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地狱公寓

更新时间:2020-07-13 14:16:53

地狱公寓

地狱公寓 包子 著

连载中 易阳杨蕾

完整版小说《地狱公寓》由包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易阳杨蕾,书中主要讲述了:天上掉馅饼,地下有陷阱。因为贪图小便宜,我陷入一个连接地狱的恐怖公寓,一个接一个的变态任务,让公寓的住户接二连三的死去......也许下一个死去的人,就是我.........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我和光头来到707,门是虚掩着的,由于王一博清洗了房间,里面非常干净,白白的地板上放着赤红的棺材,冲击着我本来就受过惊吓的神经。

光头从那个神秘的黑口袋里拿出了许多纸钱、香烛,还有各种各样的符纸。

“这就是你秘密法宝?”我惊愕极了。

“嘘!不要说话。这是梅姨从高人那里讨要的招魂术。”他一边把纸钱点燃,一边念叨着说,“刘小丽,我们知道你受了冤屈,我们为你感到深深的惋惜、痛惜......”

“你把你的冤屈,托梦告诉我们吧,你只要说了,我一定给你办到,要是有人杀的你,逼死的你,我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光头对着棺材说得很真诚,就像对面就坐着刘小丽,他在和她倾情谈话。

今晚外面有月亮,月光毫不吝啬地从窗户照射进来,合着烧纸钱跳跃的火苗,让棺材的红,更加触目惊心。

“她来了没有?”光头小声问我。

我朝四下看了看,没人,当然,也没鬼。

“奇怪,梅姨说这一个过程结束,她就会出现,诉说冤屈的。”

“那怎么没来?我看梅姨还是不靠谱。”

光头突然拍了一下大脑袋瓜子:“你看我这个记性!我忘了一个步骤了。你等着,我下去拿东西。”

这个缺心眼的货,居然能把步骤搞忘记!

他屁颠颠的下楼去拿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剩下我一个人在707。

我继续烧纸,我没把钟小璃给我说的事情告诉光头,这会儿光头不在,我对着棺材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怨气这么大,我听说了你的事,到现在我都很气愤。”

“你要是我的妹妹,我都忍不住会把欺负你的杀死。放心吧,你的事我不会说出去,我会帮你的。”

说完这几句话,我感觉到后背有些微凉。

难道是她出现了吗?

我却不敢往后看一眼,怕又看见了那张挂着血泪的脸。

但是我估计是她来了,此时屋里的温度,莫名其妙地下降了不少。

于是我壮着胆子继续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就通过你能表达的方式告诉我。”

背后的凉意越来越浓,就好像是一个冰冷的东西站在我的身后,我把纸钱扔了更多进去燃烧,一边借着火光给自己壮胆,一边和这个看不见的刘小丽对话。

我感觉到,她也不敢太靠近我。

“如果是有人欺负了你,你就说出来。让我帮你抓住他。”

“咯吱......”

我侧边的一个橱柜,竟然自己打开了。

“这是你给我的指示吗?”

我站起来,走向橱柜,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木箱子。

木箱子上都是灰尘,看得出放了很久,上面还粘贴了许多明星的小相,也已经褪色。

这应该是刘小丽的遗物,上面挂了一把生锈的小锁,轻轻一扭就能扭开。

这时候光头来了,火急火燎的拿着一叠白色的纸,打开,是几件纸做的衣服。

他一来,屋里那冰冷的气息忽地就化开,就好像一层薄冰,悄然无息的破碎。

我站起来,身后的窗帘还在微微的动。

他说梅姨说,要给女孩烧一些衣服过去,讨她欢心。女孩子嘛,到哪儿都是喜欢新衣服的。

我等他把纸衣服烧完,我们一起清理了现场,不留痕迹,光头说如果有效的话,姑娘今晚就会来托梦给我们。

见我怀抱的木箱子,问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应该是刘小丽给我们的指引,这是她的遗物。”

“快点打开看看!”

光头迫不及待,对着红棺材拜了拜:“刘小姐,我们要打开你的东西了,请谅解。”

可是当小箱子被打开后,我们都非常沮丧。

因为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失望地说,“她刚才明明来过,我感觉到了。”

“啊?她长什么样儿的?吓人不?”

“看不见的。”我隐瞒着光头,以免吓退了他的积极性。

光头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钻进小箱子里去找,可箱子就这么大,里面什么也没有。

“给我看看。”我把箱子拿过来,翻来覆去的看。

箱子底部的一排小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天台水塔,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话一说完,那四个字就消失了。

光头拍了我一巴掌:“你吓傻了啊!就是楼顶上的水塔。”

我们赶紧去楼顶,这个楼顶基本没有人来过,有一坑坑的积水,里面泡着落叶、苔藓,发出臭味。

天台上确实有一个水塔,这让我们兴奋不已。

这是以前储存水的工具,现在都用上了自来水,所以水塔被闲置了下来。

我们合力把水塔的盖子打开,光头发出一声惊叫:“伙计,里面果然有东西!”

他跳下去,很快就扔出来一堆腐烂不堪的衣物。

我心想这有什么用啊,这个刘小丽是在故意糊弄我们的吗?

