑自己是现在拔腿就跑好,还是默默继续缩的更小一点好。但前者似乎行不通,因为里里外外十几个大汉已经团团把她,这位不速之客,围得水泄不通。

不会要……吧。唐薛湳心中冒出无数看过的电视剧的狗血剧情,以及女主的悲惨遭遇,自己会不会是史上穿越的最霉女主。

为首的大汉上下打量了唐薛湳一番,唐薛湳暗自祈祷自己瘦弱干瘪又没料的身体引不起他们的注意。“是个女人,带回去!”

什么!是个女的就带回去!这古代人也太饥不择食,能对自己这未成年模样下手的都是变态好么。

“不知道她听到多少,是个隐患。”

这句唐薛湳听懂了,“没,我外乡人,听不懂你们口音。”挣扎着用最最标准的普通话解释,似乎并没人相信。“我的粮食袋子!”挣扎的最后一刻,抢过地上的婆婆嘱咐交换的粮食袋子,被人提着后脖领子带走。

原本古代的黑夜就伸手不见五指,自己还被蒙着眼睛,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

不过唐薛湳感觉这些强盗似乎密谋的是一件大事,和一般的小混混不一样。似乎自己被大头冲下驼在一匹马上,就好像自己的粮食袋子完好的驼在自己背上,如果不是脑袋倒充血和颠到想吐,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次斯文的打劫。

一路上静悄悄的,更是让唐薛湳感觉到这些劫匪的不一般,训练有序,目的明确,正猜着劫匪身份时,自己身体被狠狠扔下,摸了摸旁边,似乎是一间柴房。

嘎吱一声门被锁上的声音。

自己是被关起来了?

另外一边。

男子从下午开始一直装着傻子也是很累的,晚上喘了几口气躲进卧室里。

那个女人去县城至于到现在都没回来么,天黑成这样就算回来路也不好走。可恶,肯定是没有吃上鸡汤才想着她回来赶紧炖鸡做饭。红烧肉一点都不好吃。

“难道逃了!”

电光火石的一个念头闪过,男子瞬间清醒,不过在穷乡僻壤的乡下,有媳妇逃走也是不足为奇,何况嫁的人是一个丑八怪傻子。

男子起身看着没有月色的夜空有些烦躁的想着。

不一会儿铁蛋家的大门打开,男子披着衣服施展轻功夺门而出。

唐薛湳蹲在柴房里,用粗糙的柴火磨着身后绑手的绳子,好在不是太紧,挣扎了几番终于脱出来,一把扯掉眼上的黑布和嘴里的破布。

大声呼吸着带有仓库味道的空气,唐薛湳在黑得不见五指的柴房里摸索着,突然猛地被绊倒。悻悻反身摸着什么东西绊倒自己,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是一个温热的……躯体。

还热着?这是唐薛湳第一个反应。莫非是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软软的,热热的。唐薛湳不敢再往上摸。漆黑的柴房,不知是哪的荒郊野岭,这帮土匪杀死一个人也不足为奇。那么这间柴房应该是专门关俘虏的么,这人是饿死的还是被砍头杀死的,死相会不会很凶残。

唐薛湳背后冷飕飕,赶紧蹲着原地往后退试图贴住柴房的木板来获取安全感。

若一直没人来救自己,是不是就和这个人一样,下场就是饿死。

不行,一定要逃出去,就趁现在!

唐薛湳鼓起勇气,黑暗中站起,准备大步的往门方向试图打开柴房门。径直撞上一具坚硬的躯体。

“啊啊!”还没喊出声就一只大手堵住了嘴。

“禁声。”一个极轻的声音。

唐薛湳立刻安静下来,这个人没死,他也在设法逃跑。示意自己不会再发声。

唐薛湳慢慢移到门框,试图掰开固定门的插销。

黑暗中,感觉那个温热的同伴没有再发生任何动静。

好在插销并没有反锁,正在要推开门的瞬间。唐薛湳感到同一只大手飞快的再次捂住嘴并且给自己强行吞下了一颗药丸。

极轻的声音靠近耳朵,贴得很近,像在耳语:“出门后把这带给县城市集清晨第一家开业的屠夫。”顿了顿,充满魅惑的语气,“找到他才有解药,不然,等死。”塞了一个香囊进唐薛湳手里,转瞬就把她推了出去。

唐薛湳刚一个趔趄,就被一只大麻袋再次套住提起,再见天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夜深人静的市集角落。

茫然的看向跑走的黑衣人,若不是手里多了只香囊和喉咙口腥气十足的药味,还以为自己午夜梦回见了趟周公。

所以,自己是被当成传信使了吗。还是秘密地下党的传信官?

推走唐薛湳的柴房中。

“大人,这乡下女靠得住么?”

一阵慵懒的声音:“没其他办法,天机阁已经盯死我们。”

“是了大人,刚刚兄弟们在市集埋伏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轻功深不可测的神秘人在附近徘徊,似乎在找人。恐怕兄弟们行踪已经暴露。”

“无妨。陪他玩玩。”

唐薛湳并不知道自己一个随意临时的打算造成了一个完美的误会。

小说《傲娇夫君很妖孽》 第6章 神秘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