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阴阳诡婿

更新时间:2021-07-20 13:25:33

阴阳诡婿

阴阳诡婿 三度春秋 著

连载中 林笙念冰

小说主角是林笙念冰的小说是《阴阳诡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度春秋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被逼着和纸人成亲,为了逃婚,我娶了邻家的美女小姐姐。可成亲当天,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纸衣新娘

这个女人穿着红嫁衣,遮着红盖头,脚上还套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

她就这么站在河边,好像一个待嫁的新娘。

我的心脏因为害怕而剧烈跳动起来,而那只麂子长鸣一声,几个跳跃间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我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才发现她的身体和衣服首饰都是用一张张彩纸拼出来的——这是一个纸人!

如果我没猜错,这个纸人应该就是念天明之前说的纸新娘了。

但令我疑惑的是,纸媒人安排的地点,为什么不是某个女方的家中,而是在回龙桥下?

眼下的情景让人匪夷所思,可我也不敢忘了念天明的叮嘱,哆嗦着把这纸新娘背了起来。

在这种令人压抑的气氛中,我终于回到了家。

“夜半阴时屋来客,新郎新娘且入堂!”

看到我背着纸新娘回来,在门口等候良久的念天明忽然一声高呼。

在他的吩咐下,爷爷替我接过了纸新娘,把她搬进了屋里,却叮嘱我站在门外不许入内。

此时家里灯火通明,我看到堂屋的墙壁上赫然贴着一张白色的“囍”字,两侧还写着一副对联,名曰:明媒正娶夫莫弃,阴阳两隔妻不离。

在堂屋的前头,还卧着一只大公鸡。这只公鸡被砍掉了半边脖子,伤口用草木灰糊住了。它闭着眼睛蜷缩在那件红寿衣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般。

“一拜家门谢天地,月老树下定今生!”

念天明一手摇着铜铃,一手烧着纸钱,再次高喊道。

他招了招手,爷爷立即把纸新娘搬到了公鸡旁边,摁着她的头朝屋外山田拜了一下。

而那只大公鸡像是通了人性一般,竟扑棱了两下翅膀从寿衣上站了起来,也朝着门外低了下脑袋。

“二拜正庭敬高堂,祖荫赐福佑新婚!”

咯咯!咯咯......

这时候,一阵不安的鸡叫声忽然响起。

原本乖巧通灵的大公鸡,不知为何突然剧烈抽搐起来,它的脖子开始渗血,浑身鸡毛也纷纷炸开!

念天明见状脸色一变,他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将无名指摁在了公鸡的头上。

他的指甲缝里竟冒出了血,眨眼就把那公鸡的鸡冠染成了猩红!

我不知道念天明使的究竟是什么本事,可公鸡很快又安静了下来,朝着高堂方向点了下头。

念天明长松了口气,打算继续主持婚礼:

“三拜佳人结良缘,三生石前子同归......”

可话音未落,变故再度发生了!

这只公鸡突然睁开了眼,发出一声沙哑又刺耳的啼鸣!

它脖子上的伤口彻底崩开了,鸡血喷溅而出,溅了念天明一脸。

一时间,念天明就好像遭了重创一般应声倒地,他痛苦地捂住了左手,脸色瞬间化作死白。

只见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指甲不知为何裂开了,鲜血潺潺涌出!

“念道公,这......这怎么回事?”

爷爷也被这一幕吓着了,慌忙上前扶住了念天明。

“大事不好!”

这一刻,念天明早已没有了先前的从容,他大口地喘着气,“那个纸媒人的道行很深,他看穿了我的婚局,毁了我的法事,这是认定林笙了!”

“念叔,您的意思是这场纸婚......我逃不掉了?”

我的腿一软,带着哭腔问道。

可念天明没有回答我,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当即大步上前,扯下了纸新娘的红盖头。

盖头下面,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而在纸新娘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纸符,此时正不断冒着青烟!

“林笙,这纸新娘你到底是从谁家接来的!”

念天明瞪大了眼睛,朝我看了过来。

我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说道,“回......回龙桥下,麂子把我引到了河边......可我只看到这纸新娘,就把她背了回来。”

听了这话,念天明像失了魂一般,一个踉跄跌坐在了椅子上。

而一旁的爷爷先是一愣,随后哭丧着拍起了大腿,“造孽啊!那个天杀的女娃,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二十年前你害死了我老爹,怎么现在连我孙娃都不肯放过呐!”

