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乡村怪谈

更新时间:2021-04-21 17:12:19

乡村怪谈

乡村怪谈 亦假亦真 著

已完结 杨晓东褚大娘

《乡村怪谈》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亦假亦真,主角叫杨晓东褚大娘,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风水地理的秘闻,家乡成精的黄鼠狼,不死的尸妖,游荡在乡村的鬼怪,害死人的水猴子,美丽的狐狸精,招笔仙的后果,恐怖的古墓,东北的采参秘闻,转世的秘密,地府会是什么样,恐怖的黑色雨林.......数不清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这眼睛总是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感觉非常的烦恼。这天我蹦蹦跳跳的自己到小草碾那里玩,这回那个常二大爷没有蹲在小草碾前,我不管那些,就自己找了块黄泥玩泥巴。

忽然看见老顾家门口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真是奇怪,戴着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高帽子,一个是穿着白衣服,一个穿着黑衣服,上面有字,不过那些字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也不能说全不认识,下面两个字我就认识,是发财两个字,年画上就有。看那两个人长的吓人,一个剑眉怒目,非常的威武,一个把领带放在嘴里咬着,表情严肃的很。

这两天老顾家的三爷爷病重,听说没有几天时间了,所以来看望他的人很多,我一看以为是走亲戚的,就没有在意,还是玩自己的泥巴,把泥巴做成小狗之类的。泥巴可比现在是橡皮泥好玩,软硬适中,可以在平整的石板上,弄成各种形状。

玩着玩着我看出了门道,就是老顾家虽然进进出出的,但是没有人给这两个人说话,这两个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一时我的好人心又上来了,于是跑过去盯着两个人看,两个人很奇怪,问我:“小东西你看什么,难道能看见我们?”

我点了点头,这时穿黑衣服的故意一虎脸说:“小东西上一边去,不要在这里碍事。”

我当时小,这一虎脸就把我吓着了,谁叫人家是大人,我还是玩俺的泥巴去,这时白衣人说:“这个小家伙有意思,还是个灵体。”

黑衣人说;“是呀,上世竟然是只白狐狸。”

我心想这是说谁哪?听娘说我出生时梦见一只狐狸进家了,谁知道是这么回事,我这辈子都想不通,上辈子的事情就更想不通了。

这时我见顾老头穿着死人衣服出来,对两个人说:“两位稍等,我交代完事情就走,”

我当时还心想,这有啥好交代的,这么大年纪了,还想着出远门,不是听人说顾老头病得很重吗?这回就听白衣人说:“不行、时辰快到了。”

黑衣人说;“他一生没有大恶,有时还修桥补路,就给他个回光返照的机会。”

我当时不懂什么是回光返照,也没有在意他们,一会儿就见顾老头出来说:“交代好了。”

接着三个人就向西面胡同走去,转眼就见不到人影了,同时老顾家传来了哭声,一听哭声我知道老顾头一定是去世了,因为农村只有死了人才哭的那么厉害.

我才知道了害怕,连忙跑回家,跟父亲一说,父亲说:“那是黑白无常勾魂去了,因为顾老头一心向善才有了个回光返照的机会,晓东、人这一辈子要有善心才会有善报。”

我点头说:“爹、俺知道了。”

夏天总是闷热和无聊,这天二牛和狗蛋来找我,我们三个人商议着去那里玩,我想来想去就说;“咱们去水库摸外包(河蚌)怎么样?那玩意劈开之后吵着吃,很好吃的,去年三舅给了俺家几个,俺家就是炒着吃的。”

夏天心情急躁,一说到吃,一说放到水,顿时来了兴趣。二牛就问;“晓东哥咱上那里去摸外包?”

我说:“咱上长桥水库怎么样?”

长桥水库是个大水库,离我们这里有十来里路,看看那时候的小孩胆子大吧,我仗着自己会点狗刨,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放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没有淹死算是命大。刚要走忽然想起长桥水库里的鱼也很多,就心思着去钓几条鱼,回来吃也不错。于是就想起自己做几个鱼钩。

狗蛋说;“晓东哥,咱们没有鱼钩怎么钓鱼?”

“鱼钩这个好办,咱自己就会做,二牛你回家把你家的钳子和剪子拿来,狗蛋你回家去偷三根针来。”我吩咐道。

这时狗蛋问;“哥我们去拿东西,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说;“你们笨呀?我等会回家把洋油灯和洋火,还有缝衣线拿来,咱们好做鱼钩钓鱼去。”

我们三个商议着一会在我二大爷的空院子里集合,我二大爷就是有电视的那个,因为他是老师,早就搬走了,所以他家的慌院就成了我们的乐园。

一会儿东西就都拿来了,我们几个从门槛下面爬进去,过去的大门都有门槛,为了能把小狗什么的放出去方便,只因那时候我们普遍营养不良,身材不是太高大,所以很容易就爬进去了。我们三个进去之后,就发现有只狸猫一下子窜了出去,我仔细一看可不是狸猫,而是野狸子,野狸子和家猫差不多大,耳朵上有两苁毛,像是多出来的小耳朵,它在我们这里可是邪恶的象征。

