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他崩逝后的十几年里

更新时间:2020-09-27 14:06:52

他崩逝后的十几年里

他崩逝后的十几年里 寻找失落的爱情 著

已完结 顾莞宁萧诩

经典小说《他崩逝后的十几年里》由寻找失落的爱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莞宁萧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莞宁这一生跌宕起伏,尝遍艰辛,也享尽荣华。闭上眼的那一刻,身心俱疲的她终于得以平静。没想到,一睁眼……--------小情建了书友群,群号六九三九二六八四九,欢迎大家加群~(#^.^#)~......

精彩章节试读:

比起吴莲香,另外一位表小姐姚若竹就识趣讨喜多了。

姚若竹和顾莞宁同龄,生的皮肤白皙,容貌秀气,举止斯文。

姚若竹早年丧母,父亲远在泉州做知府,一直没有续弦,无人照料她的衣食起居。在离京之前,姚大人将年幼的姚若竹托付给了太夫人。

这一托付,就是五年。

姚若竹是太夫人嫡亲的侄孙女,太夫人顾惜有加。顾莞宁因着祖母的缘故,对姚若竹也格外和善亲切。

姚若竹说话慢声细语,声音悦耳:“宁表姐姐是顾家正经的嫡出小姐,二婶娘口中虽然不说,心里最疼的就是宁表姐了。不管谁来,也越不过宁表姐去。”

前世的她,也是这么天真的认为。又怎么能料到沈青岚父女进京背后有那样错综复杂的隐情?

“但愿如姚表妹所言。”顾莞宁扯了扯唇角,随意地扯开了话题:“夫子昨日布置的课业,你们都背好了没有?待会儿夫子可要一个个检查的。”

顾莞华最是谦和,闻言笑道:“我勉强背上了几句,今日怕是过不了关了。”

顾莞敏叹气:“我也背得结结巴巴,待会儿定会被夫子数落。”

顾莞敏今年十二岁,在顾家这一辈的小姐中排行第三。

顾莞敏的生母是吴氏的陪嫁丫鬟,生她的时候难产身亡。顾莞敏自幼被养在吴氏名下,和顾莞华同进同出颇为亲密。

在一众少女中,顾莞敏的容貌不算出众,脸孔有些扁平,放在人堆里毫不起眼。

“大姐三姐平日最勤奋用功,若是你们两个都被夫子责骂,今天我们几个谁也躲不了了。”顾莞琪淘气地扮了个鬼脸。

顾莞琪是三房长女,今年十一岁,在堂姐妹中排行第四。

她生的娇美可爱,性子活泼,唇边总挂着讨喜的笑容。

年龄最小的顾莞月是顾莞琪的庶妹,今年只有五岁,刚开蒙读书。连字还没认识几个,夫子布置的课业自是和她无关。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谦虚,顾莞月插嘴道:“诸位姐姐不用担心。夫子虽然爱板着脸,其实脾气好的很,不会骂人的。”

众人都被逗乐了。

女学里的几位女夫子各有所长,负责教学的内容各自不同。谁课业落后了,少不得被委婉地数落几句,骂人却是不会的。

她们都是顾家花了重金聘来的,拿着顾家的银子,对侯府里的众小姐自是要尽心尽力。

顾莞月天真烂漫的样子十分可爱。

顾莞宁摸了摸她的包包头,笑着说道:“如果夫子生气骂人,五妹可千万记得替我们求情。夫子一向最喜欢五妹,五妹一张口,夫子肯定会心软,或许就不会责罚我们了。”

顾莞月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十分认真地点头应了。

顾莞宁心里一暖,捏了捏顾莞月圆润**的小脸蛋。

定北侯府的男人们在外征战杀敌流汗流血,这才有了顾家女眷们优渥富贵的生活。太夫人治家严明,极重家风,侯府内宅也因此一片安宁。

这一辈的堂兄弟姐妹,堪称和睦友爱。

不讨人喜的吴莲香是例外。不过,以她那点浅薄的心计,没本事在顾家掀起什么风浪。

沈青岚父女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定北侯府的平静。

沈氏的偏执私心阴暗疯狂,将整个顾家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祖母病逝后,几个堂兄弟都去了军中“历练”,无一生还。

顾莞华顾莞敏出嫁的早,受的牵累少一些。顾莞琪却被沈氏做主嫁给了年过半百的吏部侍郎做继室,天真可爱的顾莞月生病无人过问,年少夭折。

短短几年间,定北侯府众人死的死亡的亡逃的逃,几乎都没落得好下场。

后来,她亲手报了仇,却已满目苍夷举目无亲。

纵然权倾天下,坐上了至高无上的位置。她心里依旧有着深深的遗憾和悔恨。

幸好,一切有了重来的机会。

她会守护好定北侯府,守住所有的亲人。

……

女学的课程排的并不紧张。

上午一个半时辰,众人一起读书习字作画。中午各自回院子,吃饭午休。

到了下午,练琴吹箫下棋,可以任意选择喜好的学习一个时辰。最后半个时辰是骑射武艺课,所有人都得参加。

负责教导众小姐武艺的陈夫子十分宽厚,只重点教导对这门课真正感兴趣的人——比如顾莞宁。其他偷懒躲滑不肯用功的,陈夫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勉强。

