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质子万安

更新时间:2021-01-06 16:01:19

质子万安

质子万安 糯米糍 著

已完结 孟知欢陆饮溪

完整版小说《质子万安》由糯米糍最新写的一本仙侠虐恋类小说,主角孟知欢陆饮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暗骂云倾羡那厮没事找事,好端端一个魔界沉霄王,不老老实实镇守魔界,非要往人界跑,还连累她这个一纸婚约与他绑在一起的未婚妻前去寻他。但仔细想想也罢,左右她很少来人界,就当是看看新鲜好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DIERZHANG

离开魔界了吧

没人知道你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白日里的燥热消散了不少。

孟知欢在衔柳城一家酒楼里寻到了云倾羡的气息,他没有刻意隐藏,而他周身散发的魔气孟知欢再熟悉不过。

尚未踏入云倾羡所在的厢房,便听到楼下一阵又一阵的击掌欢呼声,楼下说书先生正说到精彩之处,讲述的正是五百年前魔界混战那回事。

那时的她早早出名,好战的性子声名远扬。仙魔大战后,两方均损失惨重,魔界之主及其得力干将大多归于尘土,为了振兴日渐衰微的魔界,重立新的魔界之主,内部斗争十分惨烈。如若不是凭借一身高超术法,她也不会站到现如今的位置上,和其余同样出色的三人同统魔界。

这五百年来,魔界渐渐趋向安稳,小妖小魔皆安居乐业,安守本分,神不犯我,我不犯神,和外界印象中的暴戾形象完全不同。

说书先生唾沫横飞:“……那碧梧王虽是女子,胆色却不比其他人弱,面对数不尽的群妖,她浑身浴血犹如地狱恶鬼,手中长鞭所击之处,无一不灰飞烟灭……”

孟知欢摇摇头,只觉夸张。她要真这么厉害,早就去神界找天神决一胜负了,还会在这儿听凡人们随意编排自己不成?

她不再多听,循着侍女指引上楼。

甫一推开门,就见一身暗色绣金玄袍的云倾羡浑身酒气缭绕,连衣袖都湿漉漉一片。他单手支颐,另一只手中拎着酒壶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嘴里送,不知道日夜交替醉了多久了。

听到门口动静,云倾羡拿那双潋滟的桃花眼睨她一眼,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他语调慵懒,说不出的暧昧:“碧梧,又打架了?”

他闻到了孟知欢身上的血腥味。

“单方面揍人,算不得打架。”孟知欢不顾形象地坐在他身旁,随手掀开一壶新酒,“喝酒怎么也不叫上我?”

“你也对这出戏感兴趣不成?”云倾羡玩笑道。

孟知欢凝神又听了会儿,摇头:“没意思,都是陈芝麻烂谷子五百年前的事了,还拿出来说。”

云倾羡啧一声,兀自喃喃:“是,都过去五百年了……”他一仰头,又是一口醇酒。

孟知欢拿折扇敲了敲桌子,笑容戏谑:“你大老远跑来人界,就是为了来听戏?你要真想听,我差人去找个说书说得好的小妖怪送你宫里去?”

“你何时爱管上我的闲事了?”云倾羡轻笑,丢开空掉的酒壶,差旁边静静服侍的侍女再度送上一壶新酒,这才再度漫不经心地启唇,“说起来,你怎么会出来寻我?”

孟知欢单手撑着下巴,酒意渐渐上头,她有些晕乎:“还不是那两位,只等着我们俩快些成婚,好将嫁妆塞给我……啊……他们看我闲得无聊,便差我来寻你,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给我们吧。”

她指的是魔界四王中的另外两人,他们两位年岁已大,渐渐力不从心,虽是如此,但还是一心想着振兴魔界的。他们虽与孟知欢、云倾羡地位平等,但从年岁上来说,毕竟是长辈,再加上一向喜爱孟知欢,便提出只要她与沉霄王云倾羡联姻,便将他们手下掌管的妖兵魔将等势力尽数送与他们,作为贺礼。

在他们归于尘土后,将由她与云倾羡夫妻二人共统魔界。

于是冲动之下,四百年前,孟知欢便与那时失魂落魄的云倾羡在魔帝雕像前立了誓言,许下一纸婚约。

云倾羡散漫地笑笑,抬眸望向孟知欢的侧脸,她长相是世间女子少有的英气俊美,明明是女娇娥,却喜欢作男子打扮。

“他们倒是宠你。”他语焉不详地说。

孟知欢偏头一笑,脸颊因为烈酒而微热:“不论如何,总归一纸婚约是真,我俩关系不错也是真,何不凑合凑合过?难不成你想与神界仙界的人联姻不成?他们性子傲,恐怕不会将我们放在眼里,当然,”她一抬眉,“我也未曾将他们放在眼里过。”

见云倾羡沉默不语,孟知欢又好脾气地说:“话说回来,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要是真找到了你那转世妻子,我便成全你们,亲手毁约,不让你担责,如何?”

