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隐秘者之歌

更新时间:2020-07-27 16:19:15

隐秘者之歌

隐秘者之歌 莫尼梅克君 著

连载中 胡莉耶张鸩

主角叫胡莉耶张鸩的书名叫《隐秘者之歌》,本小说的作者是莫尼梅克君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揣着口袋走出黑暗,舞动火光点燃香烟,也许是为了终结恩怨,亦或是随手斩断宿命,甚至不小心拯救了一座城市。接着留下一个微笑,一句调侃,一朵玫瑰乃至一抹不舍转身离开,回到我们来时的地方面对心中所思所想,甚至...

精彩章节试读:

在某些情况下“抓住对方的蛛丝马迹”简直是一句空谈,毕竟高明的犯罪者并不会留下明显的破绽供人耻笑,这也恰恰与最狡猾的野兽不会留下毛发和脚印有异曲同工之妙处,而如果它露出了这等破绽,则有一定几率为圈套的前奏曲。

正因如此,狡猾的猎人自然也不放心使出低劣的技巧追踪其足迹,他们将思维放在与野兽同等的平面,感受着它的呼吸、它的思考乃至是它的战栗,站在峡谷的入口嗅着空气分辨兽的方位,为猎枪中蓄满弹药又在自己撤退的必经之路上布下陷阱。

某种意义上,猎人与兽也称的起惺惺相惜。

“嘁,警探们啊,总是这么粗心。”

卢卡嘴上这么念叨着,轻轻一挑手指打开了那只盒子。

高档礼盒中放满了形形**的中式糕点,每一种都堪称做工精致而美轮美奂,但其中缺失的位置很显然已经少了几块。

卢卡眯着眼睛端详起了那点心匣子,口中低声道。

“没记错的话,这盒点心的市场价能达到两千块以上…”

他说完又转身看了看这情况比“家徒四壁”好不到哪去的出租屋,眼中暗含笑意。

“可不是这种生活状况的人能享用的东西。”

他将香烟放在桌沿上,伸手拿起了一块糕点在鼻下小心翼翼的掰了开来,轻轻嗅了嗅那点心的味道。

“曼陀罗之花…真是你的作风。”

卢卡思考片刻,将那块被掰开的糕点放回了盒子中,又将盒子扣了回去使桌面恢复原样,转身看了看那悬挂在半空中的男人。

“未经训练的人要放倒这种体格的壮汉可不简单,而药效强劲的妖艳之花呀,只需要在配方上做出一点小小的调整,就能调制出华丽的致幻药物,在各种**和麻醉剂如此容易入手的今天还坚持使用着古老的配方…”

卢卡一边自言自语着,同时随手拿起来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好似漠不关心的将刀子向上一抛,却精准的割断了捆住那男尸手腕的一根绳状物,而刀子则笔直的插在了天花板上!

随着一个支撑点被解开,那尸体由于自身下坠变为了极度扭曲的姿势,放大的瞳孔刚好死死盯住了卢卡的眼睛!而他的手腕则摊在卢卡面前,手上还绑着半截绳状物,好似在主动伸手为卢卡提供线索。

或许是因为警队法医的一时疏忽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尸身上,从而没有第一时间调查捆住死者的绳状物体,而此刻卢卡看着那黑漆漆的绳状物体却不由得会心一笑。

那分明是一根极为细长的黑色皮鞭。

“哼,这东西应该不是任何地方都能买到的吧。”

卢卡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细数着死者身上皮鞭的数量。

“5、6、7…8?”

他又吸了口烟,心想也许要在那种闪着粉色牌坊的用品小商店里查出一个顾客不容易,但一口气买八根鞭子的人老板应该会留有印象。

随着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几声振动,卢卡加快了行动。

“时间快到了嘛…”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转身打算离开,同时又顺手揣起来一只摆在桌子上的相片框,里面嵌着一张三口人的全家福合影照,而卢卡不由得产生了几分感叹,毕竟照片三人中的两名主角此刻都在这屋里。

“你忏悔时目不转睛的分明是这东西。”

卢卡走出房间还不忘顺手带上门,他快步朝楼梯拐角走去,但脚下还是几乎不会发出声响。

“Wakeup…”

而就在他身影消失于拐角处的那一刻,门外两名昏昏大睡的警员却又不约而同的苏醒了过来。

“哎?小张!咱俩怎么睡着了?”

