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隔代不相见

更新时间:2021-03-31 13:45:06

隔代不相见

隔代不相见 久雨闻雷 著

连载中 二不见白月亮

主角是二不见白月亮的书名叫《隔代不相见》,是作者久雨闻雷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出生的那天,爷爷挖掉了双眼……...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祭旗

我在西厢房中住了九年,对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就算把全部的感官都封闭起来,我也能准确的找到每一样东西。

原本,四面墙的架子上,都是摆满了物件儿的,而且有着清晰整齐的分类。

可现在呢?

正对门口的西墙上面,已经光秃无一物。

不,准确的说还是有的。

一幅我从未见过的画卷,显然是白月亮之前手中的那幅。

孤零零的悬挂在墙上,多少显得有些突兀和诡异。

尤其是画卷本身,上面有九色神光的彩云,也有耀眼夺目的霞芒,还有一只通体赤红的巨大凤鸟。

偏偏,在那凤鸟背上的图案不见了。

依照轮廓判断,缺失的一个女子。

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幅画应该是九天玄女图。

她在民俗信仰中的地位并不显赫,然而在道教中却极受推崇,被奉为高阶女仙和术数神。

我不知道白月亮从哪里弄来的这幅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缺少了玄女。

但有一点不容否认,这幅画比西厢房里任何物件的来头都要大的多。

否则,原本摆列整齐有序的诸多物件儿,不会凌乱的簇拥到其他三面墙的架子上。

而且,器物之口,均是朝向着那副画。

大有一副……朝拜之意!

而这,也是让我疑惑不已。

白月亮,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幅画,又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压下内心翻腾的念头,我再次掐动了养灵诀。

将银锁和烟袋做过修复后,从西厢房中退了出来。

原本我想暂且忍让,和白月亮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至少要弄清楚她的真实身份。

可打开窗,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蜷缩着身体,仿佛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兔子。

这瞬间,我觉得她又像之前那样可爱了。

不过这个念头仅仅存在了一两秒钟,转瞬我就又想到了入赘书,于是从兜里把那封信掏了出来。

我必须弄清楚,爷爷打的什么主意?

到底是利令智昏,还是另有所图,非得让我当上门女婿?

“小兔崽子,老子掐指一算,你又他娘的在骂街是不是?”

信的第一句话,就把我看无语了,他还真是把我心思钻的透透的,于是继续看了下去。

整封信大部分都是爷爷的邀功之词,说培养我怎么怎么不容易,拉扯我那些年,他又吃了多少苦。

叮嘱我别忘恩负义,做了白眼狼。

末了,才用极短的三句话,告知了我所关心的问题。

第一,为何是入赘书?

原因很简单,当年他一场花酒后的打赌,把我输出去了。

第二,白月亮到底什么来头?

一句话,打赌所输之人的孙女。

第三,我未来的路如何走?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刺啦啦……

看完,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信撕了个粉碎。然后从西厢房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雕,锁门去了前面。

铜雕为三眼乌鸦,是大深坑里摸出来的明器,后来摸器之人暴毙,这玩意儿被爷爷低价收了回来。

来到东间的卧室,我用针刺破了手指,在爷爷的照片上抹过一道血痕,又用鲜血洗过乌鸦的眼睛。

针尖蘸血,在黄纸上写下了两行字。

“您之大恩,没齿不忘;思及愧疚难当,唯有诚心祷念。”

“愿您余生所遇的每颗白菜,都被他家的猪捷足先登,后而拱之。”

——不见!

墨迹蒸干后,我将黄纸包裹在了铜鸦的身上,点完一把火,掐动了驭灵决。

而后,便听到了振翅的破空声,急速消失在了夕阳坠下的方向。

“不见,你太冲动了。”

门帘挑开,白月亮走了进来,望望窗外,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冲动?

看看爷爷的照片,我冷哼一声:“只许他放火,不许我点灯,哪门子道理?”

“我说的不是这个。”

白月亮指指相片前面的铜雕,俏脸上神色凝重。

“你不该用它的,二爷爷不会拿你怎么着,但你觉得它去了……还回得来吗?”

