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更新时间:2021-05-04 14:30:55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风情不摇曳 著

连载中 林暖顾景珩

完整版小说《农门丑媳又娇又皮》是风情不摇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暖顾景珩,书中主要讲述了:桃源村村民每每提到顾景珩,都怕的发抖。村里姑娘们都爱慕小霸王的颜,可都害怕小霸王的脾气。林暖不怕。林暖是克星,克天克地克父母,就是不克他家夫君,赚钱养家宠夫君,日子过得很火红。可顾景珩说,丫头太小,身...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自个说出来,和这丫头叫出来感觉不一样呢?

不过他也懒得去计较哪不一样,“坐着吧,你这手做饭,我担心太阳落山都好不了。”

林暖挺听话的坐在小板凳上,看他忙碌着。

还会心疼她,不错不错。

顾景珩煮了粥,又炒了盘鸡蛋,俩人简单吃了早饭。

吃过早饭顾景珩就出门了。

林暖给他塞了把钥匙,昨天她买的锁,锁大门的,顾景珩虽觉得用不着,可也没拒绝,揣身上了。

林暖锁了门就去镇子上了,那姑娘才做了手术,还要继续打点滴。

她前脚才出家门,后脚就从旁边巷子里钻出个少女,少女目送林暖背影,眼底都是恨意。

她早上出来打水,遇见顾景珩了,朝村外的河边去了,应该是去抓鱼的。

她冷笑一声,往村外去了。

另一边,顾景珩收了网,这是他几天前就放的了,要是别人的网,说不准早就被别人抄底给兜走了。

可这是他的,没人敢动。

一开始,有不长眼的动了,被顾景珩收拾了几次,这个位置,就成了他的标准位置,只要他在这里下,其他人都会离的远远的。

不过成果不多,两条半大手掌的鱼,三条泥鳅,还有小半碗虾。

顾景珩把鱼虾倒进木桶,把网放好,准备走人,白巧凤来了。

“顾景珩。”

顾景珩扫了一眼,好似没看见,径直过去。

白巧凤紧张极了,不过还是鼓足了勇气,“昨天我在镇子上遇见林暖了。”

顾景珩停下来。

白巧凤松了一口气,“我昨天看见林暖去镇东有赌坊那条巷子,我和她说那里不是好地方,她没听我的,林暖没出什么事吧?”

那里牛盲多,好人家的姑娘进去十个,被调戏九个,白巧凤意思很明显。

顾景很深深的睨了她一眼,依旧没打算和她说话。

“我刚才听村里人说,看见林暖去镇子上了,好像是去应天书院的。”

李子川在应天书院。

顾景珩这下有反应了,他嗤笑一声,眼神特冷,“恩。”

说完走人。

白巧凤捏紧了帕子。

他信了他信了。

顾景珩那脾气,等林暖回来,不死也肯定被赶出去!

此时镇子上。

林暖给姑娘打完了点滴,接诊了个病人,就出了医馆打算回家,忽的,她肩膀从后面被人拍了一下。

“林暖?你怎么了?”是冯生,他刚好路过。

林暖想起顾景珩的手,示意冯生跟自个过来,等没人了,林暖才问,“你知道我相公右手的事吗?”

冯生脸色微变,“你怎么知道的?顾兄告诉你的?”

“我自个发现的。”

也是,顾兄那性子才不会和人说呢,他也是很久才发现顾兄右手的事,那天他问了,顾兄整个人都变的和平常不一样,吓死个人,从那后,他就再也不敢提了,虽说挺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冯生道:“顾兄很忌讳的,你在他面前可千万不能提他手的事啊。”

“不提怎么治?”

“提都不能提,你还想治啊。”冯生头摇成拨浪鼓。

“手治不好他怎么上学堂考科举?”林暖道。

冯生的嘴巴里足足可以塞进去一个鸭蛋,“顾兄其实左手也能写。”

他说完连忙补道:“你别说是我说的啊,顾兄非得弄死我,不过林暖,治手这事我觉得没希望,有次顾兄和我喝酒,他无意间说了,他的手治不好了。”

治不好的话小布包就不会出现药了。

林暖道:“那可不一定,济民医馆这几天来了个林神医,能起死回生的那种。”

咳咳。

自己夸自己还真是有点脸红啊。

“有那么神吗?”冯生将信将疑。

“喏,你看医馆那么多排队的,就是慕我……慕林神医大名来的,刚才我就是去找林神医了,我是林神医今天接待的最后一个患者,她给我开了药膏,说是可以让相公先用用。”

冯生来了兴趣了,“林神医说真的能行?”

“我还能骗你?”林暖道:“药都开了。”

“都没看见顾兄,就能开药了?”冯生抓抓脑袋,“确定是神医,不是庸医吗?”

林暖:你才庸医,你全家都是庸医。

林暖忽悠道:“林神医说了,入口的药要看见本人才能配,不过涂抹的药膏可以带回去一些,活血通筋的,百利无一害。”

听着好有道理啊,冯生觉得自个孤陋寡闻了。

“可怎么让顾兄抹这个药啊?”冯生头都大了。

林暖心说我要能一个人搞定,我还找你?

她想了会儿,道:“要不买点酒,你俩喝?你把相公灌醉?”

冯生看出这丫头是真心想让顾兄手好的,心说顾兄没白疼她,他道:“这个好,可这次喝酒,下次咋办?这药得一天抹好几次吧?”

打晕?用药迷晕?

林暖一一否定。

两人凑一块嘀嘀咕咕说了好久,也没商量出来个对策。

冯生道:“我觉得要不咱俩坦白算了!”

“坦白什么?”顾景珩刚来,正好听见这句话。

两人吓了一跳,只见他靠在巷子口,眼神幽幽地盯着他们。

“顾兄,你怎么来镇上了?”冯生道。

顾景珩眼底掠过一抹不自然。

他单纯就是担心这丫头被欺负才来看看,恩,没别的心思。

“顾兄?”冯生心虚的喊,应该没被听见吧,听见的话顾兄肯定扭头就走,都不搭理他了。

“你俩约了?”顾景珩道。

“是。”林暖道。

“不是。”冯生道。

俩人看向对方,还有没有点默契了?

重来。

林暖:“不是。”

冯生:“是。”

顾景珩,“……”

“顾兄,那个三天后,是应天书院的考试,你别忘记了啊,那个,我们边走边说吧。”冯生被顾景珩眼神看的有点心虚。

妥妥他背着顾兄和他媳妇干啥见不得人的事了一样。

“你要去我家?”顾景珩眉头一下子皱起来。

林暖小步上前,笑眯眯道:“他答应我了,回去教我写字。”

顾景珩,“……”

最终三人一块回家了。

回去后林暖放下小背篓,特勤快的把堂屋里的桌子搬到院里来了,还捞了三个小板凳出来,然后又哒哒哒的跑进屋里,宝贝似的抱出了笔墨纸砚,完了还泡了茶出来,“开始吧。”

小说《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第17章 你全家都是庸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