云倾羡闻言脸色一白,她无意中的话语正好戳中他的痛处。

四百年前他之所以会答应那桩婚约,正是因为魔界混战结束后,夺得沉霄王位置的他风头正盛,一时肆意妄为,跑去人界寻欢作乐,自此识得了让他再也忘不了放不下的劫数。

陪伴那人界女子短短一世后,他一直试图寻找她的转世,再续前缘,却求而不得。

云倾羡私自与人界女子结缘,魔界另外两王知晓真相后无比震怒,要求无所事事的他让出沉霄王的位置,直到他答应与孟知欢的婚事方才作罢。

云倾羡一把夺过孟知欢手中的酒壶,放冷了眉眼:“阿幸已经死了,你不必再提她。”

“既然你明知道阿幸姑娘死了,为何还要年年来人界?年年来这衔柳城?这家酒楼也是你差人新开的吧,就因为四百年前你是在此处初遇的她?”孟知欢反刺他。

“孟知欢,你闭嘴。”云倾羡额角青筋微跳,不留情面地低斥道,周围几个侍女被这声吼吓得纷纷跪倒在地。

突然被连名带姓地喊,孟知欢也隐隐动了怒气,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从天而降一桩婚约也就罢了,未婚夫婿还为一个死了四百年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动怒。

诚然……诚然自己在四百年前不懂事喜欢过他,但那也是往事了,知晓他心底另有他人,她就早早放手了。可他现在这副态度,是当自己好欺负不成?自己一番好心好意还做错了不成?

“好,好得很,你尽管安安心心留在这里听你的戏,魔界少你一人不少,你不回,我可得回去了,免得魔界遭到攻击,明明有四王,却只有区区两王抵抗,那可真成笑话了!”孟知欢抬袖擦拭掉嘴角酒渍,冷着脸起身往外走。

在她即将踏出厢房时,云倾羡喊住了她,他声音有些疲惫:“碧梧。”

孟知欢脚步一顿,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云倾羡揉了揉额角,被酒浸湿的衣襟衣袖渐渐被法力烘干,浑身酒气也消散掉,他慢慢开口:“你不必拿话激我。”

他一挥袖,围在他身后的侍女纷纷被消了记忆,瘫软在地陷入昏迷。

“我自然会随你回去。”

两人一同下了楼,楼下说书先生的评书不知何时早已结束,大厅的台子上换上了歌舞表演,伴随着似有若无的丝竹声,舞姬翩翩起舞,偶尔还会在就餐的人群中穿梭。

“没人知道你离开魔界了吧?”云倾羡随意打量着周遭试图靠近他的舞姬,忽而开口低声问孟知欢。

孟知欢摇头:“两位王并未出面,而是唤座下眼熟的小狐妖来告诉我你去人界的消息的,我出来得很低调,除了他们两位王外,应该无人知晓。”

云倾羡笑笑:“那便好。”

孟知欢神情一肃,心底隐隐有些不安,近几年魔界又有些动荡,她不是不知道,暗地里有人觊觎她的位置。但放眼整个魔界她的武力值都是数一数二的,自恋一点说,他们又很是忌惮她,不敢轻举妄动。

但倘若外人知晓她以及云倾羡同时离开了魔界……

“我们动作快些吧,你这次出来已经好几日了,我出来也十多个时辰了。”孟知欢催促。

“好。”云倾羡显然也想到了这些,收起他玩世不恭的一面,面色有些凝重。寻转世妻子归寻转世妻子,把事情闹大可得不偿失。

刚行至大门口,云倾羡的衣角便被人拽住,紧接着一个纤瘦的身影直直撞到云倾羡怀里。

云倾羡微愣,还未反应过来,那身影便抬起头,露出一双惊艳的眼睛,她眼底水雾氤氲,下半张脸虽然被普通的绢布掩盖,却丝毫掩盖不住她的风姿。

“云东家救我!”她声音微微颤抖,带着不可名状的惊恐。

云倾羡一僵,目光紧紧凝在她脸上,尚未来得及开口,身后便有一年轻客人几步追上来,语气不善道:“你是这家店的东家?”

云倾羡回过神来,手中微微用了些力道推开那女子,这才冷冰冰地说:“是又如何?”

