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九龙抬棺

更新时间:2020-07-24 14:41:24

九龙抬棺

九龙抬棺 九当家 著

连载中 张九阳林婉

《九龙抬棺》是九当家著作的灵异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九龙抬棺》精彩节选:你见过死人给自己抬棺吗?...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旗袍魅影

“我不能回去,她们要杀我,因为我知道她们的秘密。”她紧张地往椅子里面缩了缩。

一边往仔细里缩,一般做一个奇怪的动作,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臀部,一脸惊恐的样子。

“到底什么秘密?”

我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其实我心中比她还要紧张。

旗袍女人却突然看向我,森然一笑,“李四狗是不是已经死了?”

她挺漂亮一女孩,可却笑的很瘆人,我心中咯噔一声,差点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旗袍女人见我不说话,便死死的盯着我看,然后眼睛越来越亮,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就知道......”

她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表情狰狞而疯狂。

“活该,哈哈,死的好,姓李的都该死。”她眼睛红红的,像疯了一样。

可我的目光却落在了他身前的纽扣上,脸色微微一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冷着脸站了起来。

“你不用装,我谢小曼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看男人,你骗不了我。”

她嘿嘿说道,眼睛中突然射出一道精光,“现在我们就是一条绳的蚂蚱了,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把你捅出去。”

脸色阴沉不定,这女人看起来像个疯子,可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可是到底要不要帮她?而我心中不禁开始权衡起来,我是继续等龙家人,还是为了自己小命舍身一搏?

很快我心中就有了答案,爷爷交代了三件事情,前两件都出了纰漏,这变故也因此而生,可我还是决定听爷爷的话,在姓龙的出现之前,我不能再节外生枝。

想到这里我深吸口气,“有人想害你,你找警察吧,请你离开吧!”

旗泡女人一听这话顿时就炸了毛,“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这话刚好被回来的虎子给听见了。

“敢威胁小少爷,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说着,虎子就走了过来,目光冰冷地看着旗袍女人。

可这谢小曼一点也不怕,瞪着眼睛看着我。

“你要敢拒绝我,我马上告诉姓李的,是你害死了李四狗。”

她这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坏事儿了,果不其然,虎子听了这话之后顿时就脸色一变,眼睛中曝出了一抹狠厉。

“我先弄死你!”

说着,虎子一把拽起了谢小曼的领口,谢小曼的领口瞬间崩开,一枚纽扣掉落下来。

而虎子手中那把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水果刀又出现在他的手中,死死的抵着谢小曼的脖子。

谢小曼终于害怕了,吓得尖叫起来。

我发现,她又开始做刚才那个奇怪的动作,一手捂着头,另一只手捂着臀部。

“虎子,别乱来。”

我不由得有些头疼,这虎子是真虎啊!

深吸口气,我这才淡淡的说道,“谢小姐,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发丧那天李四狗的确去找过我,可后来我就没再见过。”

说着,我对虎子使了个眼色,然后摆了摆手,“送客吧!”

虎子冷哼一声狠狠的推着谢小曼往外走,谢小曼开始挣扎。

“张家少爷,你不能见死不救......”

“他们真的会杀了我的......”

“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谢小曼说什么我只当没听见,最终她还是被虎子推了出去,塞进了一辆出租车,虎子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我弯下腰,将纽扣捡起来,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之所以急着感谢小曼离开,就是因为这枚纽扣,这是一枚窃听器。

我大学时候的宿友,是个科技发烧友,他就曾经玩过这个东西,一模一样的型号,所以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过看谢小曼的样子却丝毫没有察觉,对方既然在他的身上装了窃听器。

这说明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她真的有危险了,要么就是这后面的人要对付我。

所以,当我发现这纽扣之后,马上停止发问,没有提李家的事,虽然我猜她的事肯定跟李家有关系。

我把窃听器扔进下水道,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之后,虎子回来了,脸上还带着怒火,我给他倒了杯水,就问那被雷劈的尸体他到底怎么处理的?

