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上邪,不问归期

更新时间:2020-06-04 16:10:33

上邪,不问归期

上邪,不问归期 春雷炮 著

已完结 楚风轻君北夜

主角叫楚风轻君北夜的书名叫《上邪,不问归期》,是作者春雷炮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曾许诺一生一世,却因一场背叛,将情深赠与她人。而她,承受着痛彻心扉的痛苦。女儿将死,她亲眼看着孩子被他抢走,取走了心脏!那一刻她疯了,匕首刺入血肉,在他面前死去。“君北夜,曾经有个人告诉我,生同衾死...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属下急切的通报,君北夜再也顾不上伤痕累累的楚风轻母女,迅速转身。

楚风轻看到他的背影,心死如灰。

无论她怎么解释,他心里面占据第一位的人,永远都是云妙心。

“铃铛,你爹他去给你准备礼物了,我们先走吧!”

“好。”

怀里的铃铛虚弱应声,楚风轻抬手擦了一把泪,头也不回转身走了。

……

云心阁。

云妙心看到从门外疾步进来的君北夜,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

“北夜,我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怎么回事!”君北夜坐在床头,一记冰冷的眼刀就扫向了一旁的太医。

太医低着头,小心翼翼按照刚刚云妙心的交代说道:

“王爷,侧妃她动了胎气,再加上之前为你取药落下的旧疾,尝百草后的毒发,气血横冲体内……”

“治不好,本王要你的命!”

君北夜厉声一斥,满脸不耐。

太医连忙跪地,惶恐不安。

“王爷,治是可以,但臣还缺一味药引……”

“说!”

君北夜已不容他废话。

“因侧妃娘娘是女子,积累多样的毒素,要想保命,必要以毒攻毒。而这药引,需是女童的心脏……”

想到女童被活活挖心的场面,太医心下不忍。

可是脑海中更深刻的,是刚刚那把锋利的匕首抵上他的脖颈。

他被强行喂了一颗毒药!

“王爷,如果不是楚风轻伤我,我不可能触动胎气,引发这些病症。楚风轻的女儿反正也是将死之人,她不是说答应我一个条件吗?不如就用她来做药引,王爷……求求你救救我们那未曾出世的孩儿,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亲生骨肉”这几个字触动着君北夜的心,云妙心嘶哑的哀求着他,泪眼婆娑。

他心下一动,想到这四年来都是云妙心陪着。

若不是她替他尝百草,试药,他早死了。

如今,她出事了,他怎能不救?

君北夜拂去她眼角的泪水,“妙心,本王答应过你,会好好护着你与孩子。”

话落,君北夜起身离开。

看着君北夜离去的身影,云妙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楚风轻,谁让你回来的?

这次,你活该!

……

楚风轻刚刚抱着铃铛回了客栈,正要收拾东西,想要打发小梦离开。

毕竟,铃铛一死,她再也没有念想活于人世。

小梦正哀求她的时候,君北夜却推门而入——

看到他,楚风轻十分意外。

要知道,他对她厌恶到极点,怎么可能会过来?

“你来做什么?”

楚风轻抿唇,声音微冷。

“你这是要去哪。”君北夜走过来,瞥见了桌上已经收拾好的包袱,顿时就沉了脸。

她当自己是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铃铛已经见了你最后一面,君北夜,你不信我,难不成我还继续留在你身边?”

说着,楚风轻低低苦笑。

君北夜一噎。

这时候,门外却传来一声哀叹:“我说风轻小娘子,你可让我好找啊。”

两人视线被吸引,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嘴上叼着一根草,依靠在门边。

君北夜脸色瞬间难看起来,而白衣男子继续说道:“我说呢你怎么不接受我,原来你在长安有相好呀!”

“白尘!”

楚风轻低声一呵,脸色严肃冷漠。

“铃铛在睡觉,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你这样没意思!”

“我觉得有意思就行,我当你只是在怄气,气完了就跟我走,可别让我将你打晕给抗走。”

白尘自顾自说着,人已经走了进来。

楚风轻瞬间无语。

君北夜一直认为她不忠,如今白尘还要往虎口上撞,这不是在找死吗?

“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

君北夜满脸戾气,沉沉的扫了一眼楚风轻。

“楚风轻,他是谁!”

白尘挑衅的笑了笑,“我是她的夫君,你这么生气,难不成是我娘子以前的老相好?”

娘子?

君北夜心口的怒火蹭蹭上涨。

她居然还好意思说,从来都没有和他人有染。

居然还说,这个小怪物是他的孩子?

好,很好!

君北夜一步上前,一把将沉睡中的铃铛抓在了怀中。

“楚风轻,本王这就带这个孩子去滴血验亲!”

听到滴血验亲四个字,楚风轻一怔。

他终于相信她了吗?

她当然要跟过去,这事关她的清白。

而且她更怕,君北夜一怒之下,会杀了铃铛。

白尘要跟她一起,却被楚风轻厉呵——

“他已经误会了,你别再跟着我!”

“这是凝心珠,可为铃铛续命十日,你的事我已知晓,楚风轻,我就在这里等你来找我!”

话落,白尘将一颗雪白色的珠子塞到了她的手里。

楚风轻愣了一下,而后没有多想,迅速朝君北夜追去……

……

但最后,她被拦在了王府门外。

侍卫挡在她的面前,给她形成了一道铜墙铁壁,她根本闯不进去。

“你们让开,我要见君北夜,他抱走了我的孩子!”

“放肆,八王的名讳岂是你这种人能直唤的?”

这时,一道漠然不屑的女声传来——

“放她进来吧,她是侧妃娘娘的贵客。”

侍卫们认得,这是云妙心的贴身婢女,水月。

很快,他们便让开路。

楚风轻迅速进了八王府,开始找人。

可是……

书房不见君北夜的身影,他的房间也没有人。

最后,她直接找去了云心阁。

只见,君北夜正负手而立。

楚风轻冲到他的面前,焦急万分。

“铃铛她人呢?”

“死了。”

君北夜薄唇一冷,这个孩子,本就是将死之人。

“你胡说,把孩子还给我!”

楚风轻紧紧咬着牙关,一把抓住了君北夜的衣领,目眦尽裂地的瞪着他。

可是,君北夜的话却无情到极点——

“你不是说她活不过今日吗,我已让人取了她的心脏……”

取走心脏!

楚风轻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什么!

“君北夜,你还是不是人!铃铛她可是你的女儿,你个魔鬼!”

吼完,楚风轻如疯子般,要冲进云心阁。

在这一刻,她似乎听到了铃铛的哭声……

“哐——”

楚风轻用尽全力,撞开云心阁的门。

只见女儿正躺在云妙心的软塌上,衣襟敞开,胸口上破了一个红色的血色窟窿。

而一旁的侍卫,手中端着一个盘子。

盘子上,是一颗鲜红,正在跳动的心脏……

小说《上邪,不问归期》 第8章 取走孩子的心脏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