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暗网追凶

更新时间:2020-05-24 09:19:04

暗网追凶

暗网追凶 佚名 著

已完结 白凡穆然

小说主角是白凡穆然的小说叫《暗网追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暗网有多可怕?其实你也曾游离在它边缘……你听说过暗网吗?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不同人群,得到了几乎全部是肯定的回答,我意识到,这或许是暗网第一次如此广泛的被全社会认知,即便是年过五旬中老年人,在面对这个问...

精彩章节试读:

出机场的时候,林妄一直在吐槽,这是什么家庭,想去骑马就去想,这要想去玩一下,还不直接飞岛国去了?

一旁的保镖顿时笑着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以他们老板的财富,想要做什么,马上就能做,不过,他们老板可没有这个嗜好。「^追^书^帮^首~发」

我白了林妄一眼,让他给我适当闭嘴,别特么给我丢人。

不过后者似乎并没有接到我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上了机场门口那辆奔驰商务车。

我们在哈尔滨待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我们所有的衣食住行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可以这么说,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我穿遍了世界上我所认为的大牌,甚至晚上还有那种服务,叫来的都是顶级名模,当然,我们并没有接受。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雇主让管家告诉我们,他已经回江林了,并让管家为我们准备了两张回江林的机票。

我这才知道,雇主叫我们来的用意,他只是想要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办了他所交代的事情,他是不会亏待我们的。

2009年七月五日。

我们下了飞机就被一辆宾利接到了江林市内的某个高档小区内,也如约的见到了雇主。

说实话,他和我想象中的还是有些差别的,我想象中的他,腰缠万贯,最起码是个中年男子,可此时,坐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着怎么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也跟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鼻梁上的那一副黑框眼镜,让我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跟林妄长得那么像?

更难得的是,他见我和林妄的时候,脸上始终都夹带着微笑。

“很抱歉,把你们叫到哈尔滨,我人却不在,在这里先给你们道个歉。”说话间,雇主从一旁抽出两支香烟递给了我们,我看了一眼,这烟是内供烟,看来这雇主的势力,应该远不止于商界。

我笑了笑,连忙摆手,说我们两人都不抽烟。

“不抽烟好,现在不抽烟的年轻人可少了呢。”雇主将手上的那两根香烟塞回了烟盒内,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将让一旁的保镖,将烟盒拿走了。

是的,他也不抽烟,很难想象一个拥有那么多企业的老板,居然烟酒不沾……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提道:“您把我们找来,还这么招待我们,说实话,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了,不过,言归正传,您最好把要交代给我们的任务说明一下,如果可以,我们今天就可以把合同签了。”

听到这里,雇主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让我不要着急,他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绝对也不会做亏本买卖,当然,也不会让我们亏了本。

“其实,这一次找你们过来,的确是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帮忙,我找了很多私家侦探,经过删选,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你,这活,很简单,但着实,会委屈了二位。”

听他这话,我就猜到这一趟活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紧接着,雇主笑着看了一眼林妄,我连忙告诉他,林妄是我的徒弟,非常可靠,有话就说吧。

“不好意思,恕我冒犯了,这件事情,我只想跟您说。”雇主看着我,轻声的说道。

其实我也能理解,像他这样家大业大的人,哪怕是一件小事,也能被那些媒体扩大,所以保密性质非常严谨。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妄,后者想说什么,但被我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最后还是撇了撇嘴,转身就走出了我们身后的房门。

“白凡……在警校的时候,你身手不错,蝉联三届警杯散打赛的冠军,而且以你各项的测验状况来说,反侦察能力,体能,心理评估都是非常优秀的,所以……”

雇主说道这里,缓缓地停顿了一下。

“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太太,当一段时间的保镖。”

从雇主家出来之后,林妄一直在我身边像个苍蝇一样的问我雇主到底给了我什么任务,难道就是当保镖这么简单么。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凭借他的资产,别说保镖,就算是国外的雇佣兵都能请上一打,只是,的确,这件事情,是真的有点猫腻。