当年我舅姥爷就是打了野狸子才没有后代的,我舅姥爷可是神枪手,早年打过鬼子和还乡团,号称滴水不漏,他走过的地方连蚂蚱都不剩,打那些野物几乎是百发百中,有一天他做打猎,看见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野狸子,那个野狸子个头很大,几乎像一个小猪秧,我舅姥爷心想,打了这么多年猎,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野狸子。

我舅姥爷就小心翼翼的接近野狸子,没想到那个野狸子看了我舅姥爷一眼,理都没理我舅姥爷,继续再那里懒洋洋的晒太阳,用爪子整理自己的毛,我舅姥爷野狸子挑衅,就把洋炮拿出来。

洋炮是我们这里对土猎枪的称呼,这种枪结构简单,一般的木匠都会做,虽然设计制作简单,但是具有很强的杀伤力,它以火药为动力击发多枚钢珠呈放射状射击,很容易使人或动物受到蜂窝状伤害,进而导致死亡。

舅姥爷掰开枪机,安上铁炮子,这种铁炮子专门引燃里面的火药,使火药想扫帚一样泼过去,一般很少有猎物能够逃脱。舅姥爷瞄准扣下扳机,枪没有响,舅姥爷心里奇怪这是怎么了,刚买了火炮子。接着又拿出一个铁炮子放在枪机上开了一枪,还是没有响。这时那只野狸子转过头,轻蔑的看了舅姥爷一眼,舅姥爷心想,他奶奶的今天遇见的这个野狸子真怪熊来,开了两枪都没响。

要是换成旁人,这个野狸子就不打了,偏偏舅姥爷是个犟脾气,越是邪乎就越要打死它,舅姥爷深吸了一口气,长上铁炮子,开了第三枪。真是遇见了邪乎事,第三枪还是没有响。

舅姥爷头上见了冷汗,那只野狸子反而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舅姥爷,这明显是看不起舅姥爷,舅姥爷打不到野狸子,自己急的百爪挠心,怎么办?这只野狸子绝对邪乎.忽然想起村里的老猎人说过遇到这种邪乎的动物,可以把洋炮架在裤裆里打,舅姥爷心想这也是个办法,就把洋炮放在裤裆里,一扣扳机这下枪响了,把那只野狸子打成了筛子,自己也因洋炮回火给震晕了。

过了老半天,舅姥爷才醒过来,就去找那个野狸子,哪还有踪影。舅姥爷心想今天做了赔本的买卖,直后悔自己做的太绝。回到家里闷闷不乐的喝了两盅酒就睡觉了,半夜口渴醒来就想找水喝,这时就听见窗户外有哭声,好像是个男人,仔细一听又不像是人声,这种声音尖锐而凄厉,好像一会儿远,一会儿近,舅姥爷心想不会是时机不济,听见不干净的东西了吧?由于是山沟,经常会有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所以舅姥爷也不害怕,找了口水喝了,又蒙头大睡。

那个哭声不但没有离去,去越来越近,一会儿在屋前,一会儿跑到屋后,舅姥爷这可睡不著了,他是血性汉子,一下子坐起来,把床头上的洋炮拿起来。哭声已经到了窗户底下,舅姥爷高声喝道:“那个龟孙子在窗户外叫唤?老子要是生了气,一枪崩死你个小舅子。”

这时外面的哭声一下子停止了,就听外面有个怪异略在悲伤的声音说;“姓潘的你为什么杀我老婆,我老婆有身孕,就快产子,可怜我老婆和孩子都死在你的枪下。”

舅姥爷大骂;“你龟孙子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杀过你老婆?”

只听见窗外先是一阵瘆人的冷笑,接着那个怪异的声音又响起来,“姓潘的你的记性可真好,今天上午我老婆坐在石头上晒太阳,你打了几枪我老婆都没理你,没想到你使出了绝户计,把枪夹在裤裆里杀人,我没有了老婆孩子,你也会断子绝孙。”

舅姥爷明显的听见断子绝孙四个字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那时舅姥爷是个火爆脾气,一听野狸子说这话,当时火就起来了,把铺头上的那把猎刀拿出来,别在腰里,抓起猎枪开门就出去了。

一看院子空空如也,哪有那个东西的影子,舅姥爷骂骂咧咧的说;“**跑的真快。”

这时一阵冷笑声传过来,舅姥爷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像豹子样的东西坐在他家的大门楼子上,双眼射出摄人心魄的凶光。舅姥爷吸了一口凉气,打了这么多年猎,头一次见两个这么大的野狸子,这哪像野狸子,简直和一只黑豹子差不多。

“姓潘的你不是想打吗?我今天就坐在这里让你打。”冷冷的语气不是在人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野狸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小说《乡村怪谈》 第十四章 打猎遇野狸子精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