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卧底失败后

更新时间:2024-02-01 10:40:46

卧底失败后

卧底失败后 佚名 著

连载中 桑离寂珩玉厌惊楼

十分具有看点的一本爽文《卧底失败后》,类属于仙侠虐恋题材,主人公是桑离寂珩玉厌惊楼,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佚名,故事内容梗概:桑离是被人活活掐醒的。巨大的窒息感桎梏住她,呼吸如数剥夺,胸肺因过度缺氧而产生剧烈的疼痛感。求生的本能让她用力

精彩章节试读:

“那、那仙君你真的不杀了我了?”

桑离缩着脖子问,小模样战战兢兢的。

“嗯?”寂珩玉的视线意味不明地在她身上游离一圈,“你似乎很想让我杀你,既然这般……”

“不不不,我想活着!想活!”

桑离矢口反驳,急得差些咬住自己舌根。

寂珩玉不禁轻笑,昏薄月色下,衬得眉眼越发清尘。

他抬手甩开扇子。

折扇转瞬变大,寂珩玉飞身而上,像是要走。

桑离小跑着追过去,仰起头眼巴巴地瞅着他:“仙君,您老不带我吗?”

寂珩玉神情散漫:“归墟人多眼杂,若被旁人看到本君与一个小婢纠缠,未免落人口舌。”他说,“你可以遁形回去,还是说……”

他语气微顿:“你不会遁形之术?”

桑离噎住,硬着头皮回:“会、会的。”

“嗯。”寂珩玉说,“不会也无妨,四周魔物都被我剿灭干净了,走回去顶多费些脚力,就当是强身健体了。”

桑离:“……”

神他妈强身健体。

谁想大半夜的强身健体啊。

寂珩玉乘扇飞至上空。

不多时,他又折返回来,正当桑离以为他是善心大开,却听他问:“你叫什么来着?”

“桑离。”

她不开心地说了自己名字。

寂珩玉在唇间捻念一遍,皱了皱眉,又像是不喜着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又飞走了。

桑离哑然失语,所以他大老远返回来就是为了……问她名字?

这人有毛病吧。

现在跑也跑不了,家也回不去,除了留在这里似乎也没什么后路了。

望着摆在面前黑黝黝的丛林,桑离认命地往回走。

路上多了几具魔物尸体,破抹布似的分散在树梢上,灌丛里,什么颜色的血迹都有,看起来像是腐坏许久的廉价颜料,混合在一起散发出恶臭难闻的气味。

桑离忍不住吐了。

吐完又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难过委屈,她抽了抽鼻子忍住眼泪,最后完全忍不住,嗷一嗓子痛哭出声。

她就是觉得自己倒霉。

历经三年好不容易考上心仪的大学,结果连学校大门都没见过就被创到了小说世界。这也就算了,唯一让她难受的是连物种也变了!

桑离在下面哭,寂珩玉在上面看。

男人单手托腮盯着窥云镜,“她哭什么?”

红气钻了出来,“同情自己惨死的同类吧,看不出来小狐狸还挺善良。”

黑气提醒:“她是狐狸妖,被杀的是魔物,他们不是一个物种。”

红气沉吟道:“吃嘴里都差不多。”

黑气:“……”

寂珩玉不想听他们拌嘴,垂眸若有所思:“早知留一只活口了。”

黑红:“?”

他笑了起来:“看看魔物扑杀她时,她还会不会同情落泪。”

正说着,寂珩玉微敛了笑意,“竟然真有一只漏网之鱼……”

刚还宁静的月林忽然狂风四起,数团黑雾聚集自一处,形成到一道黑色旋风直奔桑离。

夜魔。

常见的荒渊魔种,昼伏夜出,善食人之梦。

被夜魔侵袭过的人类,大多会变成不言不寐的痴傻之人。

桑离还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敏锐地感到身后袭来凉意。

几乎是没有思考,身体先行做出反应滚了一圈。

只见黑雾在眼前形成干扁瘦高的身量,四肢如同树干,通体漆黑,无脸,只有一双细长深红的眼睛挂在脑袋上。

桑离傻了两秒。

情急之下甩出术诀,淡蓝色的术诀对魔物造成不了丝毫伤害,反而触怒了它,张牙舞爪地朝她过来。

桑离情急之下使出飞身术,奋力向月林之外跑。

月林四周布有结界,魔物不得近身,只要跑出去她就成功了。

夜魔可以附身于植物,它从一棵树跃至另一棵树,再有两步就能轻易抓住她。

寂珩玉在上面看了会儿热闹,了然无趣:“寂无,你去。”

