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捞尸人:葬龙

更新时间:2021-07-30 20:52:23

捞尸人:葬龙

捞尸人:葬龙 陈十三 著

连载中 萧十三夏彤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捞尸人:葬龙》的小说,是作者陈十三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发财了

有一些恐惧,压抑在心里的时候,还感觉不出来什么,当被人一语道破,就像感觉到恐怖的氛围一下子就席卷四面方八。

张驰那一个“鬼”字出口,把我吓得头皮发麻,当下说道:“别胡说八道,你想吓死我呀。”

张驰苦着脸说道:“你先别急眼,十三,你刚刚也看到那棺材了,上面明明白白写了夏老六的大名。这意味着什么,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十三,这件事可非同小可,如果咱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件事就太可怕了。关键是,你和我,此时就在一条鬼船上!”

想到这儿,张驰说道:“现在的情况,最主要的是咱们得想办法回到岸上,你看看这雾,我看一时半会也没有散开的意思。前边是艘大鬼船,我们身下还是一条小鬼船,你大爷的,咱哥俩也是走了晦运。可谁能想到,夏彤她爹居然是一只鬼呀。”

张驰虽然废话连篇,但是有一句话说得不错,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回到岸上。

现在我们身下就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这条船几乎禁不起一只大浪,真出了什么闪失,我和张驰非得命丧大海不可。

我和张驰来到驾驶室,看着舵轮前边的操作按钮,张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复杂的东西,这他大爷的跟开车有个毛区别?”

我愕然道:“你会开?”

张驰扬了扬脑袋说道:“十三,不是我说你,你一直对我有一种固执的偏见,跟你说,这一点极不可取。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张驰张公子的本事。”

虽然感觉到张驰说的话极不靠谱,但是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他姑且试一试。

张驰按下一个写着“启动”的绿色键,立马传来马达的轰鸣声。

我心下一喜,只听张驰得意地说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有什么事儿能难得着张公子?开玩笑!”

我说道:“你别废话,赶紧的!”

张驰知道此时并不是吹牛逼的时候,扶着舵轮就加着油门往前开,他昂头挺胸,一脸的志得意满,那神情好像自己真的是被杰克船长鬼上身一般。

发动机轰鸣声中,我的心稍稍稳定了下来,半晌,我发现有点不对劲,问道:“张公子,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

张驰说道:“别废话,没看我开船呢吗?你就坐在一边,看着那罗盘,看准方向,咱们就一往无前就行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说道:“不是,你听我说,你发现没有,这船好像没动啊。”

一听这话,张驰脸色变得很难看,看了看四周,而后说道:“没动?”

说着,又加了加油门,但只听到发动机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那船果然依旧漂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说道:“你没挂前进档!”

张驰这才说道:“我不知道在哪儿!”

我一把将发动机的钥匙拔了下来,说道:“那你开个屁啊!”

这一下,我和张驰刚刚从心里升起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了。

看来,夏老六不回来,我们没办法开动这条船,更没有办法回到岸上。

两个人离开驾驶舱,坐在船头的甲板上,离着那装着棺材的舱口远远的,看着眼前白蒙蒙的雾气发愁。

我说道:“现在好了,夏老六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也回不去了。”

张驰说:“这夏老六说起来也真不靠谱,一眨眼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现在这情况算是明朗了,十三,我给你分析分析你听听对不对。”

“你分析个鬼!”我脱口而出。

张驰一拍大鬼:“对,我就是分析夏老六这只老鬼。”

我无语地看着他,什么时候了,他还能开出玩笑。

张驰说道:“我觉得吧,现在这个夏老六是人是鬼,还不能妄下定论,你说如果他真的是鬼,那么你觉得你爷爷能不能看出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一下子冷静起来。

爷爷的本事,我听说过,据说十里八村,能出入小龙滩的,只有他一个。而且听村子里的人说,爷爷本事大着呢,晓生死断阴阳,虽然现在不怎么出手了,但是想当初也是一个人物。

既然这样,那么爷爷没有理由不会发现夏老六的身实身份。

而爷爷没有道破,那就说明,这夏老六可能并不是鬼。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当时夏老六烧纸人拿狗血浸泡的糯米。众所周知,狗血和糯米都是辟邪的,尤其是对僵尸最具效果,如果夏老六是鬼,那么他怎么可能用手抓着沾狗血的糯米洒在海里?