忙活了一晚上,不是空箱子,就是烂衣服。

“还有吗?”我期待的问。

光头说没有了,只有灰尘和污垢。

我拉他上来,我们一开始的热情劲儿,全都荡然无存了。

我们坐在高高的天台上,都非常沮丧,讨论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也许是她不信任我们。”光头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黑老七的任务,还是会继续,这栋楼依旧会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夜深了,光头说我们回去睡觉,我说把刘小丽的遗物收一收,免得被刘驼背回来看见。

我把残破的衣物捡起来,忽地,我的手触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我赶紧把它拿出来,这是一个塑料壳的小笔记本,外壳保存还算完整,只是里面的纸张曾经受潮,有些粘连在一起,有些已经腐朽。

“这就是刘小丽想要给我们说的话。”我举着笔记本高兴地说,“光头,我们有救了!”

光头也非常高兴,我们打开笔记本,借着微弱的光却看不清楚。

虽然我们都很困,但是这个笔记本的发现,就像给我们注入了新的动力,我们回到光头的房间,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笔记本。

笔记本里面残破太多,需要我们认真的拼凑,费了好一会儿功夫,终于可以看了。

刘小丽的文化水平不高,写了不少的错别字,同音字,不过也能理解她的意思。

一开始的日记内容是很明快的,她记录自己工作中的酸甜苦辣,某天领了工资,某天得到了表扬,或者摔破了盘子,被领班训斥,在街边小店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小吃,给母亲送了医药费,看见母亲开心的笑......

这是一个小姑娘快乐的日常,看起来挺正常的。

但是当我翻开其中的一页,看到了令人触目进行的画面。

这一页是用血写成的!

满满两页,字不多,每一个字都挺大。

“罪恶的黑夜,**的男人,冷漠的住户,我恨!我恨!为什么你们不救救我,为什么!”

“我想死,我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可我死了,我妈妈怎么办?她也会死的。”

通篇都是一个女孩无助的呐喊,绝望。

看到这里,我和光头又惊讶又气氛,事情大致是这样了:刘小丽被一个男人侮辱,但是楼里的住户,根本就没有帮助她。

“这就是她恨男人,恨整栋楼住户的原因。”我说道。

光头说:“这个女孩确实可怜,可她也不应该连着楼里所有的人惩罚啊。”

后面的日记,全是昏暗的,这个女孩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贞操,也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她的生活里没有了阳光,她反复说,如果不是母亲还活着,还需要她,她随时都会自杀。

“我每天看着那个人进进出出,我想杀了他。”

原来施暴者是她的熟人,我想到707的那几行字,那个男人的名字里,带着一个“青”字。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那个都有三个月没来了,我是不是......”

她怀孕了。

后面的叙述里,她不敢去医院检查,不敢面对自己的母亲,她失去了工作,靠着捡垃圾度日。

她的生活彻底毁了,在最后几页,充满了厌世情绪。

母亲的死,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甘心!我要是死了,我一定变成厉鬼!”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成型。

刘小丽被一个熟人玷污怀孕,而后对生活失去希望,母亲死后,她绝望自杀。

“现在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了,怎么才能消除她的怨气?”光头问。

我想了想说道:“还得从她的怨恨之源找起。我联系一下调查局的人,查一查这栋楼里曾经的男人,他们是重大嫌疑人。”

“你的意思是将嫌疑人绳之以法,就能消除刘小丽的怨气?”

“我是这样想的。难道你还想自己找到那个人,把他杀了?”

“不不不,我可不想杀人。”

我和光头熬了一个通宵,浑然不觉得劳累,天一亮,我就联系钟小璃,说我已经找到了重要的线索。

钟小璃秒回,说她马上就过来找我。

我忍不住问昨晚的问题都不回答,一说有线索了就回复。

“我又不是捉鬼辟邪的大师,那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所以你就不回答?”

“对。”

“你太没礼貌了。”想了想,我还是没有把这条消息发出去。

钟小璃很快就来到了青年公馆,这次她穿着便服,乍一看我差点没认出来。

她跟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从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变身为一个邻家妹子,穿着淡绿色的长裙,清纯得像一个大学生。

我赶紧把昨晚收集到的证据给她看,钟小璃惊讶地说:“这些证据是从哪儿找到的?据我们老同志说,当初可是找不到任何证据的。”

“我说了你也许不会信,是刘小丽给我的。”

“刘小丽给你的?她......不是死了吗?”

“特别渠道。”

“管你怎么来的,是证据就好。说正事,少装神弄鬼。”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交给你们处理了。”我说道,“钟小姐,求求你们快找到那个人,给刘小丽一个公道,也给我们青年公馆一个安稳吧。”

我催促快点,能不能把这件事当成第一大事来办?

“你以为我找你是来玩的?”钟小璃白了我一眼,带着证据回调查局,说有消息就通知我。

上午我接到了一个活儿,干活的时候我穿着工字背心,一边想着事情,心不在焉,一不留神,被钢管刺到了脖子。

一阵剧痛传来,我自嘲黑老七不要我的命,我差点就自杀。

脖子一圈都是血,外婆给我的琥珀项链也被血液浸染,我赶紧清洗,这可是她眼里的宝贝。

可我随即惊讶的发现,上面的血液不但洗不掉,还在往里面渗透!

这可不好,被外婆知道了能打死我。

我拿到水龙头下清洗,水从琥珀上面一滑而过,血液却深入其中,在内部晃来晃去,把里面那个东西浸泡了起来。

这下我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不是老虎,而是一个貔貅。

貔貅,我们这里经常叫它辟邪、百解。从古到今,上至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都注重貔貅的收藏和佩戴,它能辟邪,还能镇宅化太岁。

怪不得被刘小丽附身的梅姨,被这个吊坠给弹出去了,原来它真是个宝贝!

午饭的时候,钟小璃打来电话,她说那个玷污刘小丽的人,找到了!

小说《地狱公寓》 第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