“我也不知道呀小李,赶快起来…没人看见吧应该?”

……

在刻苦探索了旧城区大部分**店之后,终于有位打扮妖艳的男性老板向卢卡说出他曾记得不久前有名少年一口气买下了八根皮鞭,他说话时还不忘妖娆的朝卢卡抛着媚眼,而卢卡却通过心理安全区域的小把戏定位了这间用品店附近的一片居民区。

通过之前的背景调查,卢卡清楚地记着受害人居住的小区在多年前有过一次部分居民搬迁,而好巧不巧的是搬迁地址正是这片咫尺之距的居民区,路边报亭上随手借到的电话簿为卢卡提供了一条有效情报。

死者生前的老邻居也住在这片居民区内。

“那么老夫人,在此由衷的感谢您愿意接受我的采访。”

居民区的一间老屋内,卢卡对着面前的老妇人这样说道,他依旧身穿着那套白色西装,但脸上多了一副黑眼镜框,表情也刻意比平时温顺认真了不少,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小报记者的状态。

而坐在他对面的老妇人木愣的陪笑着,她大概已经到了安享晚年的年月,但看上去脸色却泛着蜡黄,一头白色卷发显然有些日子没打理过了,双眸显得有些浑浊,也不知是看了太多该看的事情,亦或是又恰恰相反?

她手上带了一枚做工极为粗糙的金戒指,而此刻她正用那只手颤抖着将塞了十张百元大钞的纸包装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内。

“当然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说着抬起头谄笑了几声,接着对卢卡说道。

“几年前,我确实是那个小潘…”

“潘峰?”

卢卡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其中的茶水,再次对老妇人核实道。

“对对对,潘峰!我确实是他的邻居!”

老妇人连忙点着头这样回答,好似生怕说错话一般。

“关于他的事情我知道不少,但不知小伙子…您贵姓来着?”

“免贵,姓卢。”

“哦哦,卢先生,却不知您具体想知道的是哪方面?”

听她这样一说,卢卡狡猾的笑了笑,同时用夹在指间的钢笔轻轻敲了敲那安静躺在桌上的笔记本。

“我是个小报记者,当然是要听那些…能写出来的。”

老妇人一听这话用手一拍桌子,满脸大包大揽的表情。

“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她说完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卢卡见她已经进了状态,也便不说废话直奔主题了。

“老夫人,我没记错的话…潘峰家是一家三口,没错吧?”

那老妇人坚定的点着头。

“啊对,他和他老婆,还有一个孩子,是个小男孩,好像是叫…潘小毅!”

卢卡一边点头同时翻开笔记本,好似很认真的在做文字记录。

“那他们一家的生活和睦吗?”

话音刚落,卢卡无意间抬眼看了一下那老妇人,却差点把自己吓得原地蹦了起来。原来那本身双目无神的老妇人不知为何一谈到这方面两眼中精光大放!那状态简直年轻了二十岁不止!

“哎呀小伙子!你要是不问,老太婆我是打死也不会说这些事儿的!”