他指尖甩出红气。

犹见红气在眼前化身为人,与寂珩玉完全相似的面容,他瞥了眼下界,身影骤闪过去。

在夜魔要抓到桑离的瞬间,寂无挡在她身前,双手结印,银色符箓将夜魔完全紧锁。

寂无闪身而过,一条胳膊直直穿入夜魔命脉。

刹那之间,尖锐喊叫响彻月林,他面无表情,竟生生将魔丹从它的体内揪握在了掌心。

仅一个吐息的工夫,夜魔便失了生命。

滋啦——!

寂无将手抽出,碧蓝泛着荧光的血液飞溅在他脸上。

夜魔不再动了。

瘦长躯体像是被抽干水分的树枝,迅速枯萎,落败,最后化作一团小小的雾气被吹散。

桑离人都看傻了。

溶溶月色之下,他安静欣赏着指尖的那枚魔丹。

疏冷清越的一张脸,即便沾了污血,也仿若是泼在凛凛冰雪上的点缀。

寂无吸食了魔丹,充盈的邪恶之气让他愉悦。

彼时才有空关注桑离。

他眼瞳是黑的,深底却漂浮着一丝不太明显的红雾,眼神间的侵略让桑离感觉自己同样成为了一只猎物。

倏然——

她的手腕被拉了起来。

男人掌心冰凉,如同木偶皮,尚未干涸的黏稠血液通过他的沾染在了她指尖,不舒服,让她狠狠战栗了瞬。

桑离不安,急忙尝试挣开。

寂无身为寂珩玉亲手创造而出的分【身】,本来就没有五感的,身体之于他只是一具可容纳的魂器,所有的感官包括触感都通过这具身体清晰地传达给寂珩玉。

感受着掌心的滑腻和心中那股不属于自己的蠢蠢欲动,寂珩玉猜测到他想做什么,淡声阻挠:“别做多余的事。”

尽管接收到了命令,寂无仍一意孤行:“受伤了。”

桑离这才注意到手腕上有一道血痕,在白皙的皮肤上,那道痕迹分外艳丽扎眼。

寂珩玉没有放手的意思。

她心生尴尬,对方此时的眼神和动作让她无所适从。

“一点小伤,多谢仙君搭救……”

不知为何,桑离觉得寂珩玉有点奇怪。

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会特意赶回来救死扶伤的那种大好人。

“仙君,手……”

桑离小幅度扭动手腕,声音不太自然。

他缓缓松开,双眸依旧定在她脸上。

“那我先走了,多谢仙君。”

桑离微微施礼,逃似的从他身边跑过。

下一息,双腿的骨头活像是断了,身子直直朝后倒去。

一双手稳稳托扶住她的肩膀。

桑离身高仅到他胸口,这个姿势让她整个人被他困住。

她呼吸乱了半拍,脑袋木木钝钝,虚软的四肢让她觉得寂珩玉的怀里很舒服。

寂珩玉嗅到了桑离颈窝里那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空荡荡的掌心是软绵的触感,如若之前只是不耐,那么现在寂珩玉便是怒恼了。

寂无是一缕邪魂。

是他在渊之狱里,用上万只荒古魔种的邪煞气和自己的一缕魂丝凝聚出来的。

此魂恶毒,顽劣,不知教礼,无法无天,远不如身为煞魄的黑气乖巧。

在吃取猎物前,他明显是要玩弄一番。

若不是为了修得缚厄道,寂珩玉万不会将之创造。

寂珩玉双手结阵,在寂无要进行下一步动作时提前将之召回。

他一消失,惑术跟着收回。

桑离挠挠脸,对发生了什么完全没印象。

看着地上的残肢和血迹,她不禁发怵,不再逗留,匆匆跑出月林。

寂珩玉还停留在原地。

他坐在扇子上,面色如常。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不快。

寂无深知接下来要面临什么,却也并不慌乱:“我也是太久没出来,想找点消遣。这次便算了,不然最后麻烦的也是你。”