女娃?

我遇上的不是纸婚吗,爷爷说的女娃是怎么回事?

我瞅了眼正冒着烟的纸新娘,一下子懵住了。随后看向爷爷,问这究竟是怎么了。

可爷爷眼神飘忽不定,支支吾吾的不肯做声。

一旁的念天明恢复了镇定,长叹口气,说道,“林笙,刚才我让纸新娘和公鸡拜堂,就是想骗过那纸媒人,让你跟这桩纸婚摆脱干系。但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真正要和你成婚的人,其实是一个二十年前被你爷爷弃养的女娃!”

“这......这什么意思?”

我整个凌乱了,念天明所说的女娃,莫非和谣传中被爷爷抛尸河边的是同一人?

而念天明带着试探的目光看了下爷爷,随后问我,“林笙,二十年前有个大肚子女人来你们村讨饭,这事儿你知道不?”

我摇摇头,不禁好奇他所说的大肚子女人,和那女娃又有什么关系?

对此,念天明告诉我,当年有个全身是血的女人来我们村挨家挨户讨饭,可她既不要钱也不要米,却叫人赏她一口血食。

血食是拌了鸡血的糯米,在农村是用来祭奠死人的。

村里人怕引祸上身,都没敢招惹她。而这女人在村里转了一圈后,却鬼使神差地来了我家。女人在门外坐了三天,到清明节的那天才离开,没一会就死在了村口的河边。

本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哪想她在死之后竟然还生下了一个女娃!

刚巧那天我太爷爷从外地回乡,得知这事儿后,就把那女娃从河边抱了回来。结果没多久,太爷爷也跟那女人一样全身冒起了血,当天便撒手人寰。

听了这话,我不禁毛骨悚然。

太爷爷走时我还没有出生,我也很少听家里提及关于他的事儿。但我没料到他的死因,竟是如此诡异。

“后来呢,那个女娃怎么样了?”我忍不住问道。

念天明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给了爷爷一个眼神。

“罢了,罢了!现在报应已经上门,再瞒着也没意思了!”

爷爷满脸颓唐,他哆嗦着点起了一根烟,告诉我,“孙娃,你太爷爷当时浑身渗血,其实是遭了邪煞!我以为他是被那女娃害了,就当着村里人的面把女娃送回了河边。但很快我又后悔了想把她接回来,可我再去时,她和她母亲的尸体已经让河水冲走了!”

“因为这件事,我愧疚了二十年,所以才让你替我去桥上香。村里说我是杀人犯,说我抛尸害命,我也只好认着。”

“现在你无端被牵纸婚,只怕是那女娃的家人听到了关于我的谣言,以为她是我害死的!所以才请了纸媒人以血还血,把报应落到了我后人的头上来!”

爷爷的这番话让我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一场纸婚,竟然会牵扯出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事儿。

明白了其中因果后,我也彻底惊慌失措。

对此,爷爷也是一脸愁容,把目光投向了念天明。

“林老爷子,这事儿怨不得你,要怪就怪村里那些长舌妇,谣言伤人呐!”

念天明一声长叹,“那纸媒人的道行我摸不透,他既然存心要将这门纸婚续下去,恐怕不是我能阻止的。”

“那可怎么是好?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林笙赴他太爷爷后尘吧?”爷爷急得直跺脚。

念天明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他时不时地打量着我,像是在纠结什么事情。

过了好一会,他才起了身,“林老爷子,你和林笙现在到我家来一趟。”

说完,念天明没有再理会那纸新娘,神秘兮兮地出了门。

爷爷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出于信任还是跟了上去。

就这样,我们爷孙跟着念天明走了好一会,来到了清水村。

清水村是我们这有名的富庶村,一路走来,随处可见一幢幢暴发户盖起的大别墅。

没多久,我们来到了一户中式民宅前,这儿就是念天明的家了。

念天明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可门却从里边打开了,有个女孩从屋里走了出来。

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很自然的垂在两肩,她的脸孔白皙而且精致,眸子里清澈而又静谧。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她就好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让我不禁神情恍惚。

察觉到我注视她的眼神,女孩的俏脸微微一红,她微微看了我一眼,朝念天明说道,“爸,有客人来了啊?”

爸?

这个女孩居然管念天明叫爸?可我从没听说他有过婚娶,怎么就突然多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来了?

小说《阴阳诡婿》 第二章 纸衣新娘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