卢卡瞠目结舌的点着头。

“那就...慢慢说吧。”

老妇人露出一副过来人的神情,接着说道。

“唉!说实话,他们家过的那可真不是正常日子。”

卢卡用认真的眼神与她四目相对,一边在本子上笔走龙蛇般记录着什么,一边还不忘在她喘息停顿的同时点头示意。

“先说那个潘峰,他本身就是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主儿,整天的主要任务也就是喝酒和打牌,其实本身他家里还是不错的,父母去世前还给他留下了一笔遗产,他也就是靠这个钱结了婚,还结交下了一帮狐朋狗友。”

老妇人说到这儿义愤填膺的用手拍了一下桌子,又拿起了桌上的杯子一口饮尽了其中茶水。

“但那几个钱够花多长时间呀!没几年也就糟蹋完了,好在他那个媳妇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人很勤快,靠着她平日里打打短工干干零活这日子还能凑合着过,特别是后来这家有了儿子,基本上全家的开销就全靠这媳妇一个人了。”

卢卡露出了满脸苦涩的表情,显然此时此刻他还没有听到自己想了解的情报。

“那后来呢?”

“你别急呀,听老太婆我跟你慢慢说。”

那老妇人气定神闲,仿佛一位十字街口的说书艺人,将多年前的邻居家说的是有板有眼。

“后来呀,他们家就凑合着过呗,但日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印象里小毅是个好孩子,学习挺好孩子还懂事,主要是那个潘峰家里都已经成那个样子了还是坚持每天喝酒打牌,到最后就连小毅的学费都凑不齐了,就算这样也是他打牌赢了还好,一家人就算欢天喜地的。”

“那如果他输了呢?”

“他要是打牌输了,特别是再喝上几杯酒,那就是莫名一肚子邪火,回家也就剩骂老婆打孩子了!”

卢卡嘴角微微上翘,还要装作有几分惊异的神情。

“他还有这种秉性?”

老妇人表情悲痛的点了点头,仿佛自己都不相信当代会有这种世态炎凉发生。

“唉…是呀,只可怜这好媳妇好孩子,我就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对亲生骨肉下这种狠手,每次他一打就是好几个小时,还动家伙儿!”

“哦?他动什么家伙?”

卢卡手中的笔停了下来。

“就是皮鞭呀!黑色的那种,一抽一道印子,可狠了!”

听到这儿,卢卡深深的点了点头。

常有这种案件,在调查开始时如被随意丢弃的毛线团一般令人摸不着头绪,仿佛一潭池水之上飘盈浓雾,你看到一双黑手将数颗硕大珍珠撒入池中,每颗珠子彼此间又有金线串联,却苦于水面雾气环绕,拽不住任何源头。

而此刻卢卡闭着眼睛深深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距离第一颗珠子已经不远了。

“原来如此…”

“不好意思,您说什么?”

看着老妇人一头雾水的表情,卢卡表现的有些歉意般笑了笑,连忙摆手解释。

“没什么,我就是在自言自语酝酿一下创作灵感。”

他说完稍稍正色,又拿起了笔。

“他们家在这儿还有别的亲戚吗?”

这问题一出,老妇人也低头思考了片刻。

“我记得…他那个媳妇本家是外地的,在这儿应该没什么亲戚朋友了,要是有的话日子也不能过成那样不是?不过潘峰应该还有一个弟弟,也就是孩子的小叔,他叫…”

老妇人辛苦的回忆着,突然却好似想到了什么般提高了调门!

“哦对!他弟弟叫潘岳,家就住在筒子巷!”

她说完,状态立刻回复到了之前那副“嫉恶如仇”的样子。

“那也不是个好东西,脾气秉性和他哥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卢卡屏气凝神的点着头,同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似乎还有事情想问拿着笔的手指却突然一抖,眼神还朝屋门的方向瞟了下。

“那么具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次采访就先到这里吧。”

“哦,那我知道了,您要是有什么想知道的消息就问我,我随时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卢卡点着头笑而不语,但出门时的脚步显然比进门时快了不少,也不顾那老妇人还在他身后高声说着些什么。

“你要是想要这种素材一定来找我!其实我自己本身也有不少故事呢!”

卢卡一转身,朝着向上楼梯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化作一道白影消失于拐角之处,而也就在几秒钟之后,随着两个脚步声的逐渐逼近一男一女交谈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胡莉耶与张鸩竟然出现在了老妇人的门前!

小说《隐秘者之歌》 第三章 线索的浮现与记者卢卡?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