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天师府修行

更新时间:2020-06-16 11:23:46

天师府修行

天师府修行 王者鉴明 著

连载中 赵凡林芊芊

小说主角是赵凡林芊芊的小说是《天师府修行》,它的作者是王者鉴明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公输册》造化之术,一脉相传。一代天师踏入凡尘,搅动万里风云!...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测字观痣

“升龙府的保安怎么看门的,竟放进了一个乞丐?”王叔抱怨了句,本想将赵凡直接喊醒赶跑的,此刻他却注意到林芊芊的异样,就疑惑的问:“芊芊,你认识他?”

林芊芊捏紧拳头,“这个无赖缠着我一天了,甩也甩不掉。”

话音落下,她就火大的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着赵凡就砸了过去。

熟睡中的赵凡即将被砸到脑袋时,他连眼睛都未睁开,闪电般的抬起手,精准的将石头攥在了掌心。

接着,赵凡缓缓的张开双目,“枉我真心待你,想谋杀亲夫啊?”

“不要乱说!”林芊芊气不打一处来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还有,我放学时你在睡觉,竟然比开车还快先到一步,鬼啊你!”

“肾好,跑的快,还补了一小觉呢。”赵凡坐起身,笑道:“而地址,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你……”林芊芊被呛的不行。

这时,虎背熊腰的王叔来到赵凡身前,撸开袖子说道:“算出来的?小子,要不算下我姓什么?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我脾气不好,劝你别在这招摇撞骗缠着芊芊了,识相的话就从我眼前消失。”

赵凡拿指尖掏了掏耳朵,“算你的姓氏?简单的如同吃饭喝水。”

“呵,那你快算,牛逼谁不会吹?若是对了,我现在把话撂这儿,绝不拦你。”王叔眯起眼睛,眼中浮现起一丝冰冷的杀气,他几乎是看着林芊芊长大的,如亲生女儿般看待,涉及到她的事情上,容不得半粒沙子。

“成。”

赵凡将手中的石头抛给王叔,便道:“在地上写一个字,随便什么都行。”

“不是直接算啊?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王叔冷笑了下,就拿石头蹲在地上,他望了眼院门,心中一动,便写了个“门”。

赵凡盯着地上的“门”字,过了数秒,说道:“阁下可是姓王?”

“啊?”王叔讶然,随即不屑的道:“敢讲解一下么?毕竟王是天下第一大姓,兴许是你懵的也说不定。”

“依你就是。”赵凡的声音掷地有响,说:“‘门’,上一横,下一横,中间一短闩,竖又有一道缝隙,正是‘王’字。”

“说的确实有道理啊。”王叔琢磨了下,点头。

“等下,我觉得……”林芊芊指着院门道:“门字,两侧还各有一竖边呢,为什么不是田呢?”

王叔附和的说:“对对,还是芊芊丫头聪明,为什么我不姓田而是王?”

“真想听?”赵凡眨着眼睛看向对方。

王叔道:“有话直说。”

“那就别怪我揭你家老底了。阁下的祖上姓田,但是之后逃荒时就改姓为王了,那时起,家道便兴旺了起来。”赵凡打了个哈欠。

林芊芊笑了,这无赖信口开河都不带脸红的。

然而,一旁的王叔却僵在了原地,因为,他家祖上确实姓田,也逃过一次荒,自此家道兴盛了许多年,但如今王家只剩下他一个,这事连林父都不清楚,这个乞丐模样的青年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真是凭着自己一时兴起写的字,算到的?

“大,大师。”王叔低下头颅,他咽着口水说:“我被眼睛看到的迷了心,若有冒犯之处,请您谅解。”

林芊芊怔怔的晃着王叔胳膊,“王叔,竟然连你也这样?一口一个大师……他说的是真的吗?”

王叔轻轻点头,显得小心翼翼。

“无赖,你怎么算的?”林芊芊哑然失色,这未免也太邪乎了。

“这原本是忌讳,但说给自家人听听却无妨。”

赵凡笑了笑,便详解道:“门本为田,不过,两侧挨着墙,就相当于被定死了。另外,他的脖子动脉旁有一颗灰痣,此为‘贫祖痣’,故此,象征着这位王叔的祖上穷困潦倒。如果没有算错的话,旧时的田家碰到一位有真本事的算命先生,就请了一卦,对方指点说若想发家,首先要迁移,再改田为王,死田变为活王,兴旺绝非难事。”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不过,这命数改的有些敷衍,富是一时的,久而久之又被打回了原形,可对?”

而王叔惊为天人的望着赵凡,已然石化在原地,“大师所言……全中!”

“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有点儿厉害啊。”林芊芊眼中的赵凡似乎变得不再那么讨厌了,她期待的问:“喂,无赖,能不能教教我呀?”

“好呀,给我生个娃,就教你九牛一毛。”赵凡坐地起价。

“滚开!”林芊芊像头上被泼了盆凉水,她使劲甩甩头,亏了还觉得这死无聊顺眼了些,简直是本性难移!

