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北派茅山笔记

更新时间:2022-05-02 15:29:28

北派茅山笔记

北派茅山笔记 一颗猕猴桃 著

连载中 李五门叶雅馨

《北派茅山笔记》是由作者一颗猕猴桃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北派茅山笔记》精彩节选:我出生那天,遭遇五仙拜鬼门,爷爷特意给我与重阳之女在十八岁那年定下婚约,破此死局。却不料,被对方嫌弃,惨遭退婚...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我心里猛的一惊,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灰色卦袍的中年男人,他蓄着山羊胡,带着一股清风道骨之势,仰着高傲的头颅站在我的身后。

自己身后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怎么一点感知都没有!?

我眉头微皱,虽然我先天五感不强,但那只是针对邪祟,对于活人我还是很敏锐的。

所以身后这人,估计有些本事,他很有可能就是叶庆国养的那个风水师。

“陈先生,您走山回来了!”叶庆国一见到这人,脸上顿时展现出了恭敬的神色,他现在的表情我见过,在爷爷给予他机缘的时候,他就是这副表情。

“叶总,之前我和你说过,不必担心当年那所谓的机缘,乡村跳大神的话不可信,那所谓的酒爷,不过是为了死后给自己的孙子留条后路罢了。”

“你先天命中自带财禄之相,而如今叶总顺风顺水,已然得势,如果信了那跳大神的话,怕是会断送了气运。”

叶庆国本来还带着疑虑的神色,经过陈先生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眼中疑虑烟消云散。

“是是是,陈先生所言极是,这些年真是多亏了陈先生,不然我叶某,也无法有今天的成就。”

听着两人的对话,我心中猛的一沉,面色一黑,原来退婚这件事,并不是叶庆国自己的主意,而是这个陈先生。

而且他还竟然说我爷爷是跳大神的,真是气的我牙根直痒痒,如果不是这和平年代,我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几个大嘴巴。

“叶总,如果你想要财上加财,还是速速让我儿子和雅馨小姐完婚才是,你也知道,我儿子与雅馨小姐同一天生辰,乃纯阳八字,重阳节生人。”

“阳阳重叠,能冲了阴煞之脉的邪煞之气,永保逢生之势。”

陈先生嘴角微扬,表情大义炳然,似乎自己为了叶庆国的运势,可以奉献自己儿子一样。

我心中带着怒火,难怪他蛊惑叶庆国退婚,原来是为了让自己儿子迎娶豪门千金,简直不要脸。

“陈先生请放心,我早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一个半月后的重阳节,为陈公子和雅馨如期举办婚礼!”

叶庆国脸上依旧带着恭维,甚至在话语间还吐露着讨好。

不过听到他的这番话,我的心中一惊,因为爷爷临终前,也让我在重阳节那天与叶雅馨完婚,只有那样才能破了这第三次的五仙拜鬼门。

可没想到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而他俩看似无意的对话,完全就是告诉我,叶雅馨已经有了未婚夫,让我带着脸赶紧走。

我的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事情有些难办了,超出了我预料。

“李五门,刚刚我和陈先生的对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所以你好自为之,不要再来纠缠。”叶庆国看向我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冷漠。

他从口袋中又取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我的面前:“这里有一百万,你拿着这笔钱回到乡下,在邻村说个媳妇儿,也算是一生无忧。”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先生竟然嘴角一扬,拽回了叶庆国的胳膊。

“叶总,彩礼既然退了回去,就说明你与他之间,在没有了瓜葛,如果你非要给他这一百万,可就是强行和他扯上关系。”

“此乃破财之势,不可。”

被陈先生这么一说,叶庆国吓的顿时抽回了手,脸上还带着一丝惶恐。

而我,不过是冷笑一声,这钱我本来也没打算要,陈先生那一番说辞,不过是为了让我难堪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既然现在叶家态度强势,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想其他办法,在重阳节那天和叶雅馨完婚。

“叶总,我和叶雅馨的婚事,你在好好考虑一下。”

我只说了这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他意已决,多说无用,只能另寻他法。

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两人已经发出了哄笑,嘲讽我不自量力、自以为是、普信男之类的话语。

我也没有理会,下了双龙山,乘坐出租车回到汇贤街。

我的脑海中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样才能在重阳节那天与叶雅馨完婚,可是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好办法。

最终我释然了。

五仙拜鬼门,是我的浩劫,我与叶雅馨最终能否走到一起,一切皆在命中已定,谁也没有办法逆转已定之事。

大不了,重阳节那天我就回到村子,让阎王爷给我带走便是,到时候也能保下村民们的性命。

至于叶家,生死由命了,我懒得去管。

我回到汇贤街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路灯昏黄,或许是这条街很晦气,所以少有行人。

我走到铺子门前,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就在这时,忽然一辆大金杯停在了门口,我有些疑惑的回过头。

只见车上下来四个壮汉,抬着一张盖着白布的担架,急匆匆的走进了隔壁的棺材铺,而白布的轮廓能够看得出,上面躺着一个人。

棺材铺出现在这条街,其实还是让我很惊讶的,城里人时兴的是火葬,这棺材铺开在城里,无疑相当于去山西大同去卖煤。

随着四个壮汉进入,还有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跟在后面一并进入棺材铺。

我没有着急回屋,而是好奇的站在原地,听着棺材铺中的对话,毕竟这年头,城里的棺材铺还有生意,的确是让我有些好奇。

通过他们的对话,我了解到,死者是女人的丈夫,有风水先生说要让她丈夫落叶归根,不能客死他乡。

并且还要以土葬的方式归根,所以这一条龙的土葬服务,就交给了棺材铺,而将丈夫尸体送来之后,女人带着壮汉就离开了。

我摇了摇头,打开铺子的门,准备好好休息一晚。

可就在玻璃门刚刚被打开,我忽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雅馨,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风水堪舆,不过正巧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陈家的独门堪舆秘术!”

“你相不相信,我能让这具尸下地走路!?”

一个有些自傲的男声,在隔壁的棺材铺响起,而雅馨这个名字,也顿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小说《北派茅山笔记》 第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