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

更新时间:2021-07-08 11:32:35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

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 梦境失火 著

已完结 云沂容亭

主角叫云沂容亭的小说是《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本小说的作者是梦境失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我死去的第十年,我的乖徒儿依旧每年来掘一次我的坟,如今他功力深厚,掘坟也不需要带着锄头铲子了,动一动手指就能给我坟头掀翻。...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我活着的时候住在无间火狱,脚踩十万浮尸,连外号都是诛仙君。

但我是个修仙的。

就是你们想象中那个仙气飘飘,仙风道骨的仙。

但现在我不仙风道骨了,因为我被浓缩成巴掌大小,关在聚魂灯里,我那紫云竹修成精的小师弟顶着一头紫头发蹲在我面前哭了整整半个时辰。

「别哭了。」我敲了敲灯壁,再哭我耳朵都要聋了。

「师兄……呜啊啊啊啊」

浮琰听见我说话,哭的更大声了。

「别哭了,再哭自杀。」

「嗝……」

浮琰打了个哭嗝,终于消停了下来。

「说说吧,怎么回事。」

我盘腿坐在灯里,看着浮琰趴在聚魂灯前默默抽泣。

「师兄,我好想你。」

「这是重点吗?」

「这不是重点吗?」浮琰眨了眨眼,眉目间还带着委屈。

「重点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啊!!!」

我隔着灯大吼。

「哦哦……因为聚魂灯。」

「……」

我放弃了,转而自暴自弃的躺在灯里,四仰八叉的看着灯顶符文。

「师兄。」浮琰凑的更近了,我生怕他想挤进来。

「师兄,他们都说你魂飞魄散了,我不信,所以我趁师父闭关,去偷了聚魂灯,本来只是想试试,没想到真的把你找回来了。」

我用手支着头,看浮琰目光炯炯,开始破口大骂。

「你缺心眼吗,我早就不是你师兄了,这聚魂灯用一次就要千年修为,你才修炼了多少年?万一你没试成功呢?找不到我,然后你回你的竹林当竹子吗?」

我说怎么头发都紫了,敢情是修为少了一千年,变不黑了。

「只要我浮琰还有一口气,你我师兄弟的情谊就永远不会变。」

果然是个又直又愣的竹子精,我气得上火,烧得差点挤出了眼泪。

「你把这劳什子灯打开,我要出去。」

「不行!师兄,你现在没有身体,又没有修为,当你出来你就活不了多久了。」

我含泪把自己本来就没想活的话咽了回去,和浮琰打商量要不要先去把我的尸体运回来。

浮琰皱起一张脸,眉头仿佛打了个结。

「师兄,昨天你还在凝结魂魄的时候我已经循着路去看过了,你的坟被挖了,尸体也没了。」

我用我的脚趾头想了想,除了白无常恼羞成怒把我的尸体挫骨扬灰以外,实在没有其他可能。

「师兄你别担心,总会想出办法的。」浮琰顿了顿,接着问:「可是师兄,你这十年一直待在那儿吗?既然当年你没有魂飞魄散,怎么不去投胎?」

我想投,但白无常不信我,我还被你整回来了。

看着浮琰真诚的眼神,我也真诚的回答。

「棣棠山一战,我还残留了一丝魂魄附在肉身上,后来被扔去了乱葬岗,乱葬岗冤魂积聚,我走不出来,就待在那儿了。」

「十年也不投胎吗?要是投胎,师兄你现在都是半大的孩子了。」

我想锤爆浮琰的头,看不出来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吗。

「师兄,我好困……」

浮琰尽力把眼睛睁大,然后眼皮又耷拉了下去。

能不困吗,丢了一千年修为,我听着都肉疼。

「睡吧。」

「那师兄你好好在灯里待着。」

「行,我听你的。」

浮琰趴在桌边只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就睡着了,我在聚魂灯里绕了几圈,借着光才勉强看出这是流云峰的密室。

鄙人不才,年轻的时候经常在这里打坐。

没想到斗转星移,再入流云峰居然是此等光景。

想当年我还是流云峰小有名气的青年才俊,周围十里八乡的小姑娘哪一个见了我不脸红,我那把我逐出师门的师父都快要给我议亲了,我扭脸带回来一个竹篮子,竹篮子里还装着一个奶娃娃,吓得师门上下以为我在外面欠了风流债,老天有眼,我只是看这个孩子可怜,筋脉又通畅,想带回来养着玩。

要是当初没有捡到那个祖宗,估摸着现在我都能当祖宗了。

浮琰睡得香,呼噜打的响,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吵得六天六夜没有睡觉了。

看着我形容憔悴,浮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师兄,我睡觉打呼噜,你知道的。」

「男子汉大丈夫,能理解,能理解…」

「师兄,那我这就带你出去,找找有没有刚死了还热乎的尸体,能拿给用。」

浮琰这话说的情真意切,我甚至挑不出毛病。

我在灯里,灯在浮琰的广袖里。

怕遇到师兄弟们,浮琰特地选了条小路,一路连飞带跑的下了流云峰。

流云峰下我记得是一座小镇,平日里热闹繁华,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怎么今天这么安静。

我把脸贴在聚魂灯上,在浮琰翻飞的袖袍中努力找缺口向外看。

一整个镇子家家闭户,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浮琰,这儿怎么没人?」

「师兄。」浮琰拎起袖子,连带着提起我:「我也觉得奇怪,前两天还不是这样的。」

「什么人?!」一声大喝,吓得浮琰瞬间垂下手,将双手负在身后。

「流云峰弟子,浮琰。」

我在灯里捂脸,怎么这么多年了,浮琰连个长老的位置都还没混上,在外面居然还是自称弟子。

「原来是流云峰的浮琰前辈,失敬。」

对面的人听起来还挺有礼貌,就是不知道是何门何派的。

我不知道,浮琰也不知道,于是浮琰反问

「你们又是何人?为何在我流云峰脚下。」

「棣棠山弟子,特来流云峰拜访。」

本来还在想我和浮琰心有灵犀,不料突然听见棣棠山三个字。

实不相瞒,我差点吓哭了。

毕竟我就是在棣棠山死的。

「你们来干什么?我流云峰不欢迎你们!」

对面的人估摸着也没想到还没上山就吃了闭门羹,一时失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