这一切的情况,都说明夏老六是个人。

可这样的话,那舱里的棺材又怎么解释?夏老六两次凭空消失,他又是去哪儿了?

张驰眼珠子一转,说道:“我有一个提议,能证明这老夏是人是鬼。”

“什么提议?”

张驰把目光投向那装着棺材的船舱:“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咱俩进舱把那棺材打开,看看里边倒底有没有夏老六。如果有,那就证明那夏老六是真的死了,之前咱们看见的,就是夏老六的鬼魂。如果没有,那就说明这个老小子装神弄鬼,故意弄这些东西吓唬人,为的就是不让其他人靠近他这条破船。”

我一听,这话有道理,但是想到还要去那个船舱,心里打鼓,说道:“还要打开棺材?”

张驰说:“你别害怕,咱们不是有带狗血的糯米吗?要真有什么尸变什么的,老子一把糯米闷到他嘴里,让他无比酸爽。”

听了这话,我不由对张驰刮目相看,不得不说,到这种时刻,他的那种义无返顾的精神是我比不了的。

张驰看了看我,站起身来,我还在犹豫,张驰说道:“我就烦你这种遇事畏首畏尾的性格,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怎么都是个死,不如试一试。”

我点了点头,说道:“行,死就死了!”

张驰在船头走了两步,寻了一根铁棍交给我,而后自己拿了一把鱼叉,放在手里掂了掂,说道:“走!”

两个人来到船舱边上,把舱盖掀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船舱。

船舱里刚刚张驰丢掉的手电还发着亮,张驰走过去,把它捡起来,来回晃了晃,一下照在我的脸上。

我被那强光晃得眼前一黑,说道:“你照**什么!”

张驰这才把手电拿开,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住,看着你的脸,我踏实多了。”

我心说,敢情也你害怕呀。

我们来到了棺材前边,就着手电的光,我看着那棺材,心里一阵阵发毛。

这诡异的船舱里,放着这么一个东西,真是令人感到心底发凉。

张驰把那手电送到我的手里,说道:“你帮我招呼着,看我的。”

说完,张驰伸手三下五除二,就把棺材上的符箓给撕了下来。

“呜”一声,我明显感觉到一股冷风凭空吹了起来,吹得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说道:“张驰,你感觉到没有?”

张驰停下手里的动作,狐疑地看了我一眼,问道:“什么?”

看他的样子,显然没有感觉到刚刚的异动,我想可能是我太害怕了产生的错觉,当下摆了摆手说:“没事。”

张驰不乐意了,说道:“大哥,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会吓死人的。”

我不好意思地苦笑一声说道:“没事没事,你继续。”

张驰摇了摇头,把所有的符箓摘个干净撇在地上,伸手在棺材上一摸,“咦”了一声。

我一听,走过去,把手电对准棺材,定睛一看。

原来那棺材表面那层厚厚的漆,看起来相当奇怪。红漆干涸之后的颜色,我是见过的,虽然由于氧化会使颜色发暗,但是绝对不会成为眼前这种情况,暗得发黑。

我伸手摸去,只感觉那触感有点柔软,仿佛一按就能按出一个手印来。而且,那棺材表现似乎有点沾手,那种感觉很怪异。

张驰说道:“这可不像是红漆漆的,更像是用血淋的。”

一听这话,我猛地把手缩回来,说道:“你大爷的,真的假的!”

见张驰不怀好意地一笑,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有点准谱没有,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张驰说道:“你别急眼啊,我这不是要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嘛。我说十三,你是不是**?”

