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秋月无忧露华浓

更新时间:2020-09-16 16:27:13

秋月无忧露华浓

秋月无忧露华浓 苏望 著

连载中 楚秋月君无痕

主角叫楚秋月君无痕的书名叫《秋月无忧露华浓》,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望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子吟也就是青衣男子脸色微微泛白,却还是固执的跪下求罚。你起来罢,本座今日身体不适,就先算了。君无痕起身淡淡地扫了跪在那的云子吟一眼,缓缓离开了。...

精彩章节试读:

庄严肃穆的大楚金銮殿上,此时正是热火朝天。

先是御史台的老古董们先参上太子一本。

臣御史台监察御史郭正恩参太子殿下久居东宫之位而无嗣以传永世祖业。

臣御史台监察御史禄炳添参太子殿下久居东宫之位而无嗣以传永世祖业。

臣御史台监察御史纪德祥参太子殿下久居东宫之位而无嗣以传永世祖业。

楚帝老神在在地坐在龙椅上,一语不发。当了二十多年皇帝,他不明白这些只是开胃菜就是愚不可及了。

看着站在大殿左侧第三四的御史台大夫们几眼,楚帝又将视线移到前三排那些成了精的老狐狸身上。

这么多年君臣他还能不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吗?

无非就是看他儿子还未登基好拿捏,想提前把皇太孙的位置给拍板了。

果不其然,第三排的大臣们开始蠢蠢欲动了,打手势的打手势,交换眼神的交换眼神。

还有那个,纪子卿你抛媚眼拉人家袖子也就罢了,朕就当你眼抽筋手不听使唤,可你用劲气踢人是怎么回事?

被踢得扑通一声跪在殿前的小公子正是贾太师的独孙,刑部左侍郎贾子炫,他被踢后惊了一下就快速回神,正色道:陛下,太子殿下已过而立之年却始终无嗣,是否应该考虑过继一宗子到太子名下?

众臣刷唰地回头或低头望着这位可怜的出头鸟,眼中溢满了不解和幸灾乐祸。

毕竟

谁都没料到居然是这位贾小公子出来说了这番话。

但这对当下的局面是非常有利的。

这些老臣更是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

一位白胡子老臣出来道:臣觉得刑部左侍郎贾大人言之有理,我朝宗室血脉自怀帝后凋零不堪,至太子更是一无所出,还请陛下早日择一宗室子过继到太子名下。以保我大楚国祚绵廷,山河永慕。

一位老臣驻着檀木拐杖颤巍巍地执笏拱手道:臣附议。

这位老臣他是楚帝的启蒙亲师,翰林院侍读学士纳兰忠老先生,如今已过耄耋之年,早已致仕。是淑仁长公主亲自拜访,请出山的。

帝师这么一说,前排的文武大臣也都站出来:臣附议。

臣附议

臣也附议

楚帝双眼犀利地扫过这些大臣,转头看向依旧从容不迫,站在左首的玄衣男子,出声笑道:摄政王,你以为如何?

如何?

说不如何,得罪了帝师和这些几朝重臣。

说如何,那又是怎么个如何法?

夜凌绝心底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微一拱手,道:太子已到而立之年,然皇统不在,臣愚钝,心有余而力不足。

言外之意:太子是该立继承人了,然大楚世代相传的嫡系楚高祖一脉并无皇子,该立谁为皇孙?臣也不知道。

立太子,可是一个王朝稳定的根本,他夜凌绝可以把这滩浑水搅得波涛起伏,但绝不能置身其中。

但预立皇嗣,仍是一件重要得不得不进行的一件大事。

大楚立嗣的规矩不少。

一、立男不立女。

二、立嫡不立庶。

三、立长不立幼。

四、贤能者居之。

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规据也是按据统治者的意愿来定的,所以当然楚帝也可以

喜欢谁立谁。

但这种立太子的方法极为不靠谱,不仅不一定能选出合格的接班人,而且很容易引发权力斗争。

何况这些文人士大夫向来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面对皇权时,又宁死不改其志,死命效忠朝廷,弄得楚帝凑他们一顿吧,老胳膊老腿的不行,训他们一顿吧,万一他们不堪受辱,一头撞在大殿的柱子上就适得其反了。这么做是成全了他们的忠义气节,倒显得他这个皇帝心胸狭隘残暴不仁。

骂也不行揍也不行。看着又碍眼,弄得老皇帝莫名羡慕起他儿子来了。

将来他儿子登基,一朝一天一朝臣,把这些人的官都撤了,再坐在龙椅上会不会舒服很多?

老皇帝在那神游天外,那群被皇帝嫌弃到不行的老臣却仍在那喋喋不休。

户部右侍郎胡季杰道:陛下,臣以为元郡王次子楚云震德才兼备,英雄少年,乃立嗣的不二人选。

众臣晕倒,你还真敢说,楚云震是谁,听都没听过好吗?

还是个次子,长幼有序你这个四品大臣不知道吗?不知道吗?

枢密院直学士左叔豫,也跪下提出自己的意见:陛下,臣以为逍遥老王爷养子扶政王楚淮景,荣德渊冲,天姿玉裕,也是立嗣的优秀人选。

众臣面面相觑,虽说扶政王殿下长得是好看,不,人神共愤了些。

可他是养子不是继子啊。他与消遥王没有半点儿血缘关系,更别说在五服之内的近亲关系了。

楚氏宗族规定,抱养外姓子嗣做养子,不得入宗谱。

虽说,消遥王身为楚帝唯一在世的亲弟弟,有特例,将扶政王楚淮景入了宗谱,但没有皇族血统就是没有皇室血统。如何当得起太孙之位。

古人在对待血脉上的事可是严苛得不行。

立扶政王为太子继子,对这些人而言太扯了些。

大臣们觉得这远不如立那什么元郡王次子来得靠谱实在。

最起码元郡王楚标与太子楚榕还共曾祖父,他们爷爷的父亲是同一个人,尚在五服之内。

对了,听说,元郡王还有一位长子?

就在这时,御史中丞纳兰长清,纳兰忠之子快步出来道:臣以为元郡王长子楚云霄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博古通今,温润有礼,该是当之无愧的立嗣人选。

言外之意就是:不止你们家扶政王形象好,我们家郡王长子不仅形象好,智商也超群,不仅如此,他在大楚嫡系的五服之内。你们这些和大楚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的渣渣还是哪边凉快哪边玩儿泥巴去吧。

众位大臣一听,这可是郡王的长子,与太子也勉勉强强算得上是近亲,不错不错就是这个了。

小说《秋月无忧露华浓》 第1章 朝堂风雨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