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非抓我入宫?那我只好靠八卦找乐子

更新时间:2024-02-09 23:48:19

非抓我入宫?那我只好靠八卦找乐子

非抓我入宫?那我只好靠八卦找乐子 雨下柳未眠 著

连载中 池幼宁陆良媛

历史传记小说《非抓我入宫?那我只好靠八卦找乐子》由雨下柳未眠倾力创作。主要讲述了池幼宁陆良媛在历史时期的生平和奋斗经历,通过对历史事件的描写和解读,展示了主角的智慧与勇气。这本书不仅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还给读者带来了深入思考。当了太子良媛,我高兴吗?当然,只不过不是为了太子哈。这宫中伙食美人八卦就是多,我的乐子有啦。众人:我们宫斗累成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里没有苏湄儿的作妖东宫可以说是一片平静。

司徒泽每天陪伴小产的陆良媛,抽空也会去看看太子妃、小郡主和有孕在身的池幼宁。

可就在池幼宁因为这平静的生活,而稍微松懈的时候,一天早上她喝的海鲜粥里出现了问题,得亏她鼻子灵敏准备喝粥的时候闻着味儿不太对,没敢下口。

池幼宁觉察到不对后,让半夏悄悄地将出去的白芷叫回来,片刻后白芷进来了,还未等她行礼池幼宁赶忙道:“白芷,你快去看看那碗粥,我闻着味儿有些不对。”

白芷听后也不多礼,端起粥嗅了嗅,又拿手蘸了一点儿舔了一下,她脸色一下子变很难看,“良媛,这粥里被加了藏红花,还好您没有喝,不然怕是危险了。”

池幼宁吓得瘫在椅子上,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女子生产本就是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现在的医疗条件摆在这里,若是她喝了这碗粥弄不好就是母子俱亡的结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她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开始痛了起来,身旁的白芷看到她这副样子,赶忙安抚她:“良媛,您放松心情,您没喝就没事的,奴婢这就去叫人请太医和太子殿下过来,您别紧张。”

说完白芷指挥着门口的小宫女们去请太医,又让半夏亲自去禀报太子和太子妃,躺椅上的池幼宁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态不好,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些,又让白芷将自己扶到床上躺着。

片刻后,太医先过来了,给池幼宁把脉过后,道:“良媛这是受惊了,不过不要紧,您一向身体康健,微臣给您开几副安胎的汤药喝完就好了。”

一直到太医诊完脉,太子妃才赶过来,池幼宁本想起身给她请安,被她一手按在床上,关切道:“你如今受了惊吓,就好好养着,不必多礼了。”

又仔细地问过太医后才将他打发走,震怒不已,对池幼宁道:“本宫听你院里的宫女说了,你放心,本宫一定会找出动手的人的,本宫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对殿下的子嗣动手,这件事本宫会给池良媛你一个交代的。”

她又皱了皱眉,问一旁伺候的白芷:“东宫出了这么大事,怎么没通知太子殿下吗,殿下怎么还没过来?

殿下这会儿正在陆良媛那里,按理来说也该到了。”

池幼宁听到她明晃晃挑拨,也知道半夏没将人请来肯定是被陆良媛阻拦了,面上不显,心里却记了陆良媛一笔。

只柔柔的开口道:“妾身让人通知殿下了,不过殿下许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

太子妃也不多言,只是查幕后之人却并不顺利,大厨房人多眼杂,在那边下手的可能不大,去提膳的是池幼宁院里的小太监,如今已经投湖自尽了,线索就这样断了。

半晌后,司徒泽终于过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陆良媛,太子问清楚情况后,浑身气压极低:“当真是大胆,竟敢对孤的子嗣下手,太子妃你不用查了,孤会亲自查的,孤倒要看看是谁的手伸得这般长。”

太子妃神色不变的点头应是。

司徒泽又宽慰了池幼宁几句,还说会查出来给她一个交代,可是池幼宁却不怎么相信,线索都断了,又被陆良媛耽搁了这么久,怕是幕后之人什么都收拾干净了,还能查到什么。

虽然如此想却也不能下了司徒泽的面子,只恭顺的点头应了。

司徒泽说完就走了,却没有和太子妃、陆良媛两人一起,只一人回了书房。

待人都走完,池幼宁还有些后怕,这几口粥若是下肚,那就算运气好,孩子能生的下来,怕也是极为艰难。

她又在心里分析这次是谁动的手,苏湄儿入东宫的时日尚短且人手不多,她的可能性是最小的。

太子妃生下了长女,若是池幼宁生下了长子难免会对日后的嫡子有影响。

而陆良媛刚刚阻挡了她让人请太子,给了幕后之人消灭证据的时间,陆良媛还刚刚小产难保不会看她不顺眼。

那这样说来,太子妃和陆良媛下手的可能要大些,只是却也不能完全确定。

后来,太子果然跟她说没查到谁动的手,池幼宁不知道他是真的没查到还是不想告诉她。不过却也更加小心谨慎了,也开始大力发展自己的势力。

池幼宁目前还做不到主动去害别人,却也不想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很快,苏湄儿的禁足期满了。

令池幼宁意外的是,三月过后苏湄儿的禁足解除,她整个人聪明了不少,现在与过去那个张扬跋扈的样子有很大不同。

她看起来好像是真心悔过了一般,请安时当着太子的面跟池幼宁几人道歉认错,其他人信不信池幼宁不知道。

但是池幼宁偶然间看到,苏湄儿带着满满恨意的目光看向陆良媛,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信了。

不过池幼宁很快就反应过来,苏湄儿这样的态度应当不是做给她们看的,而是做给司徒泽的。

果不其然,对于苏湄儿的态度司徒泽很满意,从他连续几日都宿在苏湄儿的栖霞阁就能看出来。

现在池幼宁看到黑化的苏湄儿都害怕,毕竟以前苏湄儿是明着坏,现在变成了背地里使坏了。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给人一刀,只能背地里多加提防。

池幼宁觉得自己在苏湄儿的仇恨排行榜上应该排不上前列,第一名应该是陆良媛,而且名字大概是加粗加黑的。

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付,如今一个小产,一个被禁足数月,两件事都和对方有关系,这但凡有机会两人怕是都不会放过彼此。

苏湄儿也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不过她现在没时间对付其他人,她现在也能看出来司徒泽对于她和陆良媛的区别。

这次她过了禁足期出来后,司徒泽明显的疏远了她很多。如果以前是她独宠,现在就是陆良媛更胜一筹。

小说《非抓我入宫?那我只好靠八卦找乐子》 第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