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更新时间:2021-04-06 09:51:42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苏皖 著

连载中 苏宁灵溪

主角叫苏宁灵溪的小说叫做《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是作者苏皖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杀猪匠不杀五指之猪。守村人不守有庙之村。风水师不点邪龙宝地。接生婆的双手必须用公鸡血洗。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这些古老而神秘的规矩当真只是形式化?如果我告诉你有些规矩不可破,破了就会死人,你信吗...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我打开行李箱,把我的衣服挂进衣柜。

最下方的信封里,有我爸为我准备的两万块钱。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农业银行的银行卡,上面贴有一张标签,标签上写着童鸢寄三个字。

很显然,这张农业银行卡是我那分别十一年的姐姐给的。

里面有多少钱我不清楚,也没打算用。

我把自己的东西归类放好,盘算着我所需要的东西。

第一个必备品,手机。

我得和家里联系,更得联系灵溪。

就像她刚才说的那样,我身上的恶灵每过三天就得靠她压制。我得随时能联系上她。

否则功德没积累,我已经死了,一切都是白瞎。

第二个必备品,驾照。

这玩意我曾打算上了大学再去考的。

但现在没办法,我只能计划提前。

不然我哪都去不了,天天死守着这栋别墅。

第三个必备品,被褥。

大冬天的,我可不想被冻死。

至于其它所需用品,像牙膏牙刷这些小东西,我直接写了张单子,等下拿给灵溪就是了。

躺在没有被褥的席梦思床上,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孤单。

孤单的有些无助。

爷爷死了,我被恶灵缠身,有家不能回,有书不能读。

我的人生竟然因为一次杀猪彻底被改变,这是上天的捉弄吗?又还是我苏宁本就命该如此?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泪水也在这一刻悄然滑落。

“你哭了?”房间外,灵溪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她手里拎着一袋零食,神色清淡道:“饿了就先吃点,我帮你点了外卖。”

“啊?没有没有,眼里进了沙子。”我手忙脚乱的起身,胡乱擦掉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道:“你不是说吃饭自己想办法吗,怎么还帮我点了外卖。”

灵溪似有不满道:“我在家自然不会饿着你,我不在家那就得靠你自己想办法了。”

我感激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会做饭,只要给我食材就行。”

“真会?”灵溪报以质疑的目光。

“真会。”我狠狠点头道:“比不上饭店里的大厨,但一些家常菜是没问题的。”

灵溪将零食放在门边:“行,我这就让人送菜,把冰箱里装满,起码够你吃一个星期的。”

“还有这些。”我将事先列好的单子交给灵溪,商量道:“驾照的事你看怎么安排。”

灵溪大致扫了眼我所需要的东西,思索道:“我可以让铁山送你去驾校报名,找点关系,在最短的时间帮你拿到驾照。”

“铁山?就是去我家接我们的寸头司机吗?”我问道。

“对,铁山是我的专职司机,这阵子先借你用了。”灵溪大方道:“车库里有三辆车,你拿到驾照后自己挑一辆,以后出门也方便。”

随后,灵溪拿着我写的单子安排去了。

我一个人在二楼转了一圈,实在是无聊的很,只能打开电脑玩了一会,顺便挂上了自己的QQ号。

这个QQ号还是我读初一上电脑课的时候申请的,因为没买手机,每次登陆都是借助上电脑课的机会,上面的好友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

看着备注里熟悉的名字,回忆着从前学校里的美好生活,我忍不住再次叹息。

也不知三年后我是否能祛除体内恶灵回归校园,又还是......

正当我为自己的将来感到茫然的时候,QQ上突然有头像闪烁。

我点开一看,给我发信息的是我高中同班同学孟凡,这家伙提前祝我新年快乐。

孟凡是我在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之一,说是死党也不为过。

看着他的祝福,我心酸的回了句:遇到点事,得休学了。

孟凡回了个问号,又接着询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懒得打字,直接给他弹了语音,顺手将耳机戴上。

“大哥,你别吓我啊。”语音一接通,孟凡熟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斜靠在椅子上,自嘲道:“没吓你,是真休学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孟凡着急道:“下学期高考了,你这一闹,是要放弃大学旅程吗?”

“是啊,性命攸关,不放弃不行。”我老实说道:“怎么形容呢,有些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偏偏让我遇到了。”

孟凡那边停顿了片刻,语气变得凝重道:“生病了?”

见我不说话,孟凡催促道:“宁子,咱俩的关系你有必要瞒着我吗?说出来我帮你一起想办法。”

“额......”我稍稍犹豫了一番,戒备道:“那你千万别告诉旁人,我可不想被人当做故事笑料背后议论。”

“我去,我是那种人吗?”孟凡叫屈道:“我发誓,你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要是告诉第三者,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得到孟凡的保证,我将恶灵缠身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

包括我现在人在中州,积累十件功德的事,我都一一解释清楚。

孟凡那边很久没有回话,就在我以为语音断线的时候,这家伙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宁子,你说的我都信。”

“恩。”我轻轻嗯了声,反问道:“你以前不是科学少年吗,怎么还信这些东西了。”

孟凡沉默了一会,咂嘴道:“有些事不信不行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语音里我听到孟凡的奶奶在喊他吃饭。

“宁子,我得吃饭去了,咱们晚上聊。”孟凡意犹未尽道:“晚上我再告诉你我最近遇到的怪事,比你的更玄乎。”

语音切断后我拿下耳机一阵无语,这小子,吊我胃口不是?

之后,我又玩了会扫雷,直到晚点七点,灵溪叫我下楼。

客厅里,满满当当的摆放着一堆东西。

灵溪颇为头疼的朝我说道:“你要的东西都在这,自己收拾吧。”

我仔细看了下,从水果到蔬菜,到鱼类肉食,别说我一个礼拜的伙食了,就是一个月我看都够了。

“喏,手机和被褥,日常用品,都在沙发上,记得拎上去。”灵溪走向自己的房间:“外卖在桌子上,手机卡需要你本人带着身份证去办。”

我摸着口袋里的两万块钱,加上大伯给的一千块压岁钱,忐忑道:“这些总共花了多少钱?”

灵溪是救我性命的,可没说要负责我日常开销。

再说了,我也不好意思让她付钱。

推开房门的灵溪听到我的询问脚步微停,转身促狭道:“你有多少钱?”

“啊?”我竖起两根手指,弱弱道:“两,两万一千块。”

灵溪极为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转瞬即逝,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

小说《民间禁忌奇谈:不能坏的规矩》 第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