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往情深思慕晚

更新时间:2020-06-29 16:45:24

一往情深思慕晚

一往情深思慕晚 流光 著

连载中 池慕晚姜宇鸣

精品小说《一往情深思慕晚》是流光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池慕晚姜宇鸣,内容主要讲述:婚后的池慕晚无数次被某人压在身下逼问:“究竟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池慕晚咬咬牙:“大概是当年你说有什么事可以问你的时候,我听成了吻你!”某人勾唇:“我说的,本就是吻你。”...

精彩章节试读:

司慕晚建好了微博,只发了一条微博,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粉丝数正在飞快的增长。

原来,司慕晚的画展结束之后,她在画展上的澄清就上了新闻,被无数人转发扩散。

前几天被黑的有多惨,现在那些人的心里就有多么的愧疚,舆论导向一下子就转了一百八十度,把司慕晚夸上了天,任何人在质疑她抄袭,都会被网友们骂的很惨。

而司慕晚新建的微博,快速的吸引了一大波的关注度,大家纷纷关注了她,她的粉丝正呈几何倍数在增长着,就连沈然见状都震惊不已。

毫无疑问,这是近几年国内话题与口碑双重巅峰的画展。

主办方别提有多满意了,恨不得让司慕晚再连着举办十场。但司慕晚拒绝了,虽然她现在热度很高,但持续举办画展,无疑会消耗她的艺术生命,她也不喜欢一直被人关注。

以往在国外隐姓埋名安静生活的日子,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在国内,等待她的绝不是风平浪静,而是暗潮汹涌。

主办方提出举办庆功宴,打算好好庆祝一下司慕晚画展的完美成功,沈然答应了,正好也可以在庆功宴上顺便接待一些媒体。

“思筱,你是不是没有礼服?我带你去买一件吧?”沈然打过电话来问。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买就可以。”司慕晚礼貌地拒绝了沈然的好意。

沈然叹了口气,说:“我都在你租的公寓门口等着了,你确定不给我开门吗?”

司慕晚没办法,只能无奈接受了沈然的邀请,坐着他的车去了商厦。

望着橱窗里每一件华丽的礼服下面的价格牌,都是长长的一串数字,司慕晚不敢去数到底有几个零,她暗暗咋舌,不太舍得买。

沈然却很大方,让司慕晚先试一下,合适的话就买下来。司慕晚犹豫许久,才选了一件白色的露肩鱼尾裙,胸前点缀着零星的珠花,清纯素雅。

“哇――”

从试衣间羞涩地低着头走出的司慕晚,吸引了店内所有店员的目光,有一个店员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然后热情地赞美道:“这件礼服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制,美丽的小姐。”

司慕晚被这么一说更加害羞了,扭捏地在试衣镜前转了个圈,裙摆随之轻轻摇动,优雅的腰部紧身曲线设计令她的身材更加显得玲珑有致。

沈然不由得看的眼睛发直,由衷的赞美道:“思筱,你真美。”

“谢谢。”司慕晚小声答道。

她平时不是一个爱打扮的人,但今天只是稍微打扮了一下,换了一件漂亮的礼服,便仿佛春花初开,惊艳了旁人的双眼,优雅迷人。

以往那个少言寡语沉默寡言的司慕晚,似乎也暂且藏了起来,她低眉害羞的样子像个正值情窦初开的少女,让沈然移不开眼睛。

“思筱,这件你还满意吗?满意的话你就换下来我让店员帮忙包起来。”沈然问。

司慕晚点了点头,一只手伸向衣服上挂着的吊牌,看了一眼价格,面露难色:“是不是太贵了点?”

“这是国际知名设计师的独立品牌,当然贵了。”店员不无骄傲地推荐道,“这可是限量款,您穿的这是最后一件了。”

沈然无所谓地说道:“没关系,我带你来当然是我买,我还会缺钱吗?”

说着他掏出自己的卡就要交给店员去刷。

“等一下!”

有一个店员从旁边的屋子里跑进来,慌里慌张地说道:“小雯,先别卖那条裙子。”

沈然递出去的卡僵在了空中,他不悦地问道:“怎么了?”

店员弱弱地看了沈然一眼,赶忙鞠躬道歉:“对不起,尊敬的客人,这件裙子在刚才这位小姐试穿的时候,被另外的客人直接买了下来,所以你们现在买的这件裙子,实际上已经卖给别人了。”

沈然一听,更加生气了:“什么?你们这是怎么搞的,试穿中的所以就这么卖出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可是哪一位客人都是我们得罪不起的,所以……您看……”

店员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司慕晚先生劝慰沈然:“楚大哥,别生气了,我不要这件就是了,礼服还有好多,没必要非要买这一件。”

沈然皱着眉头,怒气仍旧没有消散,就算司慕晚不会介意,他仍然觉得面子上很挂不住。

“那个客人在哪?我去找他谈谈。”

“就在隔壁……”

沈然二话不说,就往隔壁的屋子里走,一走进隔壁的店,他就看到了自己不想看见的人——姜宇鸣。而姜宇鸣的身边,则是黎暮雅。

黎暮雅此时此刻正在向姜宇鸣抱怨:“阿琛,那店员的手脚真是不利落,去了这么久也没有回来,她到底是去给我包衣服还是趁机溜走了啊?”

“你们就是那个来抢裙子的客人?”沈然大声问道。

黎暮雅和姜宇鸣同时回过头,姜宇鸣看到沈然,面色也不太好看:“你什么意思?”

“思筱在试穿的时候,你们就把裙子买了,这是店员的失误,但抱歉,我不想让出裙子,我可以把钱给你们,你们再去买其它的礼服吧。”

沈然简略说完,姜宇鸣和黎暮雅都不太高兴。

姜宇鸣想的是,司慕晚竟然和沈然一起来买礼服,他们的关系有那么亲近吗?

而黎暮雅则想的是,怎么又是司慕晚这个女人,她怎么什么都要和我抢?

“真没想到,你和思筱这么熟。”姜宇鸣冷冷道。

显然,他抓错了重点,沈然冷哼一声,目光在黎暮雅身上一扫而过:“你不也带着一个来吗,还说我?”

姜宇鸣目光一沉,没说话。若不是宋家的人强迫他,他不会答应带着这么个聒噪的拖油瓶一起来购物。

“我才不会让的,这件裙子是阿琛买来送给我的订婚礼物,你们谁都别想抢,司慕晚还穿着?让她把我的裙子脱下来!”

黎暮雅气哼哼地说道。

沈然皱起眉头,刚要反驳,就看见姜宇鸣把黎暮雅拉住了,一字一句地说:“那是我给司慕晚买的裙子。”

“是我送给她的。”

然后,他转身看向沈然:“她在哪儿?带我去见她。”

小说《一往情深思慕晚》 第十八章 针尖对麦芒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