就在此刻,赵凡忽然对着王叔说了一番没头没尾的话,“咱以后会是一家人,我就跟着芊芊喊你一声王叔。最近是不是每隔上几天就会有一次噩梦,醒来时又全身发冷,去医院也查不出来什么?提醒你一句,这不是病,每年的九月十六,记得去那个地方烧点纸钱。”

林芊芊歪着头看着王叔,她莫名其妙的问:“那些症状,你都有吗?”

“有……有。”

王叔喉咙不住的颤抖,感觉全身上下都被赵凡一眼看穿了,他毛孔不受控制的炸开一片,凉气像是呼呼往身子里边灌,恐怕除了林父,就只有自己明白那一天是什么日子。

前年他为了助林父打压竞争对手,伪造了对方假的外遇艳照,怎么也没有想到其怀着孕并且有抑郁症的妻子过于激动之下,于九月十六跳楼自杀,一尸两命。

冤魂的命债自然便算到了王叔头上。

这点是赵凡通过长在王叔颧骨下方的一对黑痣看出来的,这种痣有说法,名为“命债恶痣”,其面相上的又是一大连一小,形成子母恶痣之相,但是为了顾及王叔在林芊芊心目中的形象,赵凡就并未点破。

王叔是个明白人,他重重的跪在地上,“多谢大师指点。”

“我说过了,以后会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大礼,起来吧。”赵凡摆摆手,催促的说道:“丫的,还不开门?想让我这林家女婿站在外边挨饿吗?”

“是,这就开门迎请大师。”王叔起身之后心中极为激动,像这样铁口直断有着真本事的大师,若是真成了林家的女婿,绝对有利无弊,不知多少人想求得此缘还没地方寻呢!

林芊芊眼睁睁的看着赵凡被请进了自家大门,对此,她深感无奈,连王叔都不阻拦了,还有谁能拦得住?

院子很大,花园、游泳池、凉亭,应有尽有,而三层的主建筑别墅立于北侧,还有两个女佣,一个在清理泳池,一个在给种植的花草除虫。

赵凡跟二狗子进城似得,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道:“咱家这么大吗?这下爽了,我打算回头先养条狗。”

“如果你敢养,我就炖了。”林芊芊精致的五官不断抽搐,王叔则在偷笑。

“女人啊,好凶,好凶。”赵凡瞅了眼她那挺立的胸弧,微微摇头。

林芊芊下意识的双手抱紧胸口,先一步跑进房门。

赵凡与王叔跟着进去了,随即望见林芊芊站在客厅门旁似乎在偷听,而里面传出了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像是在谈论大事。

赵凡侧头看向王叔。

“事情是这样的,林兄今天请来了一个风水先生。”王叔低声说道:“也不知犯了什么邪,市场大好的情况下,林家的形势却是一年不如一年,连连亏损,十分不顺。若是早知道您来,就不用请了。”

“哦?是吗,我过去瞧瞧。”赵凡伸起脖子,随意的把头垫在林芊芊的香肩之上,斜着看向里边。

……

那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林父了,他拿笔开好支票,毕恭毕敬的递了出去,“刘先生,这是两百万的支票,您请收好。”

茶几对面坐着一个半大老头,穿着白色的衣袍,其手一手端着罗盘,另一只手攥了两枚铜钱,红润的面色却特别严肃,显得高深莫测。

他道:“林老板啊,把心尽管放在肚子里,这山水镇元图,乃是老朽耗费九九八十一天呕心沥血而成,背面贴着太上老君神咒加持的符箓,框乃是雪山红檀所制,将之挂在公司正对着门的那面墙上,便可气运临身,要不了半年,生意便会蒸蒸日上。”

茶几上,铺开着一张山水画卷,一米长,半米宽,古色古香的风格颇为大气。

林芊芊漾起微笑说:“请某人自觉一点的把狗头挪开,人家一看就是仙风道骨,你呢?算是同行吧,却穿的这么寒酸。”

“嘘……”赵凡正在开天眼观察那幅所谓的山水镇元图,空有其形,却无神韵,笔锋也极为死板,上边丝毫没有灵气浮动。

他便摇头一叹,“唉,我这素未谋面的岳父真是有钱烧的,就这破画十块钱卖我都嫌多,白送的话倒是还能勉强考虑一下,因为软软的拿来当开腚纸正好。”

此时。

“一锤子的买卖就是好做啊,两百万成功忽悠到手。”刘先生心底乐开了花,但是经验丰富的他在这种节骨眼上绝不会有丝毫表现。他面无表情如同亏本了一样准备接过支票时,却是耳朵一动,外边像是有人在质疑自己?

刘先生就猛地一拍桌子,震怒不已,“哪个黄口小儿?竟敢躲在暗中信口雌黄非议老朽!”

林父也是眉毛不悦的拧成了个川字。

“老头,奉劝你一句,立马拿着这破画滚犊子。”

赵凡大刺刺的步入客厅,他无视了怒气升腾的刘先生,而是朝着林父淡淡一笑,“小婿赵凡初见泰山,事先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不过,您欲求之事,花不到所谓的半年,我分分钟便可逆转林家的处境。”

小说《天师府修行》 第四章:测字观痣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