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萌宝来袭:女神归来光芒万丈

更新时间:2020-07-31 16:49:05

萌宝来袭:女神归来光芒万丈

萌宝来袭:女神归来光芒万丈 风涴 著

连载中 林苗淼时殷离

主角是林苗淼时殷离的小说叫做《萌宝来袭:女神归来光芒万丈》,它的作者是风涴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年轻的林苗淼错信闺蜜,守着完美的未婚夫时殷离一心待嫁,可谁料甜蜜的开端竟是黑暗的序曲。差点儿惨死在产房后,又被人追杀,堂堂千金小姐竟然被逼至走投无路!五年后携萌宝儿子归来,看她化身林菲妤,如何与倒追前...

精彩章节试读:

“好的,我送你出去。”时殷离客气道。

林菲妤瞥了眼一边儿委委屈屈的云一媛,没有拒绝。

送出了会客厅,便瞥见助理Anna和王总都在附近站着,林菲妤装作没看见的模样,径直走着。

“姐!这就要走啊?”助理Anna追上来,有点可惜地说:“老板说了一会儿请客吃饭呢,真的不留下啊?”

林菲妤被小姑娘耿直的性子逗笑了,对Anna这种直爽的人,她也没有端什么架子,拍了拍Anna的肩膀,说:“这话说得好像我饿着你了一样,传出去肯定会有人说我虐待员工。”

Anna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说:“哪能啊,Zoe姐的为人这么好,就算我想去造谣也不会有人信啊!”

这种话一听就是恭维,但也许是因为说话的人不同,听起来倒也没有那种令人不耐的虚伪,反而像是朋友之间开的小玩笑一样,让人倍感亲切。

林菲妤笑了笑,挥挥手说:“好啦,知道你嘴甜了,咱们回去吧。”

Anna蹦蹦跳跳地跟上来,林菲妤却在离开之前特意回过头,恰好撞上正在悄悄注视着她的云一媛。

两人目光相对,云一媛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

林菲妤却依旧镇定自若,只是眯着眼睛,冲着云一媛笑了笑。

这种简单的动作却无端让云一媛看出了一种挑衅的意味。云一媛瞪圆了眼睛,一时间忘了反应。

时殷离不耐烦地喊了云一媛几声,云一媛终于在最后一声里回过神来。

时殷离皱着眉头,明显是耐心已经快要被消磨干净的预兆:“你到底要想干什么?我没工夫在这陪你胡闹。”

云一媛再次咬了咬嘴唇,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你这是已经开始烦我了吗?”

时殷离没有说话。

云一媛已经看出来这个人对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尽了,知道再装可怜也只会适得其反,于是也不再做什么楚楚可怜的样子了,只是表情还留着一丝委屈,拉着他的手进到一个房间里,关上了门。

“有什么话非要这么遮遮掩掩地?”时殷离看了看腕表,抬起头来淡淡地说:“长话短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

“忙什么?是关于刚刚那个女人的么?你是不是想分手了,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想对我负责!”云一媛忍不住就这么怒气冲冲地质问。

自从看见林菲妤在秀场上时,她就一直很不安,这个女人实在太可疑了,她长相跟林苗淼几乎一样,但是细看却能发现有差别。

她甚至觉得是失踪的林苗淼回来!所以方才在会客厅才会失态。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仰仗着时殷离过活的,没了时殷离,她什么也不是。

这个认知使她不得不在意时殷离对她的态度。

时殷离最烦的就是她总是提到负责,明明自己已经做到了。

尽管如此,时殷离还是耐着性子道:“能不能把公事和私事分开?”

“我分得很清楚!”云一媛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虽然不甚明显,但也足够让时殷离察觉了,“我这几天一直很不安稳,我觉得你马上就要离开我了……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失去你……”

时殷离的耐心终于被消磨殆尽,他不耐烦的捏了下拳头,音量也有所提高:“你在怀疑我?在公司里,请你认清自己的定位,一切以大局为重!资源自然是谁更适合就给谁,你为了这种事来跟我闹脾气?公司和私人你真的分得清吗?!”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

“你不用再说了!”时殷离不耐烦地打断,“你回去冷静一下,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时殷离没有再多做停留,这话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云一媛无力地跌坐在沙座位上,两只手无意识地绞在一起,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陷进皮肉里,几乎要掐出血来,然而,她自己却像是对这点痛毫无察觉一样,只是喃喃自语:“还是说的太直白了?不,不是……是他已经对我失去耐心了……”

她回想起林菲妤那个近乎挑衅的笑容,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紧紧地抓住,揉成一团再被扔到地上。

她能听到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也知道自己越来越恐慌,却无力到茫然无措。

时殷离现在虽然对她失去了耐心,但至少还没有彻底厌恶自己,而她能做的,就是在事情发展到那种无可挽回的地步之前,再次让时殷离的目光凝聚到自己身上。

至于那个女人……云一媛恨恨地握紧了拳头,有那么多相像之处又怎么样?当初她可以把那个女人踩在脚底下,现在面对着这样一个相似的人,也一样可以!

她这样不断地对自己说着,似乎像在以这种方式给自己壮胆一样,渐渐淡定下来。

她低头看着被美甲上的水钻刮出血迹的掌心,满不在乎地从包里掏出一包湿巾,抽出一张来,细细地擦去鲜血。

接着又从包里拿出化妆品,给自己补了补妆,这样一来,完全看不出她在不久之前有多么的惊惶不安。

做完这一切,她才站起身,摆出一个公式化的,纯良无害的笑脸,推开门走了出去。

不管心里多么慌乱难安,也要拿出最光鲜亮丽的一面示人。

她一直这么做。

林菲妤疲惫地推开房门,迎接她的是一片漆黑的房间。

巨大的落地窗能让她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灯红酒绿,看到来来往往的人流和各色各样的人生。

在这样的映衬之下,就会给人一种难以描摹的孤独感。

林菲妤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一边喝,一边往儿子的房间走去。

灯关着,床上鼓出来小小的一块,明显是已经躺下睡着了。

林菲妤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看着儿子露出来的一张微微泛红的圆鼓鼓的笑脸,白日里被迫装备上坚硬甲胄的心脏瞬间就被融化,变得无比柔软。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