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龙相风水师

更新时间:2020-09-17 10:09:28

龙相风水师

龙相风水师 佚名 著

连载中 刘子龙李二

主角叫刘子龙李二的小说是《龙相风水师》,它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刘子龙,名字倒是十分霸气,实际上我却十分讨厌这个名字,因为得到这个名字几乎让我家破人亡...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的我爸早就变了模样,由于三天没有进食整个人脸色苍白得吓人,嘴唇哆哆嗦嗦不停在梦中念到着什么,更让人震惊的是短短三天我爸头顶多了一挫白发。

我爷爷一双囧囧有神的眼睛紧紧盯着缠在我爸脸上的滔天黑气不发一言。

他先是满脸凝重的叹了口气,然后走出屋外拿出罗盘,只见罗盘咕溜溜转个不停,他分明看见了压在我家房子周围越来越重的黑气,他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想他也是一代名师,何曾见到过如此重的怨煞之气,他一言不发的走进里屋准备给老祖宗上柱香,却发现桌上祖宗的排位倒了一片又一片,而且怎么扶都扶不起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牌位…”我妈自然知道这事儿,只是在我面前一直不说,见我爷爷回来才开始询问。

“连死人都要自保,说明问题严重到了死人都怕的地步!”

爷爷紧皱着眉头,他已经五十多岁了,留着一头中短偏分头,穿的是民国的长衫,方正的面容看起来倒有一股教书先生的范儿,光凭这相貌也能糊弄人。

他在路上已经听说了大概,这时候又开始仔细询问,我妈连忙把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我爷爷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着急的出了屋子,听说是去询问那天的事儿。

那时候我才九岁,啥事儿都不懂,整天就知道玩儿,我爸已经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了,老妈只告诉我说我爸感冒了,我信以为真,天天上学放学跟没事人似的,甚至因为天气的原因十分高兴,因为连下暴雨学校已经停了课,只有我妈整天愁眉苦脸。

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传来,据说是村里的李二半夜出去跳河了,尸体直接被洪水冲走了,可怜他七十多的老母亲求着众人去打捞尸体,可是那时候天气那么差,河水涛涛,谁愿意冒这个风险。

村里有几个会水的村民看不过,拿着渔网在河边捕捞,当天就被洪水卷走了两个,差点没回来,在这之后更是没人敢去打捞尸体。

不知怎的,村里面开始传出消息,都说是我爸干的好事儿,怂恿着李二去揭龙王爷的牌匾,这是龙王爷发怒了让李二跳了河,就连尸体也不让捞。

没多久,李二家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就找上了门,一顿痛哭让我爷爷很伤脑筋,好不容易把老太太劝走,我爷爷望着阴沉沉的天脸色十分凝重。

“这个不肖子,怎么能如此胡来,这龙王庙就是我也不敢乱动。”

微微叹了口气,我爷爷拿着香烛贡品甚至当天就让人杀了一头猪,在庙祝的带领下让我和我妈一起去龙王庙。

我有些不愿意,那时候玩心大不知道事情的严重,却不知一向疼爱的我的爷爷啪啪留给了我两巴掌,我哭着喊着在我老妈的安慰下来到龙王庙。

龙王庙前依然下着暴雨,我爷爷指挥着后面两个村民抬着硕大的猪头和一应贡品跟在后面,一进了庙里就发现掉在地上的龙头,自那以后再没人来过龙王庙,大家显然都怕了。

看着地上的龙头,我爷爷脸色更沉,恭恭敬敬的把龙头捡了起来转身就对着我和我妈大呼道,“跪下!”

我妈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跪在神像前,也不管地上全是石灰。

“把贡品摆上去。”

我爷爷招呼着众人把猪头鸡鸭一类摆上香台,又在带来的香烛里取出十四根高香,足有大拇指粗,拿出火柴就点燃了高香。

分出九根高香让庙祝插在龙王庙门口,他自己则拿着剩余五根香烛恭恭敬敬的插在香檀。

龙,象征着九五之尊,我爷爷长期接触这一行自然明白这其中的规矩,高香分九五。

五根敬神灵,九根回天地,这也是给龙王庙里的龙王最大的尊敬。

“江祁龙王,小儿不知礼数贸然得罪了您,我代表村里所有人向您赔罪,如有任何需求您都可以与老儿诉说。”

我爷爷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旁边的两个村民并不敢说话,空气中十分宁静,我却有些奇怪,为什么爷爷称他叫做江祁龙王,附近有座大山叫江祁山。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这也是后来我才知道这两者关系紧密,甚至后来牵连出了一个滔天隐秘。

“相爷,不好了,门外的香点燃就熄了。”

庙祝跑了进来,脸色也有些不好,我爷爷刚想说什么,庙里突然刮起了大风,让人睁不开眼,顿时一片混乱。

等所有人睁开眼睛,发现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贡品,猪头,鸡鸭水果全部掉落在地。

就在这时一个人哆哆嗦嗦指着台上说道,“这香…也灭了,这…”

众人一看,果然高台上的五根高香此时已经灭了,再结合一地的凌乱,大家更是脸色各一,我更是吓得大叫扑进我妈的怀里。

“你们都出去。”我爷爷脸色郑重的对所有人说道,又看着跪在地上的我和我妈,“你们也回去吧,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那爸您小心点。”

我妈也没多说,经历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很显然她也是吓得不轻,连忙抱着我回到了家,留下我爷爷一个人待在龙王庙。

一回到家我妈松了一口气,我却从她怀里抬起头指着我家房子说道,“妈,我家房顶上的乌云又多了好多,这是要下雨了吗?”

“什么乌云,你瞎说什么。”

我妈埋怨了我一句,又猛然想起什么,脸上充满了恐惧,抱着我二话不说就进了屋子,还拿出了一张平安符挂在我的脖子上。

当晚,我爷爷一晚上没回来,我妈也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大早上我爷爷一声不响回了家,脸上却是从未有过的憔悴,我妈见着就问怎么样了。

我爷爷叹了口气让我妈不用担心,就在这时我妈却把我昨天说的话告诉了我爷爷,他一听也是有些惊异。

“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还保留着一口先天之气,这下有办法了。”

他有些兴奋跑了出去,没多久再次沉者脸走了回来,连忙叫我妈准备饭食,这还是他回家以来吃第一口饭,我妈连忙问我爸的情况,我爷爷说我爸今天一定会醒来。

果然,没多久我爸就醒了过来,满脸红光看不出病过,我爷爷却是脸色有些凄苦把闻讯赶来的我和我妈赶了出去。

然后就传出我父母要离婚的消息,我妈一个人蹲在墙角哭得稀里哗啦,我爸只是在旁边叹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只是见我妈哭我也跟着哭。

“这次是我的错,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我爸此时没有当村长的意气风发,变得温柔了许多,还摸着我妈的脸蛋让她准备点饭菜,又把我叫了过去让我以后要有出息好好读书,我一个劲儿的点头,还想让他给我零花钱,没想到这次他十分大方,居然一次性给了我两百多块,把我高兴得不行。

隔天我爸就再也没有醒来,而且床上还有一封离婚协议书。

村里人都有些奇怪,死都死了,还要离婚做什么,我那时也不解,直到后来也才明白,这叫做断因果。

小说《龙相风水师》 第2章 黑云盖顶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