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异蛊传说

更新时间:2021-01-12 16:00:54

异蛊传说

异蛊传说 九道泉水 著

已完结 萧昆仑郭泥

完结小说《异蛊传说》由九道泉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昆仑郭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而师父为了救我,养出天下最毒的三尸蛇蛊……...

精彩章节试读:

黑衣人恼怒之下,下了必杀令,血螳螂蛊杀死麻火心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正因如此,麻火心才用力推开我,让我赶紧逃走。

我受力滚到两米开外。

皎洁的月光下,麻火心周身上下血红无比,脑袋比刚才大上了几分,眼睛、耳朵也开始沁出鲜血。

七窍流血!

到了此刻,我才明白,为什么世人会谈蛊色变,因为蛊毒发作,太可怕。

我要是此刻逃走,算不上英雄好汉,叫道:“麻师叔,血螳螂和三尸蛇蛊相比,哪个更毒……你告诉我……”

麻火心躺在地上,鼻孔冒气,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微微摇摇头,眼珠子通红,示意我赶快离去。

我脑海快速转动,师父说过,三尸蛇蛊是侗人最狠毒的蛊虫。那么血螳螂肯定比不上三尸蛇蛊。再加上我体内隐藏着更厉害的先天之虫。

我根本就不用怕血螳螂。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想,眼前这个节点,来不及验证。

我鼓起勇气,冲了上前,抓起麻火心的双手。抓起他双手的瞬间,我耳边响起一阵阵幽怨的婴儿哭声,凄厉至极,幽怨极强。

“血螳螂,你有本事就钻到我身体里来。”我用尽了全部力气大声喊道。

我不懂解蛊的法子,只希望激怒螳螂蛊,把它引到我身体里。我体内有先天之虫,再加上身带三尸蛇蛊,一定能弄死血螳螂。

嘤嘤!咯咯!凄厉的哭声环绕在耳边,我甚至能看到一个周身通红的婴孩,就站在我眼前,咧出红色的牙齿,怨毒地看着我。

我咬牙叫道:“血螳螂,小爷要弄死你。怨灵,小鬼,小杂碎,小爷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你的牙齿吗?我不怕你!”

就在我破口大骂之际,直觉右手掌心传来撕裂的感觉,我心中一喜,血螳螂从麻火心掌心钻过来了。这种撕裂感,比起先天毒虫的折磨,我还能承受。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五分钟,血螳螂完全钻入我的身体里。我身子力气被抽空,整个人迎面倒在地上。明月高悬天空,静静地看着我。

疼痛顺着右手传开,不过几秒钟,就传遍周身上下。每过一秒钟,疼痛就成倍增长。到最后,像有十几把钢刀在割我的肉。

我感觉自己快忍受不住了,意志马上就要崩溃。

我望着月亮,那月亮慢慢地变成师父的面孔,我不由地喊道:“师父,我好痛,救我!”

师父笑了笑,说:“昆仑,你是万中无一的少年。你不该被一只小小的血螳螂弄死。”

我瞳孔怒睁,一股霸道的力气涌了上来,随即只觉喉咙传来一股滞塞的感觉,忍不住咳嗽起来,右手撑在地上,翻身咳嗽,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鲜血之中,还能看到半截成型螳螂蛊。

很快,半截成型的螳螂蛊湮没在血之中。

在耳边萦绕的,凄厉的婴孩哭声,也跟着消失。

血螳螂死掉了。

我大口地喘息,休息了好一会,才挣扎爬到麻火心身边。麻火心眼睛早已合上,身子僵硬,我忙伸手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气息。

怎么办?我绞尽脑汁苦想,麻师叔虽然还有气息,但体内肯定还有毒素,要是不解毒,肯定活不了。

我全身无力,脑袋晕厥一片空白,重重拍打了几下,想起师父有一次帮一个中蛊的人治伤,用刀割开那人身上的淤血处,放血解毒的经历。

我决定冒险一试,摸到匕首,说:“麻师叔,我要是把你医死了,你可千万不要怪我。”

我决定冒险一试,先用刀划开了麻师叔,肿成红灯笼一样的脑袋,一共划了三刀,用力挤压,果然有大量黑血涌出来,有些黑血流到了眼睛里。

我又在麻师叔双手掌心位置,各划上一刀,同时用力挤压,又有黑血流出来。

忙完这一切,我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好在麻师叔虽处于昏迷状态,呼吸慢慢恢复了正常。只要能醒过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担心黑衣人会折返回来,查看我们有没有死,等到气力恢复一些,咬牙背起了麻师叔。本想带着八只行尸一起走的,可无论我怎么敲动阴锣,他们都一动不动,直勾勾地站在溪涧边上。

