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祭阴阳

更新时间:2022-11-03 14:25:50

祭阴阳

祭阴阳 锦鹏 著

连载中 金灶沐金杜水

小说主角是金灶沐金杜水的书名叫《祭阴阳》,本小说的作者是锦鹏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985毕业生落魄成乡村“阴阳仙"。祭阴阳,招诡异,诛邪祟......金家代代相传的除了逆天的能耐,还有枉死的宿...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

“七婶,除了猪之外,你家最近还养过什么?”

“羊、鸡、鸭子,狗?是不是养什么死什么?”

“小卉是不是在你家的猪死了之后,才开始生病的?”

我一连几个问题问下来,七婶的脸都没了血色。

小卉在一旁替七婶说:“小金哥,你说的那些我们家全养过,而且还都死了,连我哥送回来给我妈解闷的那只小京巴都死了。”

“我妈都说家里不对劲,我从学校回来那天,她就在家拿鞋底子抽小人呢。”

我跟七婶家母女俩的对话,使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七婶突然拉住我,还凑到身边小声问道:“小金子,你老实跟我说,小卉生病是不是跟家里养的那些动物有关系?”

我微微点头。

七婶问:“那些动物都不是自己死的,都是被人害死的对不对?”

我再次点头。

七婶再问:“其实是有人要害我们母女俩,是不是?”

我长出了口气,轻声对七婶说:“是......”

七婶的脸色涨到通红。

她转身就对着围观的人群骂了起来:“哪个丧尽天良的**,在暗地里给我们家下咒!死完了四条腿的,死两条腿的,现在连人都不放过?”

“我是挖你们家祖坟了,还是刨你们墙根了?有种冲姑奶奶我来啊!咱们拿菜刀对砍108刀,谁先死谁就不是人娘养的......”

七婶这次开骂与来的时候不同。

来的时候她骂的是围观看热闹的人。

这次她骂的是在暗地诅咒他们母女俩的人。

周围那些看热闹的现在是想走都走不了。

谁要是现在走了,肯定要被当成做贼心虚的坏人。

几个刚才劝慰七婶的老妇女,也跟着七婶一起诅咒发誓骂了起来。

七婶也不知道是积攒了多长时间的怨气,这一开口就再也收不住了。

小卉跟我轮番的劝说,也没能让七婶歇一下。

眼看着场面又要失控,我再次跳上了救护车。

“都给我闭嘴!”我站在高处大吼了一声。

七婶被我给镇住了。

那些跟在七婶身边起哄的老妇女也都住了嘴。

几个趁着哄闹,私下议论的家伙反应慢了一拍。

他们刻意压低的声音突兀的从人群里传出来:“记得吗?当年七婶家掌柜的死时,都说是七婶命硬给克死的,我看这次还是七婶克的自己闺女。”

七婶怒目圆睁,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掐起了腰。

我知道这事的症结根本不在七婶身上。

七婶就算把全村的人都骂完一遍也解决不了问题。

“七婶,我知道是谁在背地搞鬼!”我从救护车上跳下来,拉住七婶,低声道:“婶子,今天这事已经闹的够大了,小卉现在也没事了,我去你家,后面的事我一五一十的给你讲清楚。”

七婶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眼正交头接耳的人群,她的脸色开始变的冷硬。

“‘小五仙’,你七婶子我一辈子堂堂正正,今天遇到这种烂事,我不能让人背地里戳我脊梁骨。”

七婶缓了一口气,腰背挺的笔直对着人群喊道:正好今天村上的人都在,‘小五仙’也别跟我回屋里说了,就在这把事说清楚,把那个背地害人的东西揪出来,我要不撕碎了它,我就不姓刘!”

“对!七婶子说的对,‘小五仙’你就说了吧,咱们门头沟不能留这种坏人!”

“没错!我听说早年间村里闹耗子精,‘老五爷’把在暗地使坏的流浪汉抓出来,也是当着全村人的面揭穿了流浪汉的把戏,才安了大家的心!”

“是,有这事,那年我才7岁,他娘的天天晚上吓的不敢睡觉,‘小五仙’你就在这把事说清楚吧,不然留这么一个能背后咒人死的祸害在,谁还能安生过日子......”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起哄。

我感觉自己被架上了火堆。

说是肯定要说的,但决不能在这里说。

我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七婶一家。

可七婶子根本没给我留解释的机会。

她见我不出声,拉着小卉一起到了我跟前。

“大家都别闹,都听我说。”七婶张罗着村民们安静下来。

七婶清了清嗓,亮出了她给人保媒拉纤用的半生不熟乡间普通话:“当年我生闺女的时候,是请老五爷赐的名,老五爷当时就说我家的闺女跟她家的大孙子有缘,可以定个娃娃亲。”

“恩?”我听楞了。

爷爷没跟我提过有这事啊!

我瞅向小卉,她煞白的小脸竟然腾起了一片红霞。

“小五仙。”七婶对我喊道,“你给我把那个背后害你老丈母娘,害你媳妇儿的**揪出来,我就当你给老娘我下聘礼了!”

七婶说的话字字句句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意思攒到一起,轰的我脑瓜子“嗡嗡直响”!

这没怎么着呢,丈母娘、媳妇、下聘礼都冒出来了?

我赶紧拉住七婶小声说道:“婶子,我不在这儿说真的是有原因,咱们先把这些人都散了,你想知道的事我一定告诉你,而且肯定把这事给你平了,保证让你满意,行吗?”

我这副深得爷爷真传精髓的利索口舌,竟然被七婶逼的打起了卷。

七婶根本不吃我这一套,她定定的看着我,“你以为我是怕你不肯出力糊弄我才这么说的?那你就太瞧不起你丈母娘了。”

“我还不怕告诉你,这事只有你爷爷、我家那死鬼掌柜的,还有我知道,你要不相信,就自己回家招你爷ye的魂上来问一问!”

满共三个人证,现在死了俩,就剩下七婶一个活的?

七婶到底是想让我信,还是不想让我信?

她还让我招爷爷的魂?

我自己还有一肚子没搞明白的事想问爷爷呢。

就算真招上来,这事也得往后排一排。

七婶推着小卉朝我倒过来。

小卉大病一场,就算服下我们金家的灵丹,也得调养大半年才能真正复原,现在还是最虚弱的时候。

她跌跌撞撞倒在我怀里,我能感到她想自己站好,却根本没有力气挣动。

七婶冷眼撇了我一下,掐着腰对着村民们大声说:“大家都看见了,人家‘小五仙’是看不上咱家闺女。”

“他不管咱们娘俩,咱们迟早还得被坏人害死,反正都是个死,我今天晚上就带着我们家小卉在家上吊,不过丑话得说在前面!”

“我们娘俩死的事跟‘小五仙’没关系,他不认我这个丈母娘,我得还认他这个女婿,不然我对不起老五爷。”

“等我们娘俩死了之后,谁要是在背后对我女婿指指点点,我做鬼都不放过他!”

七婶拍着胸脯,说的吐沫星子乱飞。

都这个时候了,人群里还有不怕死人事大的跟着叫好:“七婶是个人物,活着硬气,死了也不虚,你就是花木兰,佘太君,女中豪杰......”

我踏马彻底无语了,怎么也没想到七婶会跟我玩这么一手。

可着金家历代“阴阳仙”的牌位往下捋,我敢说祖宗们再牛掰,也没谁像我这样出门跑趟活,跑出来个媳妇带丈母娘,还要让人家以死相逼的。

我就出来挣俩小钱,顺便贪点人情。

我的七婶子啊,你有必要玩到这么绝吗?!

小说《祭阴阳》 第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