“放心吧小少爷,这种事儿我有经验,李家人绝对找不到。”

我眼皮一阵的抽搐,这话听的我挺害怕的,莫非家伙真的杀过人不成?

佰虎喋血呀,杀人越祸的命格,我心中充满了担忧。

之后,我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虎子一听说我有危险顿时表示不去做零工了,然后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我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接下来两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那个老者接连不断的出现在我的梦中,而且越来越着急的样子。

李家的人并没有对我动手,有些不太正常,因为这根本不符合他们的性格,除非他们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头疼的事,我和虎子已经到了没有饭吃的地步。

眼看的晚饭没有着落,林婉传打电话过来,说明天要过生日,明晚上请我们吃饭。

“咳咳,林婉,能借点钱不,我没钱了。”我有些尴尬的说道,林婉生日我不能没有表示。

“没钱了,怎么不要说呀,等着。”

挂了电话之后,林婉直接给我转了2000块钱,看着微信里的2000块钱余额,我和虎子相对无言。

两个大老爷们儿跟一个女人借钱吃饭,这事儿不用说出去,自己都觉得挺丢人的。

本来林婉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早就该请她吃饭的,可毕竟现在囊中羞涩,没钱也只能低头装孙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按照惯例给爷爷上香,三柱香查进了香炉,我和虎子就准备出去吃饭。

可就在转身的功夫,耳边啪的一声轻响,我回头一看,顿时就愣子了。

香炉里的香竟然断了两根,我和虎子同时变了脸色。

烧香这种事有讲究的,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短一长,香烧成这样,是个大凶之兆。

我和虎子一看到这种情况,双双停下了脚步。

“今天不出门了,叫外卖。”我和虎子异口同声的道。

就这样,我两整天都窝在铺子里,早饭和午餐都吃的是外卖。

这天,龙家的人仍然无人登门,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爷爷搞错了?这姓龙的要是一辈子不登门,我岂不是要困一辈子。

眼看着到了晚上,我知道该出门了,毕竟今天是林婉的生日,好歹我要去给她准备一份礼物。

“少爷,我看今天还是别出去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感觉林婉这丫头身上就没好事儿,咱们还是小心点好。”虎子扭头看了看香炉,担忧的说道。

虎子的话也是我的担忧,考虑了一下我说道:“别人可以不去,林婉的生日我不能不去,不然我成什么了!”

“可是......”

“这样,路上小心点,咱两都带上家伙事,应该就没事了。”

我打断了虎子,虎子也只能点了点头。

我拿了把斧子别在腰上,还觉得不放心,便又拿了把扳手装进羽绒袄里,出门的时候还是觉得少了点,又把钉锤藏在了身上。

感觉好多了,安全感有了。

出了门没敢地走,拦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凉城最好的商场,准备给林婉买件呢子大衣,她那件因为给我帮忙已经损坏了,我得赔人家一件新的。

下了车之后,虎子却扭头看向商场对面。。

“看什么呢?”

我跟着虎子看过去,对面是几栋很高的大楼,已经封顶了,这地方寸土寸金,这项目的确够气派。

“小少爷,这就是九龙城。”虎子道。

“这就是九龙城?”我不由得想起了林婉。

她好像就在这里上班,随后又想到那位让我帮忙迁坟的美女叶总,看来这个叶总的确挺有实力!

