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大齐狭刀卫

更新时间:2022-01-03 13:38:37

大齐狭刀卫

大齐狭刀卫 浮大鱼 著

连载中 李修先荆邢

主角叫李修先荆邢的小说叫做《大齐狭刀卫》,本小说的作者是浮大鱼最新写的一本武侠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李修先穿越到了自己的小说中,经历这主人公狄耿的悲惨命运,后驾崩改变了成为赘婿的结局,而亲率狭刀营离开皇城,是他...

精彩章节试读:

瞻部州东南端的齐国,东南国界线都是沿海,尤其是在南方的蛟牢关,可以说是镇守齐国南疆的最重要关隘。

蛟牢关东侧是地龙山绵延近千里的庞大山脉。

即使没有被称为“血衣人”的薛姓道人坐镇,复杂险峻的山脉地势也让南方岛国的海岛无法入侵。

蛟牢关西侧则是直接连接着柳叶州海岸奇景,被称为“绿崖”的横断山脉。

绵延千里的千仞峭壁,仿佛是上古剑仙一剑劈开一般,除非是飞鸟或者猿猴,想要攀援而上,绝非人力可为。

因此想要掠夺财富,那些南方的岛国就只能攻打蛟牢关,过了山势平缓的龟背山后,入侵齐国富饶的疆土。

三天一骚扰,五天一开战,半月一场仗,三月一大战。

蛟牢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战斗,也正是因为如此,蛟牢关的将士们,在整个齐国军队中,说自己排第二,没人敢说排第一。

当然了,狭刀卫不算。

“来者何人?”

“狭刀营总提督,狄耿!”

看样子之前奚桐乐天给守关的将士说过了,李修先顺利的进入蛟牢关,沿着老旧但是厚重的城墙栈道快步登楼。

到了城墙上便有官兵给李修先带路,在并不宽敞的城墙上一路小跑来到了正在观察远处血红窗帘的将领聚集处。

“老大,你快看!”

刘平安见到自己老大来了,自然第一个迎上去。

“有失远迎了狄大人!我们守关将士都是粗人,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一个身材堪称用威武来形容的大将,威风凛凛的站在李修先面前。

他说话的那个劲儿,就像一开始出关去迎接李修先的奚桐乐天一样,口中说着“见谅”,语气中一点都没有道歉的意思。

李修先知道这个大将就是杨三郎,在皇宫中就早有听说。

大将杨三郎镇守蛟牢关多年,屡立战功。

而且皇帝陛下多次想要将杨三郎召回桓京加以赏赐,都被杨三郎婉拒,可以说是齐国铁骨铮铮的大将!

李修先对这样的大将容忍度是非常高的,因为他知道愿意亲身涉险的将领,无论是否有私心,他都是一个值得让人尊重的将士。

“下官狄耿参见杨将军!兵部军令奉上,之后狄耿与狭刀营一百狭刀卫悉数听从杨将军调遣,我等狭刀卫,愿镇守蛟牢关,我狄耿,愿以命杀妖,死战到底!”

听到李修先这样说,别说是杨三郎了,就连跟随李修先这么长时间的刘平安都惊呆了。

狭刀营成立之后,狄大人虽然为人比较正直,但是一直都把狭刀卫当成自己的兄弟看待。

该执行的公务一定执行,该捞的油水也一定要捞,但是兄弟们的命肯定是最重要的。

然而刚才李修先说话的态度和表情,却是刘平安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

同时李修先说的话也是刘平安从来没有听过的,以命杀妖,死战到底!

除了叶知秋和狄耿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当年在薛河县,狄耿父母其实不是死于歹人之手,而是死于妖族之手!

三岁的金娥儿能够记仇以为是狄耿当时要放火烧死她,那么三岁的狄耿为什么不能记住当年他父母双亲被妖族杀死的惨烈场景?

所以狄耿会以命杀妖,死战到底,因为他内心对妖族的痛恨,远超于普通的平民老百姓。

现在的李修先也开始回忆起来狄耿之前的记忆,而且越来越清晰。

所以他对妖族的痛恨,是根植于骨子里的。

当然了,他的话还是比较有玄机的,他强调的是自己会死战,但是自己的狭刀营只是镇守而已。

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没有理由让自己的兄弟们为已经死去的双亲去填命。

“好!此话壮哉!如果之后狄大人能够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去做,我杨三郎愿与你狄耿结拜为兄弟!”

杨三郎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李修先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见到妖族大军,早就吓得腿软尿裤子了。

刘平安要不是已经到了武道二境,刚才早就一个没忍住,当场社死在城墙上了。

而眼前的狄耿,说话的时候,杨三郎一直看着狄耿的眼睛。

李修先盯着远方东海边际,被血红窗帘阻挡在外面的妖族大军,那股杀气与仇恨,让杨三郎都不禁称赞。

“这已经是妖族大军出现在东海边际的第七天了,他们的数量在不断地增长,在血衣人拉开血红色天幕之前,似乎已经有了进攻的迹象。”

刘平安替杨三郎跟李修先说道,李修先看着那些长相丑陋的妖族,咧了咧嘴,咬牙切齿。

“对了狄大人,听奚桐说你是被血衣人的徒弟李四给留下了?你跟着孩子相处的怎么样?”

杨三郎似乎是觉得不问不行,毕竟血衣人可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真正的仙人。

要是狄耿将李四得罪了,血衣人要是想攻打这蛟牢关,那自己这几千将士真的没有必要守了。

“叫我狄耿就行,那孩子是个好孩子,我和他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放心吧杨将军!”

听到李修先这样说,杨三郎挺开心的,刚想说两句,结果就听到他们身后有个老头气愤的声音说道:

“放你奶奶的屁!你这个小东西,竟然敢故意欺负贫道的爱徒!要不是看在你与叶先生有过一段交情,贫道早就一巴掌把你拍个稀巴烂了!”

血红色的道袍飘荡在他们身后,一群将领竟然没有一个敢回头的。

李修先听到血衣人称呼叶知秋为“叶先生”,就知道这个血衣人至少现在不会对自己动手,于是硬着头皮转身打了个道门稽首对血衣人问道:

“血……薛道长,哦不,薛仙长,敢问小人是怎么得罪了仙长的爱徒?刚才小人从龟背山离开的时候,李四小仙长还挺开心……”

说到这里,李修先想起来自己没有将李四从树上抱下来了。

此时的李修先,简直就跟之前被天雷砸中了一样,两眼直翻白眼,差一点就昏过去了。

“你这个臭小子还有脸皮问?你也不看看这方圆千里有谁敢欺负我家爱徒?我告诉你,看在叶先生的情面,这是你最后一次嚣张,之后再敢如此大胆,贫道一定杀了你!”

血衣人转身对杨三郎说道:

“小杨,贫道这血栅栏只能够抵挡妖族大军七日,七日之后他们会正式进攻,贫道答应叶先生的事情已经做完,到时候山下凡人死活,与贫道在无关系。”

杨三郎伏地便跪,城墙上一众将领都跟着跪下,齐声“感谢仙长”的拜服。

只有刚被打脸还没反应过来的李修先,呆愣愣站在原地。

小说《大齐狭刀卫》 第十章 刚上城墙被打脸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