店小二赶忙急急走过来解围,他先是向云倾羡作了一个揖,恭恭敬敬喊了声“云东家”,这才向那客人解释:“阿菱只是一个小厨娘,平日里整天待在厨房里,今日客人多,人手不够这才出来帮忙。”说完,他朝那女子使眼色,“阿菱,还不快离开。”

名唤阿菱的女子眼底水光盈盈,委委屈屈地再度看了云倾羡一眼,这才忙不迭地低下头往厨房的方向走。

“厨娘还怕什么羞啊,这么见不得人不成?”那客人哄笑,再度上前蛮横地抓住阿菱的手,“厨娘正好,我的府里正好缺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厨娘,不如阿菱姑娘随我回府去?”

阿菱挣脱不开,无视一旁的孟知欢,再度望向云倾羡,哀切道:“云东家……阿菱不想去。”

孟知欢觉得好笑,这姑娘怎么看怎么矫揉造作,她一挑眉打趣云倾羡:“我说你怎么老喜欢往这儿跑,桃花倒是挺旺啊。”

云倾羡有些不耐烦地蹙眉,睨她一眼:“我可受不起。”

他虽是这家酒楼的幕后东家,却极少露面,也不喜过于高调,让店里做事的人将他当成普通客人便可,不必特殊照顾,不想这小小厨娘居然能记住他。

云倾羡向来不喜女子过于伶俐聪慧,那女子不安于自己现在的状况,无视那店小二的帮助,一直妄图攀高枝向他求助他便已看不顺眼。最最重要的是,她居然听了些风言风语,知晓他一直在寻阿幸,将阿幸的扮相和话语学了个十成十。

只可惜阿幸性子单纯,从没有她这般城府。

云倾羡再度冷眼扫了阿菱一眼,不再理会她,完全没打算走戏本子里说的英雄救美以身相许那套。

“我在门外等你。”冲孟知欢丢下这句话,他便率先出去了。

“啧!”孟知欢望着他的背影幽幽叹口气,看来他是打算把麻烦事丢给她了,“薄情郎啊薄情郎!”

见云倾羡径直离开,丝毫没有救她的意思,那阿菱倒是刚烈起来,收起眼泪,甩开那难缠的客人的手,语调凶狠道:“说了我不去!”

那客人再度上前,不依不饶道:“不去?你东家看在我的面子上,都不打算护着你,你……”

“这位公子还是莫要强人所难的好。”孟知欢**话来,好言好语地拿着折扇敲了敲那客人的手背。

自己难得出门一趟,居然接连碰到两桩强取豪夺的事,而自己次次都是出头的那一方,也不知该叹运气好还是运气背?

那客人甩开孟知欢的折扇,长眉倒竖:“你小子不识趣是不是?知不知道我是……”

“啧,真麻烦。”

孟知欢懒得再跟他废话,低低念了个口诀,一道红光倏地钻入他的大脑里,搅得他意识昏沉,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我是……我可是小王爷府的大管家!你可知道我家小王爷是谁?他……他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孙……”他骂骂咧咧地兀自走远了。那店小二又惊又疑地打量孟知欢几眼,这才赶紧追上前,扶住那位身份尊贵的“大管家”。

“我哪知道小王爷是谁?”

孟知欢不耐烦地收回目光,见那阿菱一双氤氲的眸朝自己看来,唰地展开折扇挡住自己的下半张脸,戏谑道:“姑娘,感谢就不必了,我这人就爱多管闲事,就爱拔刀相助,如果你真想感谢我,可以选择来世做牛做马,真不必今生以身相许。想对我以身相许的姑娘太多,这辈子怕是排不到你了。”

阿菱扑哧一笑,没了刚才对云倾羡的做作,也没了对那无理客人的凶狠,而是自然而然放松的状态:“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你。”

她低头摘了覆在下半张脸上的绢布,露出一张白净精致的脸,粲然一笑:“公子以后有空可以来这家酒楼吃饭,我请客。”

看清她容貌的那一刻,孟知欢微愣,惊疑的话语脱口而出:“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为阿菱。”

“不,我是问本名。”孟知欢缓缓移开遮面的折扇。

阿菱这才正正经经地看清孟知欢的正脸,瞧着男子打扮的孟知欢,她心底莫名也有些疑惑和惊讶,这男子的样貌居然和自己有七分相像,只是自己偏于温婉柔美,那男子偏向英气俊美。

“知菱,我叫孟知菱。”她说。

小说《质子万安》 第2章 没人知道你离开魔界了吧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