“……”

我没有说话。

或者说,我意识到了自己犯的错。

见此,白月亮笑笑,出言安慰。

“话说回来,人嘛,偶尔冲动一次也正常,你有反思之意就够了。”

“想好没有,今晚带我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这时候,我没办法再跟她拌嘴。

“来之前,听二爷爷说林语堂的饭菜很有特色,不如去那里尝尝?”

林语堂,是坐落在河畔林间的一家私厨,名气很大。

可正是有所了解,我才会心生推却之意。

“还是换个地方吧?”

“怎么,心疼钱?”

白月亮笑笑,讽刺我小气。

“那倒不是,别说一顿饭,请你吃百顿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点我没吹牛,不提爷爷那一摞子存折,就单说西厢房里的东西,随便出手一件都够胡吃海喝半年的。

当然,那必须是在养好了的情况下。

现在出手,别说大赚,倒贴都没人敢接。

“那是为什么,不干净?”

白月亮透着好奇,从她眸子里闪烁的光芒中,我知道了这是一语双关。

如果没有猜错,爷爷应该还告诉了她一些别的东西,于是便点了点头。

“算是吧,总之会时不时的折腾出些动静来。”

过去十年我虽然被锁在了后院,但每逢周末爷爷都会带我出去。

而且每次出门,都会叮嘱我同样一句话。

“只有见识了污浊和肮脏,才能让我们守住内心的纯良。”

林语堂,爷爷带我去过两次。

我亲耳听到过稀奇古怪的传闻,也亲眼见到过不干不净的东西,还亲口问过爷爷为什么不出手拾掇拾掇。

两次得到的答复,也是同一句话。

“咱们家吃的饭,从来都是别人登门来求的;主动伸手去要,老子丢不起那个脸,你更不能自甘**。”

“这话我信,符合二爷爷的性格,只是去不成的话,未免太可惜了。”

白月亮点头的同时,流露出失望之色。

“所以不是我不请你去,而是爷爷不让,要怪你就怪他。”

林语堂去不成,我心里总算是通畅了些。

几次交锋吃瘪之后,终于是扳回了一局。

然而这口气还没散尽,白月亮就又说话了。

“不见,如果二爷爷真是这样说的,不是更应该去吗?”

“怎么就更应该去了?”

我直接气笑了,这丫头是打算跟我杠到底吗?

“因为,有人求上门了啊?”

“谁?”

下意识问出的同时,我抬眼看向了大门。

白月亮抬起手在我面前晃晃,轻轻笑了笑。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

“没错,就是我。”

白月亮点点头,拉着我的手撒起了娇。

“不见哥哥,我求求你了,就带我去林语堂吧?”

额……

这下,我真的坐蜡了。

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最终,还是咬着牙做了拒绝。

“林语堂的饭没那么好吃,晚上我给你做手擀面。”

手擀面?

白月亮不屑的撇嘴,随后说出一句深意满满的话。

“手擀面确实能填饱肚子,可它能用来祭旗吗?”

“你到底什么意思?”

现在我才听明白,原来白月亮一直在跟我打哑谜,其实一切另有目的。

“不见,如果你想自立,总得需要一物来祭旗吧?”

“你连这都知道?”

“当然!”

白月亮点点头,抬手指向了墙上挂着的匾。

“我还知道,二家停了九年的买卖,也该重新开张了。”

“你说的这些,是不是我爷爷的意思?”

我现在是愈发好奇白月亮和爷爷的关系了,二家从不与外人道的事情她都一清二楚,这里面藏着的信息可太多了。

要知道祭旗这种事儿,连我父母都是不知情的。

“谁的意思,有那么重要吗?”

凝视着我的双眼,白月亮眸子里的光芒越来越盛。

“重要的是,今天是你的成人礼,必须二选一。”

“要么,跟我入洞房行巫山云雨;要么,重立二家倒了十八年的旗。”

小说《隔代不相见》 第四章 祭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