寂珩玉沉沉不言,五指收合,眼前的分/身迅速在眼前分离溃散。

要想捏造这样的一幅身躯,需要寂珩玉的皮麟肉血,除此外还要抽取活人情丝,如之所言,是要耗费不小的精力。

摧毁后,邪魂将失去身体所有的记忆,一切从零开始。

他重新把那缩小不少的红气归纳识海,心想着,新一具魂器的情丝要找个乖巧的,不然会和今天一样。

——碍事。

**

桑离回到寝房已是寅时。

才躺下没多久,桑离就被人晃醒,“阿离,快醒醒。”

桑离刚合上的眼皮沉甸甸睁开,入目的是一张圆润可爱的脸庞。

记忆自动给出名字——芍药。

她的舍友。

桑离浑身酸痛不说,还困得厉害。

她打了个哈欠,艰难从塌上爬起,“几时了?”

“都卯时啦。”

卯时……

也就是说她睡了两小时不到。

“你快梳洗打扮一番。”芍药催促道,“今日仙君下山伏魔,也是怪哉,以往仙君都是随山门弟子出门,今儿竟要仙婢随同伺候。”

说着,芍药给桑离递来一身衣裳。

冰蓝色的料子,不知是什么制成的,面料轻薄,上面织绣着简单不失娇俏的云纹。

她换好衣裳,芍药见她没打理头发,贴心地给她梳了个和她一样的飞天簪。

“今日非同以往,可不能马虎,要是惹仙君或者内门弟子不快,姑姑会教训我们的。”

她们和那些历经天劫飞升上来的小云云仙不同。

她们大多是凡根俗骨,身死之前未开灵窍,死后幸得高人点化,勉强开了一支灵窍,化为尸解仙升至上界,可是就算来到这天界也只能做微等的婢子。

她们一不能修仙法;二不能入仙门,哪怕是外门那些守殿弟子也是惹恼不得的。

桑离思绪恍惚了瞬。

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重现,回想寂珩玉那张清润淡笑的面庞,顿时打了个寒战。

寂珩玉该不会真想带她去跳陷阱吧?

“还有哦,不出意外的话天阁弟子也会出行大会。若是再见金旻等人,你可不要继续莽撞了,上次就吃了不少苦头。”

芍药苦口婆心的劝诫,话语当中某个陌生的名字总算让桑离抽出些神。

“金旻?”

芍药:“你忘啦?就是那个害你罚跪了七天的天阁小仙,他不是个好东西,你也不要和他硬碰硬。”

桑离还没有完全融合原主的记忆,脑海中迷迷糊糊,想半天也不清楚这是谁,尽管如此,桑离还是点了点头:“晓得啦,谢谢芍药。”

记忆里原主一门心思地扑在任务上,根本没和其他仙婢交谈过,包括整个舍友。

她明明表现得这么冷淡,今天还特意提点她,说明这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桑离不由对她多了一丝好感。

两人结伴前往前殿。

路上桑离对归墟的事情好奇,忍不住又多问了两句。

“听闻仙君仙髓受损,如今还能出山降魔吗?”

桑离毕竟没看过原著,唯有的一知半解也都是从闺蜜口中得知。

当下穿越到了这里,凡是多了解一点,她的存活几率也就高些。

芍药:“天衡仙君毕竟是夔族血脉,就算伤了仙髓,魔物也惧怕他自身的本能。”

“夔族?”

“是啊。”芍药环视周遭,压低声音,“天衡仙君是当今世上的最后一条神蛟,不过不知为何,他并不喜旁人谈论起他的身世。日后你若见了仙君,千万别提这些,恐会惹仙君不快。”

桑离一脸震惊,闺蜜只说过他的血液可以镇压上古魔兽,倒没提及他的原型,也难怪他会长两……不对,敢情他是龙啊!