上阵杀敌毕竟是男子的事。身为顾家女儿,练习骑射是为了强身健体,撑着顾家尚武的门风。学得好一点差一点都无妨。

和其他几位聘来的夫子不同,这位陈夫子原本是顾家家将的女儿,闺名慧娘,自幼随其父练了一身好武艺。被太夫人看中,在太夫人身边做了一等丫鬟。

这也是定北侯府的惯例。每个主子身边,都有武使丫鬟,保护主子安危。

陈夫子在太夫人身边伺候数年,说话行事谨慎有度,颇得太夫人器重欢心。二十岁的时候,被太夫人做主许配了婚事,嫁给了侯府里的季姓家将。成亲一年后就生了儿子。

后来,陈夫子的丈夫随着定北侯顾湛去了边关,在战场上殒命。陈夫子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太夫人怜惜她,想让她改嫁。陈夫子却执意不肯,独自将儿子季同养大成人。如今季同已经是顾家年轻一辈家将中的佼佼者,颇受器重。

陈夫子闲着无事,太夫人便派她到了女学里,做了教小姐们骑射武艺的夫子。

陈夫子早就被放了奴籍,可她一直视自己为顾家奴婢。纵然做了夫子,对着顾家诸位小姐们,依然战战兢兢颇为恭敬。

别说数落训斥了,就连大声说话都极少。

也因此,骑射练武反倒成了众人最喜欢的一门课程。

一边慢悠悠地练拳,一边说说笑笑。累了随时可以休息,还可以喝茶吃点心闲聊,着实惬意。

一堆软绵绵的花拳绣腿中,顾莞宁显得格外惹眼。

她换了一套浅蓝色的女子武服,贴身的武服勾勒出少女动人的身姿,身材高挑,腰肢纤细,胸前也有了起伏的曲线。

目光专注,神采奕奕。

一套热身拳,打得行云流水,利落漂亮。更难得的是,出拳时干脆利落,颇有力道。

陈夫子忍不住频频注目。

顾二小姐对练武既有兴趣又有天分,在众人里一直是佼佼者。不过,往日也没这般出色。这几天就像忽然开了窍一般,进步神速……

正想着,顾二小姐已经气定神闲地停了手。俏脸上泛起丝丝红晕,白里透红,宛如桃花般姣美夺目。

顾莞宁走了过来,恭敬地喊了声“陈夫子”。

不知怎么地,对着那双平静清亮的眼眸,陈夫子竟有些局促,忙应道:“二小姐不必多礼。前几日教的这套拳,二小姐已经练的颇有火候,今日可以不必再练。接下来的时间,二小姐移步去那一边练射箭吧!”

顾莞宁点点头,温和地笑道:“劳烦陈夫子多多指点。”

陈夫子一直对祖母忠心耿耿。

祖母病逝后,陈夫子不愿为沈氏所用,自请为祖母结庐守墓。

季同则领着顾家所有家将追随顾莞宁母子,一路逃出京城。身形和她最相似的珊瑚乔装改扮成她的模样,和季同一起引开了追兵。最终双双陨落,尸骨无存。

几年后,顾莞宁大仇得报,领着儿子到祖母的墓前烧香磕头时,看到的是年已半百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陈夫子。

当陈夫子恭敬地跪下,喊着二小姐的时候,她满心酸楚泪盈于睫。

为了顾家,陈夫子死了丈夫,唯一的儿子也不得善终,孤苦一人守着祖母的坟墓,却毫无怨言甘之如饴。

她这个做主子的,亏欠陈夫子的实在太多了。

她赏赐了一座府邸给陈夫子,又封了陈夫子“一品忠义夫人”的诰命,奉养陈夫子安度余生。

只可惜,陈夫子做了忠义夫人之后,寿元不长,短短几年就生了重病去世。

身边的人一一离去,顾莞宁心里的柔软也渐渐逝去,慢慢地越来越冷硬。

重生在青春韶华之龄,对顾莞宁来说,最大的惊喜就是得以和故人一一重逢。比如眼前只有三十六岁姿容飒爽目光明亮的陈夫子。

顾莞宁是顾家最矜贵的嫡女,明艳动人,美丽夺目,在众小姐中是最出挑拔尖的,素日里性情也有几分高傲。

像此刻这般温言软语,着实少见。

陈夫子顿时受宠若惊,忙笑道:“教导二小姐是我分内的事,不敢担劳烦二字。”

顾莞宁清楚陈夫子的性情脾气,纵然有心亲近,也不宜操之过急。免得示好不成,反而吓坏了陈夫子。闻言淡淡一笑,并不多言。

陈夫子果然更习惯这样的顾莞宁,暗暗松了口气。

……

小说《他崩逝后的十几年里》 第六章 忠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