我只能拿着阴锣,背起麻师叔离开了溪涧。顺着来路,慢慢地走着。我筋疲力竭,在一处缓坡上,脚底一滑,两人便滚了下去。

滚到山坡下面,我再也没有力气走动,我也被血螳螂折磨得够呛,能走出来,已是万幸。

我折了些树枝,盖在我与麻师叔身上,藏了起来。但愿麻师叔能早些醒过来,但愿我们能熬过这漫长的一夜,我心中期盼。

我一动不动,回想刚刚发生惊险一幕,要不是师父给我鼓励,我已经被血螳螂弄死了。

再仔细一想,我与螳螂蛊搏斗的时候,忽然涌出一股霸道的力量。这股力量,和我当初愤怒至极,发力掐住罗锤是一模一样的。

我伸手摸了摸肚子,心道:“我体内的先天之虫,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虫子啊?它和我的出生有关系吗?要是师父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就可以问他了。”

我带着种种的疑问沉沉地睡了过去,依稀之间,身边的铁罐子透出微微的白光,不过白光很快就被盖住了。

天蒙蒙亮,我就醒了过来。

我用袖子擦掉麻师叔身上的血渍,发现他的肤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头上三道伤疤分外明显。

一直等到山林被阳光笼罩。麻师叔手指动了动,嘴巴也翕动了几下。

我惊喜地喊:“麻师叔,你醒了吗?”

“昆仑,咱们是在阴曹地府吗?”麻师叔睁开眼睛,微弱地问,“怎么四周那么黑,我只能听到你的声音,看到到你人。看来人死了……只剩下摸不着、看不到的魂魄。”

我不由一愣,伸手在麻师叔的眼前晃动一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我才注意到,他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神,已经失去光泽,变得空洞。

麻师叔看不见东西了,可能是毒性还没有完全解除。

我说:“麻师叔,血螳螂死了。咱们还好好地活着。你体内的毒素还没完全清除,暂时看不见。”

麻师叔眼睛眨动了几下,想说什么却收住了,道:“你之前放了萧天刑,但是你昨晚救了我,咱们之间扯平了。”

我扶着麻师叔坐起来,又以最简洁的话语,把昨晚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麻师叔伸出大拇指哥,道:“昆仑,你一身胆气!敢把把血螳螂吸入体内。你一身智慧,能想到放血解毒!真是了不起。”

叙述之中,我跳过先天之虫发力这一段,只说一切是三尸蛇蛊的功劳。

麻师叔也没有仔细追问。

我问:“麻师叔,血螳螂发作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个婴孩凄厉的哭声,总感觉它会上前喝我的鲜血,这是怎么回事呢?”

麻师叔道:“昆仑,血螳螂会取用婴孩的鲜血,可能那哭声,是那个婴儿存在的怨念。血螳螂化为乌有,哭声自然会消失的。”

我心想还真是的,这么看来,黑衣人太邪恶了,竟然用婴孩的鲜血养蛊。

我搀扶着麻师叔离开缓坡,又在麻师叔指导下,造了个陷阱,捕到了野兔子,生火烤了兔。我又采摘了治伤的药草,帮麻师叔包扎好伤口。

麻师叔眼睛看不见,没有办法长途驱使八只行尸,找了个山洞,把它们关在里面。等到以后,再来带走他们。

我道:“麻师叔,我们耽误了两天,要尽快赶到清水溪。我怕我师父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麻师叔点点头。

麻师叔眼睛暂时看不见,我弄着一根竹棍牵着他。

一路上,麻师叔讲了很多养蛊的巫术与禁忌,包括养螳螂蛊的法子,还有侗族人与苗族人养蛊的区别,极大地丰富了我的阅历。

麻师叔伸手一指,说:“贵州、湖南、还有云南部分,在广义上都属于苗疆的地带,自古以来,蛊术盛行,与各种巫术结合,堪称华夏一绝。贵州境内,以三尸蛇蛊为著名。湖南湘西境内,则以金蚕蛊最强。翻过前面那座山,就进入湖南境内了。”

小说《异蛊传说》 第8章 惊险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