雇主家里是做媒产生意起家的,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三代了,所以,才刚二十出头就那么有钱,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的,从十八岁开始,雇主就开始打理起了家族生意,他在的这一段时间,家族内的各项企业都风生水起。

尤其是近几年,房价疯狂飙升,在几项公司决策时,他都展现了他这个年龄层次少有的决策,所以,他的钱,可能够他子孙极度奢靡挥霍十辈子的了。

都说钱可以买到所有,却单单买不到一个人的忠诚。

雇主的公司财务现在都归他太太协管,在最近一次查账时,雇主发现,他们旗下的一间分公司竟出现了财务危机,他怀疑,是其太太中饱私囊。

而且,还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他甚至觉得,他太太在无时无刻不想要害死他,独吞家产。

从前年开始,雇主就曾几次三番的面临生命危险。

第一次是在一次参加晚宴回来的路上,雇主的车被偷了,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说是雇主的车在盘山公路上坠崖了,偷车贼和那辆豪车一同坠入深渊。

至这件事情之后,雇主就给自己加派了保镖。

还有一次,雇主和其太太去海南游船,雇主不慎跌入大海,在跌入之前,他明显感觉有人在身后推了他一下,而当时,和雇主一同在船上的,就只有一名掌舵手和他的太太。

最严重的一次,雇主正在家中喝茶,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子弹从雇主的额头穿插而过,两侧的墙壁上更是留下了弹眼。

尽管这些事雇主都报了警,可到现在为止,警方都不曾破案。

很显然,的确是有人要谋杀雇主,但至于这个人是不是他的太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能说,有很大概率是她。

雇主说,他的仇家太多了,他相信不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他最亲的人。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了一阵孤独感,是啊,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能相信,就算身死,他也还是一个人。

说了这么多,其实雇主的目的很简单,希望我查出他太太要谋害他的证据。

因为在这两个月内,雇主要跟律师商榷立遗嘱的事情,如果我能找到他太太谋害他的证据,或许属于他太太的那一份,他可以直接投给慈善机构。

他觉得我有伸手,最主要的是,我在警校的时候能够帮助警方破那么多案子,所以,他就在张警官的提议下,找到了我。。

听到张警官这个名字,我顿时感受到了身后吹来了一阵冷风,这个张警官不是别人,而是我这辈子,最不想提及的人,在我眼里,他就是恶魔,但我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我的师父。

在我们交谈尾声,他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银色的手提箱,随着啪嗒一声,箱子被打开,一叠又一叠崭新的毛爷爷,顿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告诉我,这三十万,算是给我的劳务费,只要找到了他太太谋害他的证据,再给我三倍。

看到这些钱,我还能说什么?连忙关上了这银色箱子,拿笔就签下了我和雇主的合同。

2009年7月18日

一早,我就穿着雇主给我准备的名牌西服和那辆宾利车早早地等候在了雇主家楼下,可我左等右等,却愣是没有人下楼。

我心想会不会是雇主的太太赖床了,这个点还在睡觉?

可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雇主说,他太太有晨跑的习惯,所以,他太太应该不会赖床。

可能是因为那些暗杀事件,雇主告诉我,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太太了,这所谓的家,他也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回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应该会和雇主的太太单独相处,在此期间,他太太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我都得如实上报给雇主。

想到这里,我连忙上楼,敲响了雇主太太的房门,可我这刚上楼,却发现雇主家的大门是敞开的,再低头一看,一排被拖拽而留下的红色血液,更是从楼梯口,连接到了这一层唯一的大门内。

我咬了咬唇,拿起手机就拍摄了一组照片,随后壮着胆子,直接就走到了雇主家的门口。

却意外的发现,雇主家的大门,竟是敞开着的。

小说《暗网追凶》 第六章 委托变悲剧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