交谈之际,两人已来到广凛前殿。

广凛殿前聚满归墟弟子,放眼望去也有千人。负责外门的守殿宫人统一着银白相间的门服,相较来说,已被收进内殿的伏魔卫弟子的着装要更为精致。

一身黑色劲装,袖口收拢,衣袍上用银线勾有麒麟云纹,就连墨色腰封都采用了上等材质,每一道甲片做工都极为巧妙,伏魔卫站于前列,身量挺拔,精神干练,将自己与旁人区别开来。

仙婢和仙厮们站位最旁,也最不起眼。

芍药任职于药园,主要负责晒药,或者给花花草草浇浇水,这还是她来到归墟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伏魔卫弟子,当即眼睛都直了。

“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月竹师姐……”

桑离对这个名字有几分印象。

原著寂珩玉收了三个徒弟,其中身为二师姐的月竹清人气最高,凭着超强的武力值和清冷出尘的面容被奉为新一代宅男女神。

就算桑离没看过小说,也在各大平台刷到过月竹清的绘图,每一条的播放量都是久居不下。

倏然间,周围嘈杂猛地寂下。

众人齐齐俯身行礼,桑离跟着弯腰叩首——

“拜见仙君!”

她余光偷偷扫去。

殿前之人被拥簇着出来,离得过远,看不甚清晰,只见四周飘忽不定的仙光镀得他身影模糊。

身后守站着一绿衣女子,气势惊人,想必那就是芍药口中的月竹师姐了。

“下界妖魔祸乱,上重仙下山伏魔至今未归。此事紧迫,吾将带领一支精锐前去缴魔,归期未定,届时将由月竹仙子代为管辖门内事务。”

寂珩玉的声音利用传音符响彻大殿,不轻不重,语调缓而温。

“是。”

弟子齐齐应声,待他离去,月竹清上前交代着各项事宜。

训话进行了小半个时辰,结束后,所有浣纱苑婢女被叫至后殿。

殿内寂珩玉落于主位,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一男一女,男人长了张***讨喜的娃娃脸,容貌颇为清俊,笑嘻嘻地看着一众仙婢。

女子身着素雅绿衫,长发由白玉簪简单束起,不苟言笑,气质较为冷清难近。

比起他们,更让人紧张的还属寂珩玉。

他姿态慵散,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玉骨扇,看似温和,实则满身压迫。

“仙君,婢女们都在这儿了。”

管事姑姑毕恭毕敬颔首行礼。

寂珩玉环视一圈,扇子随意点了几个:“这些个……”

被点中的几个姑娘面露喜色,旋即下一瞬就听他说:“都不要。”

众人笑容凝固,灰溜溜退下。

“面相愚笨,带出去容易碍事。”

寂珩玉又用扇子挑出几人,“她们也不要,看起来过于聪明了些,不好管教。”

桑离:“……”

原本五十多名婢女,被寂珩玉挑拣一番仅剩下七八人了。

他的目光一遍一遍在几人身上巡视,与桑离一起留下的芍药紧张兮兮地抓住她袖口,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出来。”

桑离没抬头,也不知道他指的是谁。

芍药小幅度地推了推她,“仙君叫你呢……”

桑离有点恍惚。

寂珩玉还真打算以身涉嫌?

她心底不安,总觉得此行凶多吉少。

桑离心里面一百八十个不愿意,最后在芍药的一番催促下,低着头,不情不愿地挪到了前面。

“抬头。”

桑离缓缓抬头。

看到她面容的一瞬间,站在身旁的青年眼睛亮了亮,就连一直没什么多余表情的月竹清都闪了闪眸光。

生来一副灼艳昳丽之貌,多看一眼都觉得冒昧,哪怕在这仙光大殿,光华也没有被分走丝毫。

寂珩玉缓言敲定:“就她了。收拾一番,明日随同出行。”

他开始倦惫,琐事交给月竹清,便带着厉宁西一同离开。

“仙君,您老莫不是因那仙婢长得好看,才让她跟着的?”

厉宁西同样也是尸解仙。

在众仙阶里,尸解仙是地位最低等的,可是他运气好,十七岁刚死就寂珩玉看中,还收作亲传弟子。

他是三个弟子中年龄最小,也是性格最跳脱,最难管教的,见四周没人,便大着胆子拿寂珩玉寻开心。

寂珩玉并不恼怒,甚至仔细回想片刻,才摇头作道:“不记得,没看清。”

没看清?

厉宁西努了努嘴。

不信。

没想到仙君这人一把年纪还挺会装。

小说《卧底失败后》 第四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