据林婉说这九龙城最近总出事,应该是跟姓叶的祖坟有关。

我摇了摇头,扭头走进了商场,别人在牛逼,跟我也没关系?想到那五十万礼金,我的心都在滴血。

我和虎子直奔四楼女装专卖,很快就看到了一件和林婉穿的一模一样的外套,看来她就是在这里买的。

一问价格,一千九百九十九元,我顿时懵了。

店员一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没钱,笑着说新客户可以打九折,一千八。

她虽然在笑,可我还是看得出她眼中淡淡的鄙夷,可毕竟兜里没钱,我也不能装土豪,真要是买了这衣服,明天又要吃土了。

算了,以后再说吧,先管好肚子。

想到这里,我转身准备走,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服务员,帮这位先生包起来,我来买单。

我扭头一看,一个清瘦的身影站在我的身侧,正笑盈盈的看着我。

“李娟!”我惊讶的喊了出来。

“张九阳,好久不见,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李娟笑着走过来。

李娟是我高中暗恋了三年的同学,人漂亮还很清纯,因为她身上有种我喜欢的淡雅气质。

“好久不见,你,你还好吗?”我有些激动。

“挺好的,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林涛。”她指着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你好你好。”我连忙伸出手。

林涛不冷不热的笑了笑,和我浅浅的握了一下。

“在给女朋友买衣服吗?”李娟看了看那件漂亮的呢子大衣,“看不出来,挺有眼光的呀。”

“不是,我还没女朋友呢?”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我特别害羞。

“呵呵,你还和以前一样爱脸红。”

我尴尬了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出门忘带钱了吧?我先给垫着。”李娟说着就让服务员包衣服。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我连忙拦住了她,咬着牙自己去扫了付款码,心中却苦笑不已。

李娟笑了笑问我,“毕业有什么打算吗?是在本地还是出去发展?”

“暂时不准备出去,帮忙照看我爷爷的生意。”我说。

“不知道兄弟做什么生意?”林涛听说我做生意的,突然开口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这人明显是和势利眼,一听我做生意的便开始和我说话,本来我不想理他的,可看在李娟的面子上,我还是说道,“小生意,经营一家殡仪馆。”

林涛的脸色顿时一变。

“做死人生意?”

说着,她脸上一脸的嫌弃。

“做死人生意怎么了?说不定哪天你也用得上。”虎子直接开口怼道。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林涛脸色一变。

“说实话,怎么了,不乐意,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敢和我少爷这么说话。”虎子冷哼一声,就差没动手了。

“呵呵,还少爷,穷成这样了,还装!”林涛上下打量着我,有些不屑。

我感觉他这人挺烦人,还没素质,老子穷咋了,跟你毛关系?

“你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虎子上前一步就准备动手。

我连忙拉住了他,这虎子动不动就要弄死谁,也是挺头疼。

虎子见我脸色不好看,顿时不吭气了。

李娟也觉得没面子,就出口责怪林涛,“这是我同学,少说两句。”

林涛冷笑一声不说说了。

接下来的气氛有些尴尬,我连忙开口和李娟告辞,好不容易同学碰面,没想到会是这样。

“对了张九阳,后天是我的婚礼,记得过来喝喜酒。”李娟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喜帖递给了我。

我一听她要结婚了,心中顿时有些难受,可还是笑着伸手接了过来。

人这一辈子,谁没有暗恋过呢?可青春岁月终究会离开我们,最后不留一点的痕迹。

进电梯的时候我听见了争吵,我回头看了一眼,是李娟和林涛在吵架。

我叹了口气,看来李娟并没有嫁给一个爱自己的好男人!

挺可惜,却又无可奈何。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们下一次见面,竟成了永别,而虎子的话也变成了现实。

出了商场之后,天热已经黑了下来,刚好林婉给我发了一个定位过来。

地方就在不远处,我和虎子准备在马路对面拦一辆车过去。

可就在我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怀中的钉锤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我连忙弯腰捡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公交车车突然从路口冲出来,在我面前呼啸而过,几乎贴着也得身子刮了过去。

我被惊出了一声冷汗,要不是捡钉锤,我绝对会被撞死。

“没长眼睛呀!”我怒骂一声向着公交车看去。

可紧接着我就愣住了,一股冷意瞬间笼罩了身体。

公交车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女人站在中间,正隔着玻璃看着我。

红色的旗袍。

对着我诡异的笑着。

小说《九龙抬棺》 第八章 旗袍魅影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