我一下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又问了一句:“啥玩意?”

张驰目光闪烁着看了看我,还是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啊!”

我回了一句:“你有病吧?”

张驰正色说道:“这一点很要紧,你就说是不是。”

我虽然在大学时相处过一个女朋友,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牵个手,就被我发现上了富二代的豪车。

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所以我也说不明白,这到底算不算是谈了一次操蛋的恋爱。

我看着张驰,脸上没有戏谑的意思,当下犹豫着说道:“好像是......”

张驰这才一把把我的右手拉到他的眼前,我吓了一跳,本能地把手抽回来,心想,这家伙真是有病。

但是张驰却紧紧抓着我的手,说道:“你这刚刚被夏老六割伤的地方,还能流血吗?”

我不由问道:“啥意思?”

张驰说道:“虽然我听说这糯米和狗血对僵尸什么的有奇效,但是还是怕万一出什么意外。我跟你说,我听人说,破这邪秽最厉害的,有一个东西,就是**的血,道教叫它童子眉。你看刚刚那个女鬼,被你拿带血的手一碰,立马就缩了回去,我就知道你还是个**。”

我听了这话,皱眉道:“你别扯别的,往下说。”

张驰看了看棺材,说道:“我跟你讲啊,一会儿小爷我把棺材盖打开,没事还好,要是真从里边出来什么咱们不想看到的东西,你什么都别管,就拿这只手,冲着那东西的脸往死里呼。”

我点了点头,把袖子往上撸了撸,摆好姿式说道:“没问题,你放心大胆开棺,只要有东西一出来,一准呼得它北都找不到。”

张驰一听,笑道:“得嘞!有你这句话,我这心才算放下。”

说完,张驰拿起鱼叉,顺着棺材的缝隙围着棺材划了一圈,而后将尖锐的叉子前端狠狠扎入那缝隙中,大叫一声:“准备好,来咯!”

“喀嘣”一声,那棺盖纹丝不动,鱼叉反而断成两截。

张驰一个屁蹲坐在船底,疼得呲牙咧嘴。

我问道:“张驰,你怎么样?”

张驰半晌方才爬起身来,一脚踢在棺材板上,骂道:“大爷的,还挺不好对付。”

我说道:“我听人说,下葬的棺材棺盖是被钉起来的,你看看有没有钉子。”

张驰听我这么一说,揉着**说道:“你早不说!”

说着,围着棺材伸手在棺盖上摸索,果然摸到几颗铁钉。

张驰说道:“还真有铁钉,这回小爷我真是开了眼了,长这么大,还头一回见到。”

说着折身回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斧头。

我一看,问道:“你干啥?”

张驰哼哼两声说道:“干啥?开棺啊?”

话音一落,张驰挥动斧头“啪”一声砍在棺材上,那棺材的盖子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结实,没几下就被张驰砍开一条裂缝。

张驰停下了手,喘了几声,从我手要过手电,透过那缝隙往里看。

我站在张驰的身后,问道:“里边有什么?”

张驰没有说话。

我看着好奇,继续问道:“我问你话呢,你看到什么了。”

张驰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明显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全身也发着剧烈的颤抖。

我伸手在他后背拍了一下,问道:“你怎么了!”

这时张驰抬起头,回过身来,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眼睛里炽烈的光让我不收后退了两步。

我以为张驰这是中邪了,那棺材里肯定有什么凶险之物。

没有想到张驰突然跳了起来,仿佛全身一下子爆发了无穷的力量,抡起手里的斧头一下接一下落在那棺材上。

“啪啪”之声不绝于耳,眼前是木屑纷飞。

我不明所以,不过看张驰的样子,真的是中邪了,当下心头大动,就冲过去抱住发疯了一样的张驰。

张驰的力量出奇的大,一下把我甩在一边,发疯一般的大笑道:“发财了!发财了!”

小说《捞尸人:葬龙》 第十七章 发财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