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

更新时间:2023-12-09 09:52:44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 风露 著

连载中 兰月魏清尘魏清风

在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中,兰月魏清尘魏清风是一位富有魅力和智慧的人物。风露通过巧妙的叙述将兰月魏清尘魏清风的冒险故事展现得淋漓尽致。兰月魏清尘魏清风在旅途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与困境,但兰月魏清尘魏清风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和勇往直前的精神。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恰逢陆承深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饭庆团圆。将给读者带来无尽的欢乐和感动。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母亲是天下最懂女儿心事的人,她用我的衣角擦拭她哭得通红的眼睛,嘟囔着,“我在网上查了,林大挺好的,国画专业比京大还要有名气。你到那好好读书,争取考上硕博连读。我和你爸没几年就退休了,你要是想留在那,我和你爸搬过去陪你,让你爸也体会体会北方的四季分明和冰天雪地。”

“哭什么,清尘不是在那儿吗?我看清尘比清风靠谱,他又一向照顾小月。有他在,咱们女儿不会受委屈的。”

爸妈的贴心和疼爱,极为有效的驱散了我心里埋着的惆怅和不舍。

那时的我一门儿心思的想要逃开魏清风的身边,报志愿时也只是完全根据自己的想法,完全忘记其实魏叔家还有一个儿子,他就在我选中的林大读研。

有些事,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兜兜转转,我还是要生活在魏家人的周围。

好在那个人不再是魏清风,而是一直把我当成妹妹疼爱的魏清尘。

魏清风比我早走一天,我很想去送送他。可想想他说过的那些话,便没有勇气踏出家门,只能透过门上的猫眼儿悄悄的看他。

他手上推着大大的行李箱,背上背个大包,在我家门前站了足足两分钟。

我生怕他发现我的偷看,连忙用手捂住口鼻,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直到魏叔催他,他才抬脚离开。

他挺拔如松的背影,桀骜不驯的短发,简单的短袖T恤,合体的九分牛仔裤,黑帮白底的板鞋,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青春和俊美。

我在门的这一边,目送着他,一步步离开家门,一步步走出我的世界。

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我跌跌撞撞的跑到露台上,隐藏在角落里,再一次看着他慢慢远走。

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时候,我滑坐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我和他终究分开了,我那永远也无法说出口的喜欢无家可归。

*

大学的生活新奇而忙碌,我却总是想起这些年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想他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起我。我不在他的身边了,他好不好。没有跟屁虫整天烦他,他是不是很开心。

我自打出生,从没和他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这让我很不习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

对他的思念如同一条巨蟒,将我紧紧缠绕,让我连呼吸都是痛的。

为了转移重心,我报了好几个社团,没事就去做志愿者,我把自己忙成个小陀螺,每天累成狗,爬上床就会睡着。

我强迫自己不看他的朋友圈,把他的手机号码从通讯录里删除,我想要人为的清扫干净一切属于他的痕迹。

只有这样,我才能把自己从对他的疯狂思念中拖出来。

各自报到后,我们之间也会联系。都是他通过微信发过来,问问我好不好,让我发些照片过去给他看看。

我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心,每次的回复都淡淡的,简单明了。

至于他要的照片,我不明白他要的是我的照片,还是学校的。我分析是后者的可能性很大,于是照了很多有人文特征的照片发给他。

后来,我们不太联系了,经常十天半个月也不说一句话。

他有喜欢的女孩陪伴,我不想引起误会,也不想因为我的个人情感影响到他的生活。是以,不论我多么想他,都忍住了没给他主动发过一个字。

减少联系之于我,很难,但必行。

我发誓,我要戒掉他!

快要放寒假的时候,他找了我一次,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拿着手机盯着那几个简单的字,悲喜交加。

我以为不去想、不去看,就会真的遗忘。

可当他熟悉的头像在提示我有未读信息时,我的思念如同奔涌的长河,一发不可收拾。

我握着手机,看着和他的通话页面,哭得像个傻子。

原来,我还是那样喜欢他,从未淡忘。

是啊,十八年,哪能那么轻易就会忘记!

只是不忘记又能如何?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有我的生活,他有他的世界,互不相干。

想了好久,我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回过去,“还没定下来,反正也不顺路,不用管我了。”

当天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只写了五个字,“我们回家了。”下方的两张图片,一个是两张机票的订购记录,另一张是两只牵在一起的手。

我的心好疼!

我一个人拎着行李箱跨山越海的踏上回家的路。

北方的寒假时间比较长,我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里多窝些日子,也可以每天都吃到妈妈做的饭菜,这是我在学校最梦寐以求的。

魏清风比我早回来几天,知道我回来以后,他不时的会敲我家的门来坐一会儿,和我聊聊天儿。

每次来他都是笑呵呵的,我不知道他是在表达歉意,还是有意求和,或者只是同龄人之间应有的交流。

不管哪一种,过去的已经过去,发生的也无法挽回。

他给我讲学校里的奇闻轶事,说他和花蕊的寝楼离得有多近,说他们都去哪里玩儿过,然后把他们的合照一张张的展示给我看。

我给他讲北方的鹅毛大雪和房檐下又长又直的冰溜子,我讲那些不怕冷的北方人砸开厚厚的冰面跳进去游泳,我讲那边的锅包肉酸酸甜甜比我妈做的还好吃。

他多数时间静静的听着,偶尔会露出浅浅的笑容,有时候说我是个贪吃鬼,有时候叮嘱我注意保暖别感冒了,有时候会说兰月你一个人在那里要多照顾自己。

我把他所做所说的一切全部归于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怀,不敢多想,也不敢真的听进去。反正我的日子还是要我一个人过,其他的都是浮云。

有一天他进来,我正把双腿搭在茶几上,弯着腰身狂啃西瓜,弄得脸上和两条胳膊上都是西瓜汁。

他瞪了我两眼,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丢给我,语气颇为嫌弃,“你看看你哪有个女孩的样子,哪家男孩愿意做你男朋友啊。”

所以,你才把我的喜欢当成垃圾一样践踏,才把我损得那样不堪吗?

小说《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 第9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